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案中案

當空

對比起米蘭在商業上的準繩、巴黎在工藝上的專注,倫敦在設計上提倡實驗而偏鋒的風格。如Clements Ribeiro及House of Holland,繼續在圖案上大造文章,Erdem及Christopher Kane則走簡約而帶科技感。英國設計師就是擁有着一分獨特的天分。

英國案中案
"There is a lot of ways to do prints, and digital print is comparatively more flexible." — Peter Pilotto

第二次來港的LONDON show ROOMS,將多位英國重點設計師帶來香港,同時將英國所制定的今季潮流如間條、螢光色、格子、露臍裝、金屬虹彩(iridescent)等登陸香港。不過,英國品牌最耍家的,是圖案設計。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今季玩圖案玩得特別出色的Peter Pilotto,以及本應上年來港但最後要待到一二年首度訪港的Jonathan Saunders。前者一向以數碼圖案為本,但今季則強化了刺繡及釘珠來個立體感真假難分﹔後者以絲印為主,但今季則開拓新領域以質感為大前提。這次來個英國案中案,看看各走一端的圖案設計師展示英國的圖案走勢。

英國案中案 英國案中案
L: House of Holland
R: Pringle of Scotland

Peter Pilotto跟Cosmo分享新季的特點:

今季為何與Jonny Lu合作?
Jonny Lu是與我們合作開的網站設計師。今次他設計了一個萬花筒程式,將不同的基本圖形或相片匯入之後,便可以像短片般不斷地產生不同圖案及色彩變化。我們在程序運作期間將不同的畫面拍下作圖案。我們亦將這些圖案放在我們於Pitti的發布場地Palazzo Borghese,在不同的地方放置特大圖案的地氈,將高科技的感覺與現場本身華麗的氛圍作對照。由於這電子實驗十分有趣,可以產生不同的圖案,所以Jonny順理成章便成為了我們今季的夥拍對象。

英國案中案 英國案中案
Peter Pilotto春夏系列。

今季看似加作不少圖案以外的元素,如刺繡及釘珠等,為何?
今季其實沒有一個特定的主題,反而是受到發布場地Palazzo Borghese的啟發,以"Rich"作為題旨。我將壁畫手繪圖案與數碼圖案結合,是為了豐富數碼圖案。另外我亦添加不少刺繡及釘珠,亦是為了減少數碼圖案的冰冷感同時增加當中的華麗感覺,所以才會有這些元素,讓數碼圖案更具層次感及手感。同時為了貼合「豐富」這個主題,是次系列亦用上不同的剪裁,並以高級剪裁的線條為依歸,有束衣、短褸等,以不同的體積及多個收窄點來打造女士本身獨特的形態。

你認為數碼印刷在英國時裝界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了嗎?
我認為數碼印刷仍然有相當的潛力。其實這種技術早在九十年代已有,只是局限於人造纖維。其後來到二零零三年,發現到這種技術可以應用於天然素材才更受時裝界看重,套用時亦較絲印方便。但一個技術是否開到荼蘼,是看有沒有新的技術承接。不過技術只是載體,但圖案設計本身是千變萬化,正正就是圖案不死的妙處。

英國案中案
"I don't need to do digital print as somebody is doing it now."— Jonathan Saunders

Jonathan Saunders跟Cosmo分享新季的靈感:

今次再度得BFC/Vogue Designer Fashion Fund 設計師獎有何感受?
相比起第一次,我認為第二次得獎是更加難能可貴,因為第一次獲獎是一個認同,但得到第二次則是一種認定。作為設計師,最重要是有新的創作,亦有人明白自己的設計。第二次得獎,除了感覺良好外,亦感覺得到自己的設計得到明確的支持及肯定。

今季第三次推出男裝,與女裝有何不同?
男裝其實與女裝在技術上是相近,但是精神層面上卻大有不同。女裝是為我的女性朋友及我認為女士會穿得美麗的形象結集﹔但男裝則多少會帶點個人情意結,因為畢竟我自己可以穿得上,所以會多一點personal touch。如今季,以David Bowie為啟發,與女裝同樣都是以七十年代為主要靈感。

英國案中案 英國案中案英國案中案
Jonathan Saunders春夏系列。

第一次來香港,怎樣看香港的時裝環境?
香港是一個很有趣的地方,因為有一種很強的時裝活力,不斷有新的品牌及潮流加入,加上在地經濟亦不錯,所以有種很強的生機,對新晉設計師要來港發展亦不錯。衣着方面,香港人很注意時裝,明白到世界各地在流行甚麼,亦不怕穿上鮮色,亦將各種色彩配搭得宜,沒有想像中保守,於我而言是件好事。

看過報道說你認為今季是目前為止難度最高的系列,為何?
今季能在自己讀書時代常去的Tate Modern做發布會,感覺十分新鮮,但並非難度極高,只是自己以往一向以絲印圖案為主,但今季卻踏出新一步,走入新的技術領域,我用上與圖案相輔相成的手感為主要切入點,如在皮革上加入金屬虹彩,在七十年代水滴形圖案上釘上珠片,又或是以混紡為衣服加入別具手感的圖案,令到整個系列有一種平面圖案感覺之餘,亦有一種視覺上真假難分之感,為自己本身簽名式的設計增值。今季以藝術家Michael Clark作為靈感,全因為自己十分喜歡他對身體的執着,所以用上前後不一的二元性設計作為主要表現方式,前面華麗後面平實的前後對比感,以錯覺來呈現身體線條。

你認為數碼印刷在英國時裝界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了嗎?
我想每一個年代都會有自己獨特的技術。當然新技術的出現會吸引到設計師一窩蜂去作時裝實驗,但並不代表技術會因時日而溜走。短期內我不會走向數碼印刷,因為每個品牌都有自己的簽名式,所以我依然會以絲印為本。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