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無明》訴說香港人的故事 沒有不看的理由!

Yufi Yip

話題之作、港產片《一念無明》,由上年講到今年,先後於金馬獎、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等電影界盛事中,拿下多個大獎,並在香港電影金像獎獲得多項提名,等到花兒都落了,電影終於上映,而《一念無明》就有魅力讓人一等再等。

一念無明

電影由新晉導演黃進執導,故事講述余文樂飾演的阿東患有躁鬱症,獨力照顧患病的金燕玲飾演的母親,但母親總對阿東動怒,二人互相牽引,每天都與對方情緒、自己的情緒角力。一天,阿東替失禁的母親沖洗時發生意外,導致母親死亡,最後阿東需要進精神病院治療,後來曾志偉飾演的父親應醫院的建議,接阿東到自己的板間房住,關係疏離的二人在狹縫間重新建立關係,不能再逃避問題,同時,阿東受到朋友、鄰里的歧視,原來更大的壓逼是來自社會。

一念無明
credit:instagram


電影的調子沉鬱,揭示社會和人性的陰暗面,不過沉重、無力感,正是近年香港人的心情,這是導演黃進及編劇陳楚珩帶給香港人的故事,而《一念無明》本身就是一個香港人的奮鬥故事。

余文樂一念無明


《一念無明》獲政府的「首部劇情電影計劃」200萬港幣撥款,而200萬就是整部電影的製作費。對電影的成本沒有概念?舉個例子,《寒戰》的製作費過1億,《志明與春嬌》大約1500萬,算是小本的《低俗喜劇》都要800萬,若《寒戰》是豪宅,《志明與春嬌》就是私家樓或居屋的LEVEL,《低俗喜劇》是公屋,那《一念無明》就肯定是板間房。

受限於微少的成本,《一念無明》必須在16天內全部拍完,黃進直言對導演和演員來說都困難重重,是非常大的挑戰。編劇陳楚珩則表示因為沒有資金,很多相關的細節都沒有辦法在銀幕上呈現。

一念無明


《一念無明》 呈現出香港人的壓抑、陰沉、空間不足,這個城市裏住着一堆充滿各種問題的人,電影讓人面對自己在努力活着的同時是多麼無知和自私,彷彿世界只有自己。原來醫者不一定父母心,原來家人都不會將心比心,原來社會對於精神病、情緒病的知識是如斯薄弱,但當你希望爭取更多喘息、反省的空間,偏偏就戲中的板間房一樣,沒有空間!

正如《一念無明》 中的對白,「做仆X好易」,願意承擔責任、將心比心的反而更難。「This city is dying.」香港每天充斥負面新聞,《一念無明》 是黃進和陳楚珩送給香港人的禮物,希望喚醒人們的同理心。

一念無明
credit:instagram


黃進:「我們如何直面問題,覺醒、充權,並尋求改變。即使問題已經發酵潰壞了多久、即使我們安於逃避了多久,只要我們意識到自身的自由,我們可以做的選擇、修補的關係、改變的事情,往往比我們想像的多。我們每天都可以成就一個新的自己—如果我們願意的話。我們是《一念無明》裏的父子,也是群眾。板間房中的鄰里,同樣是被壓迫的人,但我們沒有團結起來,卻自自然然的向更弱勢的施壓。我們都不是壞人,但我們往往施加暴力而不自知—有時出於軟弱、有時基於無知—這是平庸的邪惡,同時也是這個城市的寫照。」

陳楚珩:「被標籤為異常的精神病人,被唾棄的失敗者,如果我們細心聆聽他們的故事,你不會只看到一個個標籤,你會看到一個活生生,如你般有血肉情感的人。也許他與你經歷着同樣的痛苦,也許幸運的你從未經歷失敗,所以不明白別人的傷痛。但當你從電影院步出,也許就不一樣了,也許心裡的痛被稍稍舒緩了,也許學懂體諒別人的痛苦,也許學懂容許自己軟弱,承認失敗,再慢慢嘗試堅強起來,學習做個更好的人。」

一念無明
陳楚珩(左)、黃進(右)


黃進和陳楚珩將香港的都市病態眾生相集合,融合年輕人的時代視野,簡潔有力、冷靜的帶出富有層次的故事和社會現在所存在的問題,雖然有點講得太白,但都不影響電影的動人感情。他們的誠意和「心地善良」依然會感動到觀眾,證明香港電影不一定要槍林彈雨。除了觀眾,他們亦感動到幾位對香港電影、戲劇有熱情的人。

一念無明


沒有片酬卻付出200%努力的演員

《一念無明》 出力拍攝、出心搵演員的曾志偉坦言害怕「不開心」的電影,看畢劇本卻無法抵抗,同時因為欣賞黃進,及希望香港有更多好電影而答應演出,更即時致電金燕玲邀請她演出母親角色。志偉多次表示,「作為演員,一生也在求好劇本」、「這是十年一遇的好劇本」。這次文本最觸動志偉的是「父子情」,志偉直言看著戲中的余文樂,每每令他想起兒子曾國祥,藉着父親想幫助兒子卻不知從何入手的忐忑心情,揣摩這一生逃避的「廢柴爸爸」角色,當中不懂作為丈夫、作為父親的懺悔,以及渴望守護兒子卻不得其法的狼狽,讓他感同身受。

導演本來是想曾國祥和曾志偉兄子檔擔正,但曾國祥因擔心不能與爸爸一起演這如此沉重的戲而拒絕,之後志偉就親自找來余文樂幫忙。

一念無明

一念無明


近年的余文樂被《志明與春嬌》定了型,不論拍甚麼戲、演甚麼角色,都會將他套上張志明的影子,但《一念無明》似乎將樂仔逼出真功夫,在戲中的樂仔是一個從未看過的樂仔。余文樂在戲中飾演患有躁鬱症的阿東,拍攝完至今,樂仔仍表示過程痛苦,不敢回想,但一問到為何無錢都拍,他堅定說:「入行十幾年時間,很少會看完一個劇本可以義無反顧、不計任何條件都想演!」而余文樂的確好好把握這個表現自己的機會,出色的演技有目共睹。

一念無明


為了全身全心投入躁鬱症患者角色,樂仔事前與導演詳細溝通各個細節,短短14天的拍攝,樂仔需在早午晚演譯不同的情緒,短時間內應付非常寛的表演層次,不斷處於情緒起伏不定的狀態,需求的不單單是演員技巧,更是對人類情緒負荷的極大挑戰。「這十四天,感覺拍了很久很久」,拍攝後更曾直言「有一段時間不想見到導演,一看見他就想起當時的痛楚」,儘管這電影為他帶來極大痛苦,也因此透徹詮釋了角色備受壓逼的狀態。

一念無明


不容忽視的實力演員
方皓玟

在電影正籌拍階段,黃進導演一直為找誰飾演東未婚妻Jenny而非常煩惱,即使佔戲不多,但需求演員極大的情緒轉折及爆發力。後來喜獲莊文強導演推薦歌手方皓玟,在簡短溝通的過程中,強烈感受到她對演戲的熱誠,用心對待劇本和仔細分析角色的認真態度。

一念無明


Jenny對阿東的情緒起伏,有着決定性的影響,而這個角色亦代表着一般香港人的價值觀,一心組織家庭做個幸福女人,做不到就崩潰、絕望,變成人生的失敗者,方皓玟在演繹崩潰之時,情感非常到位,令導演非常驚喜,她的演出定會讓大家驚艷,她的突破絕對值得獎項的鼓勵!

一念無明
credits:instagram

金燕玲:用心做好每個角色

在《一念無明》僅有一天的拍攝,燕玲姐卻讓劇組人員驚嘆其專業精神,全因文本中的母親角色,需求演員耗費極大的情緒和能量,時而聲嘶力竭,時而溫婉柔弱,僅幾場戲,卻貫穿了整個故事,也是構成余文樂和曾志偉父子二人牽絆的關鍵。因曾志偉一通電話而答應參演,憑《一念無明》再奪金馬影后,燕玲姐於台上剖白並沒受過正統演戲訓練,感觸一直渴求好角色、好劇本,非常珍惜每一次演出機會。

一念無明


一念無明」是佛家的用語,一念是指一個念頭,無明即無智慧,一個又一個念頭不斷產生,不能斷除,只會淪為不智,而人不能看清實相,在生命中不斷互相傷害,同時折磨自己,乃是出於自身的無知和執着。而英文片名就較為直接,「Mad World」。

陳楚珩COSMO  CAMPUS的訪問中表示:「故事最重要的是人物,創作時要_重比起想做哪一行,更重要的是你想成為怎樣的人。進入社會後,機還變遷,菱角漸被磨平,不時向自己提問,你的初衷是甚麼?這是你真正想做的事嗎?你成為你想成為的那個人了嗎?共勉之。」

一念無明

一念無明
credits:instagram

《一念無明》

導演

黃進 Wong Chun

2011年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主修電影藝術。畢業後憑短片《三月六日》提名第 49屆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並贏得第十八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ifva) 公開組金獎、鮮浪潮2011國際短片展公開組最佳劇本、高雄電影節媒體評審大獎等獎項;入圍法國 Clermont-Ferrand 國際短片節及希臘玆拉馬國際短片節競賽單元;並於法國巴黎電影節、韓國全州國際映畫祭等國際影展參展,其後進入電影工業從事編劇工作。

監製

麥曦茵 Heiward Mak
監製、導演及編劇,作品有《DIVA 華麗之後》、《烈日當空》、《曖昧不明關係研究學會》。
趙崇基 Chiu Sung Kee
監製及導演,作品有《一路有你》、《兄弟》。

編劇
陳楚珩 Florence Chan
2010年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主修電影藝術。2012年完成香港大學文學及文化研究碩士學位。編劇作品短片《三月六日》獲提名第 49 屆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並贏得第十八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 (ifva) 公開組金獎、鮮浪潮2011-國際短片展公開組最佳劇本、高雄電影節媒體評審大獎等獎項;入圍法國 Clermont-Ferrand 國際短片節及希臘玆拉馬國際短片節競賽單元;並於法國巴黎電影節、韓國全州國際映畫祭等國際影展參展。其後進入電影工業從事編劇工作,曾為譚家明、莊文強、區丁平導演等編寫劇本。

主演
余文樂 Shawn Yu 飾演黃世東
曾志偉 Eric Tsang 飾演黃大海
金燕玲 Elaine Jin 飾演呂婉蓉(東母)
方皓玟Charmaine Fong 飾演譚思慧(東女友)

攝影
張穎 Zhang Ying
曾參與作品《樹大招風》及《一個複雜故事》。

美術總監
張兆康 Cheung Siu Hong
曾參與作品《三人行》及《激戰》。

<延伸閱讀>只要相信夢定能飛!識聽梗係聽方皓玟

<延伸閱讀>男神育成記!余文樂初出道清澀造型大合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