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愛可纖體?

Jessica Knoll
加工的碳水化合物如粥粉麪飯、蛋糕包餅等都是致肥元兇。專家提出做愛可以遏止對碳水化合物渴求的理論,Cosmo找來secret spy,利用五天時間親身實踐,以日記形式紀錄過程,   以求證做愛與纖體的關係。
 
photo: Shutterstock

碳水化合物沉迷主義(carboholism)聽來古怪但筆者可以肯定有此癮症是非常痛苦的事。筆者曾經因為甜食癮大起而甘冒大風雨,外出時並未穿上雨衣,只是踢着拖鞋,在街道流連,直至目的達成為止。
 
 
很明顯,筆者的問題不僅是缺乏意志力那麼簡單。愈來愈多研究指出,經改良的碳水化合物,例如粉麪、蛋糕、牛角包和白米,都可令人致肥(迫使人體儲存過多糖分而轉化為脂肪)。因為這些加工的碳水化合物並無營養、脂肪、纖維質和蛋白質等等需要時間消化和提供延續飽肚感覺的成分,吃後只能提供短暫快意,過後則會讓人吃得更多。
 
專家提出改良碳水化合物產生的快意刺激,來自它們引發腦部釋放快意荷爾蒙─血清素,而性興奮本身亦會引發一種強力的快樂荷爾─催產素。根據此理論:若要得到進食芝士蛋糕的快感,為何不訴諸性愛?
筆者決定一試,立誓使用五天時間,每當出現進食碳水化合物的強烈渴求時,便會拚命進行跟性愛有關而能打消進食念頭的活動,以下是筆者的實驗紀錄。

第一天   

儘管已吃了雞蛋和火雞煙肉等富含蛋白質的早餐,但我仍懷着強烈進食澱粉質和甜品的念頭返抵辦公室。我偷偷地看了《True Blood》第二季的某一集,雖然劇中的性愛情節非常露骨,但我仍是看得捧腹大笑。同事問我看了甚麼如此好笑,我只以「咮」聲作答,接着便知道自己不再有着要吃muffin或macaron。看來,勝利是屬於我的。

第二天   

下班回家,丈夫正在看電視。晚餐時我吃了一碗健康沙律,感覺愉快。但當看到芝士薄餅的電視廣告,便登時令我滿腦子想着要進食一袋酸忌廉洋葱薯片。我用手搭在丈夫的大腿,他的一邊眼眉蹙了起來,兩人隨即撲向對方。碳水化合物並未遠離我的腦海,當我倆在床上激戰時,薯片的悉索聲,在我的腦中響起。在丈夫衝線後的那一秒,我立即穿上衣服,一頭衝入廚房,幹掉一包薯片。

第三天   

收到同事傳來公司茶水間放了cup cake的電郵,這次我沒有把蛋糕幹掉,當同事由茶水間返回,手上拿着一個美味的朱古力蛋糕,登時看得我口水直流。於是立即向丈夫傳送一個短訊:「今晚早點回家。」他回覆道:「好的,我喜歡你昨晚吟叫着我的名字。」嘩,我真的興奮起來了。昔才的食欲已經消失。

第四天  

星期六早上,我們點叫了外賣,當我看見熱暖鬆脆麪包覆蓋着溶掉的牛油時,我知道我必須做愛了。丈夫是早上做愛的頭號擁躉,自會欣然迎戰。在完事的那一刻,我把那塊麪包拋入垃圾桶,進食的念頭不再。

 
第五天   
星期日通常是食欲大振的一天,但我真的想貫徹我的實驗。我們重溫了早餐做愛的情景,而在晚上之前,我一直沒有進食碳水化合物的欲望,但出現時卻顯得很強烈。例行式做愛並不能令食欲消失,我們播放色情影片,在看到熱辣的做愛場面時,食欲便告消失。晚餐我點了三文魚,但食物在半小時後送到時,我竟然失去進食三文魚的興趣。
 
今次實驗的結論是:對碳水化合物的熱愛沒有改變,但我嫁了個好丈夫。
 
text by Jessica Knoll
translation by Ken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