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大晒?《我的失常日記》告訴你 有幻聽不一定是精神病

Yufi Yip

港產片《一念無明》、《幸運是我》帶出情緒病和認知障礙等社會上甚少人關注的疾病,都是充滿人文關懷的電影。改編自紐約暢銷同名小說的真人真事電影《我的失常日記》(Brain on fire)同樣教人認識到罕見的疾病。

brain on fire


電影由愛爾蘭新銳導演Gerard Barrett自編自導,奧斯卡金像影后Charlize Theron(查理絲花朗) 夥拍四位曾炮製《心蹤罪》的荷里活金牌製作人監製。故事講述由Chloë Grace Moretz(嘉兒莫蕊茲)飾演的21歲社會新鮮人Susannah Cahalan,大學畢業後獲得夢寐以求的記者工作,並深受上司和同事的重用,生活上又與音樂人男友、Thomas Mann飾演的Stephen拍拖,事業愛情兩得意。後來,Susannah變得難以集中精神,由起初看似感冒的病徵,到出現幻聽、情緒大起大落、癲癇等情況,她四出求醫,家人、男友亦輪流陪伴,但醫生們都束手無策,差點就將她定為精神病人要送她到精神病院。幸而,有醫生不放棄,最後為Susannah作出大膽的假設,重新為她斷診,才讓她最後成功克服病魔。



我的失常日記 brain on fire

我的失常日記 brain on fire


起初,Susannah Cahalan憑Google搜尋到的資料覺得自己患上鬱躁症,即使她稱自己一天只飲半支啤酒,但有醫生仍堅持她酗酒,指她的癥狀只是戒酒的後遺症,堅持自己行醫多年見過不少此類年青人,當中的自以為是似曾相識,猶如大家在工作中遇到的老屎忽般乞人憎。

即使醫生們以多項數據、經驗、檢查結果來說服Susannah的父母,他們的女兒是患上精神病,但了解女兒性格、和女兒朝夕相對的父母知道,她患上不可能是普通精神病,不斷逼迫醫生作更多的測試,才令醫生有所懷疑,尋求其他醫生的幫助。

我的失常日記 brain on fire


原來Susannah患上的是抗NMDA受體腦炎(Anti-NMDA receptor encephalitis),是一種自體免疫性疾病,因大腦炎症而引發精神分裂、癲癇、運動障礙等症狀。這是罕見的疾病但並非絕症,若發現得早康復率很高,亦因罕見,不少病人都被誤診為精神病,失去治癒的機會。

我的失常日記 brain on fire


看完電影後你會問,究竟世界上有多少人患上抗NMDA受體腦炎,但被誤診為精神病?

雖然說現今科學昌明,當大家以為一check便知龍與鳳時,但原來數據、檢查結果都未必能真正反映出病因。情況就如,政府動用多項數據告訴你興建三跑不會破壞環境一樣。

答案需要從更多方面去採集、認證。

我的失常日記 brain on fire


這是一部盡社會責任的電影,用了大篇章描述Susannah的發病時的情況,雖然有點冗長,但的確此必要讓大家看到抗NMDA受體腦炎和精神病是如此相似;而演員Chloë Grace Moretz、Richard Armitage、Carrie-Anne Moss等都表現稱職。

上映日期:4月27日

我的失常日記 brain on fire

<延伸閱讀>12歲就拍鬼片!新一代鬼后-Kristen Stewart

<延伸閱讀>煲劇學賺錢!《GIRLBOSS》教你6扮由KOL變億萬身家CEO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