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on Lady惠英紅 烈女柔情



惠英紅

問小紅姐惠英紅會否活到老,演到老?拚搏型的她竟答︰不會。「我不想在事業下滑後才引退,亦忍受不了自己在熒幕上老態畢現的樣子。」

 

贖罪之作

高難度角色,小紅組從來不怕挑戰,唯新戲《幸運是我》中的腦退化症患者一角,卻叫她又愛又恨。她坦言,演出此角是為了「贖罪」。

原來惠媽媽患上腦退化症三十多年,眼見現年九十一歲、長期臥床的母親,小紅姐心如刀割。「她已經沒有意識了,但我不想她在醫院『走』,所以堅持把她帶回家照顧。看見她現在的模樣,我真的很內疚,因為我有份造成這個錯誤。」

惠媽媽五十多歲發病,經常忘記吃飯洗澡,脾氣更變得暴躁。「她以前捐錢很濶綽,但後來看見新聞播出死人塌樓消息,竟然會說出︰『死多啲啦。』之類的涼薄話。」對於母親行為反常,兩母女由水火不容到互相避開,關係跌至冰點。

十多年後,發現媽媽的突變真相,小紅姐才恍然大悟,後悔不已。「為何我不早些察覺她可能患病?拍攝這齣戲期間,我不斷想起過去與母親的點滴,內心很難受,但又很想藉此戲傳遞有關此症的正確訊息,就當是贖罪吧!」

 

母與女 愛與恨

小紅姐家有八兄弟姊妹,因自小家貧,較年長的兄姐被賣到戲班謀生,排行第五的她自此成了「長女」,一直與母親同住。

兩母女雖然互相關心,但這個強人女兒卻經常無意間踐踏了媽媽的自尊,導致衝突不斷。「媽媽是農民出身,沒見過世面。她很疼愛子女,可是遇上甚麼事只懂橫衝直撞,那我唯有代她出頭,但她又覺得傷了自尊。」

惠英紅

入行四十年的惠英紅表示,終於學懂放過自己,會笑迎更從容自在的人生下半場。

 

向認輸,說不!

剛烈性格加上目標明確,讓小紅姐少年得志,第一部電影已擔任第二女主角,二十二歲更獲封金像影后。但隨着動作片式微,加上年紀漸長,從前的女主角漸漸淪為大配角,令好勝的她情緒瀕臨崩潰,飽受抑鬱症煎熬。

「由細到大我都喜歡話事,小時候在街邊叫賣,孩子都以我為首;十二、三歲當舞蹈員,其他學員要學足一年,我九個月便可以參加比賽,所以我一直不肯認輸,不能承受失敗。」

愛比較的性格亦令她更趨偏激。「以前處於拚搏階段,戒備心很重,我會經常問『為甚麼?』,為甚麼她可以上封面,我不可以?她的票房夠我高嗎?」

 

江山易改 品性難移

猶幸她總是有逆流而上的意志,她積極修讀情緒管理課程,克服心理病,自願放下身段,於公仔箱演出閒角配角。結果,事隔二十八年,她於六年前再奪金像影后。

再踏事業高峰,卻竟一度令她迷失方向。「我的性格是沒有中間位的,一是完全不理,一是同你死過。再奪影后後,我很想keep住氣勢,不想再次失去,心情又開始緊張。妹妹跟我說︰『你又來了,你的樣子開始變得很惡。』」

妹妹的說話令她當頭棒喝,小紅姐頓時覺悟,繃緊的橡皮圈於是稍稍放鬆了一點。「我現在會安慰自己,各花入各眼,我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不再與人作無謂的比較。不過,『江山易改,品性難移』,我能做到的,只是不把缺點放大。」

 

styling by Commonpeople

makeup by諺瞳小白

hair by James Lee@HAiR

wardrobe by Anteprima, Atsuro Tayama & Shanghai Tang; shoes by Giorgio Armani; assessories by Swarovski

 

*小紅姐惠英紅更詳盡的訪問內容,在9月號Cosmopolitan "Fun Fearless Female"。

 

《延伸閱讀》歐鎧淳 泳壇女神「游」出彩虹

《延伸閱讀》S.H.E 比閨密更親密 精釆十五年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