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止息的流動美學

「我的設計沒有起點,亦無終點,彷彿有生命般地流動無止息。」一代腕錶珠寶設計大師Vivianna Torun Bülow-Hübe,道出了她的設計哲學之餘,也徹底體現於1962年她為Georg Jensen設計的Vivianna Bangle Watch手鐲腕錶和品牌全新登場的Savannah珠寶系列之中⋯⋯

永不止息的流動美學

時光中遊走

身處腕錶僅被視作計時工具的年代,設計大師Vivianna Torun Bülow-Hübe對於腕錶卻有着異於凡人的想法,她認為繫於手上的腕脿無疑能發揮標示時間的作用,穿戴者卻不應該被時間牽著走,「我想要做的是讓人們不再受時間所役使,手錶的存在不該是讓我們成為時間的囚犯,而應是讓我們自由悠遊於時光之中。」

永不止息的流動美學

活在當下的時間態度

如此的念頭,為Vivianna帶來一枚劃時代腕錶的靈感來源,1962年她為Georg Jensen設計了突破當時腕錶成規的Bangle Watch,這枚宛如首飾的腕錶,顛覆了腕錶的固有模式——開放式的環圈造型、摒除數字的錶面,極盡簡約的鏡面設計,配合看似堅硬的材質模塑成流體的形態,象徵着設計師「將自己從時間的桎梏中解放出來,提醒生命必須活在當下」的人生哲學。

Bangle Watch既是一枚恍如懸浮於手腕上的線條流麗腕錶,也成為了點綴手腕的首飾,暗地透露了穿戴者不受時間所局限的意志,Bangle Watch從此成為品牌的icon,更瞬即成為腕錶界的膾炙人口之作。時至今日,這枚腕錶仍然教人津津樂道,全球各大博物館,包括紐約的Museum of Modern Art都以其原創、大膽和突破性而納入為展品。

永不止息的流動美學

北歐風親民首飾

Vivianna抱持着簡約、實用和富意義的美學理念,堅持不論腕錶和珠寶均應以親民為大前提,無論何時何地都理應適合佩戴。今年適逢Georg Jensen與 Vivianna合作設計的五十周年,品牌推出靈感源於其設計手稿的Savannah系列,將這位設計大師的招牌 “purity of form”設計,糅合經過雕琢的不同寶石包括藍色托帕石、白水晶、紫水晶、煙水晶和黃水晶,造就出一系列奪目的北歐風簡約手鐲、耳環和戒指等寶石飾物。

永不止息的流動美學

經典雕琢技法

看來尤其耀目亮眼的寶石飾物,得歸功於結合了兩種經典樣式的切割技法「拋光頂切」,透現出更為璀璨的光芒以及深度的視覺效果。此外,各款色彩豐富璀璨的飾物背後,蘊藏着寶石的不同神秘力量,對於佩戴的女生而言,饒富深意。

永不止息的流動美學

Savannah閃耀的寶石力量

藍色托帕石:情感的象徵,表達出對至愛的熱情。

白水晶:淨化四周的負能量,消除緊張情緒,促進健康和改善運氣。

紫水晶:安穩和心靈的象徵,有助平衡體能智能、廣結人緣及加強記憶。

煙水晶:象徵著保護力,強力的氣場令人心情平靜,瞭解真正需求。

黃水晶:平緩心境情緒,消除壓力。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