升「呢」風雲 ! 周柏豪

Fanny Lam

灰白色麻質闊領上衣Loewe

 

二零一四年,是周柏豪的全面升「呢」年﹗先殺入紅館上演處女個唱,再「爆冷」力壓陳奕迅首奪叱咤男歌手金獎;今年嘛,其氣勢半點不減,音樂專輯強勢推出,五齣電影陸續上映……拚搏七年力爭至上游位置,男主角喜出望外,粉絲們歡喜若狂,唯同時亦被「未夠班」、「憑甚麼」等喝倒采之聲窮追猛打。升「呢」路上,掌聲夾雜噓聲此起彼落,「大個仔」的柏豪已從昔日的「很介意」過渡至今天的「很理解」。他無意試圖扭轉「噓聲」,只想着力報答「掌聲」﹗

 

面對一四、一五年的漂亮戰績,柏豪以「喜出望外」形容刻下心情,唯出道才短短七年,方踏入三十之齡,路仍漫漫,他豈敢鬆懈?「出道前立下了紅館開個唱和奪得男歌手獎項為目標,現在夢想成真,我很感激,但這不過是開始而已。一個七歲的孩子似是大個仔,但在人生的路途上,他還是一個幼兒,所以我現在放眼的不再是甚麼獎項榮耀,而是更實際的工作表現。」

 

笑看「被嫌棄」

出道七年,這邊廂柏豪憑着高帥外形被封新世代男神,作曲填詞才華又被冠「大文豪」綽號;那邊廂卻又老是被網民狠批扮型扮感性。去年的事業飛躍,單是奪得男歌手金獎一戰上,已令其成為網民「箭靶」。從前他總是對嫌棄之聲耿耿於懷,今天卻能笑談得獎感受。「哈,目前要做的應該是拿與否的自由。與其花時間鑽牛角尖,倒不如留多些時間休息和陪伴家人。」

 

 

 

 淡藍色針織反領上衣

Salvatore Ferragamo

白色棉質長褲Bottega Veneta

 

「之前的七年,我只是處於報名階段,現在才剛剛

拿到入場券進入課室,找到一個位置坐下,成功與否還是

    未知之數,但我會保持正能量,好好報答支持我的人。」

 

前輩指點迷津

茅塞頓開,全賴前輩指點。千嬅於邀請柏豪擔任演唱會嘉賓時鼓勵他︰「被嫌棄是artist必經的難過階段和成功之路。」陳奕迅亦向他傳授智慧錦囊。「一間房內有十個人,若有七人喜歡你,二人討厭你,一人對你沒意見。我可以做的只是盡力報答那七個喜歡我的人,頂多令沒意見的那人對我有好感,但實在沒必要說服討厭我的那兩人改變態度。」

前輩們的說話猶如指路明燈,讓柏豪撥開雲霧。「我記性很好,不論是小時候父母跟我說的『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還是前輩的提點,我都銘記於心。」誠然,樂壇的重量級前輩都對這位後輩關照有加,郭富城到他的演唱會擔任嘉賓兼跳辣身舞;千嬅邀其擔任演唱會嘉賓;祖兒唱他作曲的歌曲《天窗》……「還有張敬軒、Wyman和Eason等等,能夠與他們相識和合作是一種緣分,十分感激他們給我機會。的確,後輩的成就都是靠前輩造就的,像歌手獎項吧,若非Eason說不出席任何頒獎典禮,我們此等後輩亦未必有機會接棒。」

真的「硬」漢子

能夠得到眾星拱照,柏豪自有值得被欣賞的理由。他笑說自己勝在「硬頸」,亦衰在「硬頸」。「我是那種會拚盡追求目標的死硬派,贏了固然開心,輸了亦不會後悔。好處是不容易放棄,壞處則是辛苦自己。」

然而,柏豪的「執着位」,卻非人人明白。「我是一個跳掣人,別人眼中的大事,我可能覺得沒所謂,但我認為重要的事情,他人可能只視之為皮毛。」舉例說,「執走」眼袋,便是被他視為絕不妥協的大事件。「有次有人在相中『執走』我的眼袋,我真的覺得很離譜,沒有眼袋,就不是周柏豪了,這是我的標誌呀。如果眼袋也可以『執』,那我也不用剪頭髮,索性把我的長髮『執走』好了。」

或許,柏豪的「硬頸」,會被標籤為「麻煩」,不過就是因為「硬頸」,才令他走到今天。出道第三、四年,他經歷了人生低潮。新人的聲勢告退,歌曲創作又未見突破,面對每月萬多元的收入,他也不禁自我質疑。「一旦做碟便要閉關數月,無暇參與商業活動。試過連續幾個月只有數千元收入,我看着糧單時真的想哭,也懷疑興趣究竟是否真能當飯吃。但就是因為硬頸,唔衰得,我很快便重新振作。」

 

我的隱形女友

一直不乏緋聞女友的柏豪,於去年的樂壇頒獎典禮忽然發表愛的宣言,一句「我愛你」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傳媒均知他所指的正是拍拖多年的圈外女友Stephanie。自宣言後,柏豪卻對戀情繼續低調行事,從沒有親口承認拍拖事實,這次面對Cosmo「查詢」,他亦繼續封口。「其實那句說話是很即興的,是因為覺得還有一個人未多謝,很想多謝她而已。我不會再說甚麼,傳媒怎麼猜便由得大家。我只能說,我現在感到很開心很舒服,很感激有人一直支持我,我希望將來事業有成,生活亦會因此而變得更美好。」

 

 

藍色印染針織外套、

白色低胸tee及白色棉質

長褲All from Bottega Veneta

灰黑色帆布鞋Toms

 

BB沒「底線」

今天,柏豪不單歌唱事業形勢大好,連電影發展亦大躍進。對於床戲等話題片種,他從來沒有心理包袱。「在電影行業,我只是一個BB,新人演出又豈能有底線﹖別人問我拍床戲會否擔心歌迷反應,不好意思,我真的沒想過,我只會考慮是否符合劇情需要。我明白像《小姐誘心》的多場床戲會成為傳媒焦點,不過那齣戲主要是探討夫妻的房事問題,而非刻意賣弄床戲,所以我覺得沒有問題。」

如今柏豪的工作機會不斷,時間表排得滿滿的,他坦言也有累的時候,唯忙總比不忙好呀。「當你連去銀行的時間也沒有,當然也會不爽,不過這一定比悠閒到可以在家裏淋花或拍蒼蠅好。如果能夠甚麼都不做,看着股票急升而印印腳收錢也不錯,哈,說笑而已。我很珍惜目前的機會,所以從不渴望放長假,頂多兩星期已夠奢侈了。」

誠然,哪管前路陰晴不定,唯背負着眾人期望,即使面對多大壓力,柏豪也承諾定會撐住呀﹗

讀者答問小會

讀者︰你本來是籃球運動員及游泳教練,為何會轉型當歌手﹖

柏豪︰其實我不是突然喜歡音樂的。爸爸喜歡玩hi-fi,媽媽最愛彈結他,我小時候已經常聽很多歌曲,亦在五歲開始學習鋼琴。我由細到大都很喜歡表演,所以不論是運動和唱歌都是自我表現的一種方式。

我最初是模特兒出身的,本來靠樣搵食,但後來因為情緒問題而令臉部「大爆發」,臉上長滿嚴重暗瘡,當時情緒極為低落,只想離開香港。後來到了陳光榮錄音室當工程師,重拾音樂興趣,開始作曲,人開心了,皮膚問題亦不藥而癒,音樂路便是這樣開始的。

 

 

photos by Hakka

coordination by Rain

fashion direction by Genie

styling by Commonpeople

makeup by Kris Wong

hair by Cliff Chan@Hair Corner

 

Tags: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