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婦科病人謊話

by Annie Daly

向婦醫坦言自己經常不用安全套或有時忘記服食避孕丸,的確是相當尷尬,但如實相告卻很重要。要知道,隱瞞不報,可嚴重損害個人的性健康。

婦科年檢並無說得太多,問得太多這一回事。婦醫真的需要聽到病人詳談她們的陰部情況,這正是他或她會率先提問某些極其私隱的原因。

對於婦醫的種種提問,閣下可能會選擇隱瞞,原因是擔心據實相告,會惹來對方一頓批判教誨,這是閣下不需要的,特別是在身穿紙袍的時候。專家強調,婦醫見聞極廣,不會被任何回答嚇怕。醫生的工作就是讓人保持健康,但若病人隱瞞提問,他們便無能為力的了。因此在接受每年婦檢時,毋須因此有着備受責詰尷尬的感覺。

如若說出以下謊言,便會失去婦醫協助的機會,例如獲得更有效的性病治療、更佳的防孕方法,甚或可以挽回生命的癌病測檢。

向婦醫坦言自己經常不用安全套或有時忘記服食避孕丸,的確是相當尷尬,但如實相告卻很重要。要知道,隱瞞不報,可嚴重損害個人的性健康。

1.「我的性生活極之美好。」
無論是哪一種擦傷感覺,在男伴深進或性後出現酵母菌感染而造成尖銳痛楚,都應告訴婦醫。不少性愛問題都屬生理成因,婦醫正是找出癥結所在的合適人選。

男伴抽弄而產生痛楚,可能是卵巢腫瘤或子宮肌瘤的徵象,兩者均屬良性增生而可醫治。交合觸發酵母菌感染的預防方法亦有不少,若果出現灼痛、觸痛、出血和任何程度痛楚的異常情況,便要知會婦醫,以便她們對症下藥。

2.「是,我一直都有使用避孕套。」
避孕套破裂,男伴無法佩戴或手上並無存貨,因此閣下便決定不設防了。毋須向婦醫解釋不設防的原因,但要說出曾有其事;若不,婦醫便不會進行衣原體、淋病及愛滋病等測檢,以上性病均可在不肯定男方是否染上而進行一次不設防交合的情況下傳染得到。性器病疣或人類乳突病毒(HPV)亦有感染的風險,除非出現病徵或接受不定期的柏氏檢測,否則婦醫通常不會進行這類檢驗。

專家解釋,不少年輕女性會假定婦醫在每年婦檢自動進行性病測檢,因而並未主動提及自己曾經做愛不設防的事。如是廿五歲以下的女性,婦醫應會定期提供淋病和衣原體的測檢,但因並非所有婦醫都會這樣做,故有開口提出的必要。

重要的是,感染造成的後果,遠較向婦醫說出做愛曾經沒有使用避孕套的羞怯為大。若不治理,衣原體和淋病可以損害生殖管道而造成不育,愛滋病則是可以致命的不治之症,及早發現,則可接受適當的藥物治療。

3.「我每日一定會吃避孕丸。」
即使是最勤力的女性,亦有可能間中忘記服食避孕藥。但若每月重複忘記服藥超過一次,便會自欺欺人而不願向婦醫如實相告。這不僅會大大提高懷孕的機會,亦會錯過嘗試較佳方法的機會而毋須憂慮每日服藥的
問題。

專家表示,假如容易忘記服藥,婦醫會提供另一選擇,而且選擇不少,包括可留在體內三星期的避孕藥環。避孕針注射也是不俗選擇,有效期為三個月。假如不想被防孕問題困擾,婦醫則會建議可以使用長達十年的宮內節育器(IUD)。

4.「噢,我是不會肛交的。」
專家認為,並非所有婦醫都會向病人提出曾否肛交的查問,但他們是應該這樣做的。由於肛交是視為禁忌,因此人們都會避而不談。問題是,一如其他年輕女性曾經肛交而又沒有使用避孕套的話,便要主動「投案」。專家強調,進行不設防的肛交活動,可提高可由陰道交合傳染的相同性病的機會,婦醫可以因應情況,考慮應否為病人提供肛門有否受到性病感染的測檢。

5.「我從未染上性病。」
即使新近報道指出半數性病會襲擊廿五歲以下的年輕成年人,但他們仍然抱持不以為然的心態。雖然現時並無染病或過去曾已確診及病癒,亦要認真面對,摒除要被婦醫批判的怯懼想法。

專家解釋,婦醫需要知道病人是否患有復發的性病,例如性器疱疹或人類乳突病毒,才能做到對症下藥。婦醫可以讓病人認識能夠紓緩復發的新處方藥物,又或提供有效減低復發的對策建議。

過去曾經染上性病,日後可能仍要面對一些問題。專家表示,不少女性認為自己在十年前曾經染上衣原體或淋病,但已用抗生素醫治,為何現在仍要舊事重提?原因是,可治癒的性病仍能影響十年後的性健康,包括增加卵巢結痂及日後不育的風險。舉例說,知道自己曾經染上衣原體,便有助找出日後難以成孕或痂狀組織的源頭。

6.「不,我沒有吸煙。」
由於並非日抽一包及認為偶爾吸煙不會影響生殖健康,因此閣下便會選擇隱瞞其事。其實這是錯誤得很的做法,原因是不管吸食的分量若何,都會影響防孕的選擇,從而提高受到感染和改變生育能力的風險。

專家表示,女性吸煙而使用荷爾蒙成分的避孕方法,可增加形成致命血凝塊的風險。煙草不僅會削弱免疫系統,還會更使女性容易患上跟人類乳突病毒相關的病症,例如性器病疣或子宮頸癌。研究顯示,煙草跟卵子不正常和流產率增加有關。底線是,坦言吸煙的事實,可讓婦醫提供相應檢查。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