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詩曼 In Full Bloom

Yvonne Yeung

佘詩曼(Charmaine)首度登上Cosmo封面,正值金枝公主餘威猶在,風風光光,一姐之位誰與爭鋒。Encore擔綱封面大片主角,已是決 定約滿外闖,大賺人仔時。如今再三現身情人節浪漫號cover story,義氣視后漂亮回歸,微電影和重頭劇連環開拍,事業上保持積極取態,唯時光轉移,經歷增多,看世事更加通透,在人生排行榜上,有更重要的期望。

紫色通花上衣Emporio Armani


早陣子阿佘苦於頸椎移位,休息了一段時間,深切領會到「誰會珍惜,當你還擁有」的至理。

人 原來是十分脆弱的。一夜之間,不知發生甚麼事,沒有弄傷頸部,突然間就不能移動,可以沒有原因,但可以好久都不痊癒,只可以祈求康復,盡力做醫生叫你做的 事。健康真的很重要,以前年少時以為身體健康是必然,人人都跳跳扎扎,爬高跌倒也沒事,現在則不然,少少受傷就幾個月都未能復元。期間切切實實的休息,無 事可做到,既要以正確姿勢坐,但又不可以坐、睡太久,唯有看電影,新舊片子都不放過,有時和朋友傾電話。還有閱讀一些關於哲學、心理學的書,《The Secret》已出到《The Magic》,便是我的心靈良藥之一。自從今次頸椎出事後,向身邊所有朋友說笑,下年我生日甚麼都不用祝福,祝我身體健康已夠。


曾飛離電視城,回內地演出的劇集《建元風雲》現正熱播,阿佘的蒙古裝扮相美絕,拍國劇的收益當然不止資源豐富。  

最大的得着是可以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接觸,雖然大家同是中國人,但工作人員來自不同地區,其中不乏有蒙古、北京和各個省份背景的,讓我體會到蒙古人粗豪的一面,以及北京人爽朗、胸襟廣闊的一面,是好好的體驗。劇集中在蒙古萬馬奔馳的場面,亦很難忘。


重回娘家,對自己有極高要求的演員都不想原地踏步,視后又如何在演技上自我reset,給觀眾看到一個新的佘詩曼?  

其實不關乎我回巢與否,每一次我接每個角色或戲劇,都有個想法,就是希望讓人覺得我是第二個人物,而非第二個佘詩曼。所以最緊張是拿到劇本的時候,也是最興奮的。自然有時煩惱的是,慘啦,這角色是以前演過,怎樣可以有些突破,可以扭到有少少不同。  

我不認為花旦隨年紀增長,戲路會變窄。演戲,或是做演員已是生命最長而又可以keep住好玩的一份職業。當女演員的須接受由童星開始做到松柏,要個人思想 tune到,我自己不會一世做少女角色,你叫我現在扮少女,倒寧願你讓我做人太太,有個小朋友也不介意,我都望自己去第二個stage,不想停留在紥住孖 辮的moment。到目前為止,不敢講哪套是我自己的代表作,但有幾部頗鍾意如《金枝慾孽》和《天與地》。


阿佘是圈中著名財貌雙全的黃金盛女,身旁不少好友已名花有主,兼且有兒有女,她有顆恨嫁的心也是人之常情吧...

盛放的盛和剩餘的剩,都不屬好聽的字眼,從字面看,盛放的盛似乎好靚,其實都是貶詞多過褒詞,但我不介意,因我生活得充實,為何一定要拍拖結婚生仔先至為之開心的生活呢,是誰制定這些條文?我有工作,我有朋友,我尋找到我的樂趣和生活方向,不是已好開心好盛放咩!固然找到另一半,可以做一般人做的結婚生子開花結果白頭到老,也是另一階段。那階段會不會來,我會不會有這階段是未知之數,但我會等待,不會絕望。其實現在很多人好像不太重視結婚與離婚那張紙,有沒有兒女都好,最緊要自己開心。  

身邊很多老友已結婚,我做伴娘自然高興,因只是去玩,不關我事,見到她們生仔,好喎,全部上契,又是歡喜事,不用我養和教,冇所謂,但要我做生兒育女這件事,有沒有這耐力,我自己會doubt,然而如果緣分要來時,或有這機會試煉我的話,我會應付到的。

更多精采內容,請參閱2月號Cosmopolitan (Issue 351)

photos by Paul Tsang @ UN Workshop   
art direction by Genie Yam
styling by Genie Yam and Cynthia Hung
assisted by Katie Yip
hair by Billy Choi @ Hair Culture
makeup by 江中平 @ A&V Makeup School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