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蘊盈 基本美學

by Celine

敏感又感性的本地畫家Carrie Chau,認為應避免過度修護肌膚,單憑基本而簡單的美肌程序,保持愉快的心境,就能煥發自然健康的膚質。

本地畫家,以盲頭烏蠅(Blind Fly)系列深入民心;就讀香港理工設計學校及Chelsea College of Art & Design,曾舉辦多次個人畫展,二零一一年開始一邊遊歷一邊創作,先後於阿瑪遜雨林、復活島、不丹和玻利維亞旅居。 最近的你忙些甚麼? 正在準備明年於新加坡舉行一個名為《Game of Life》的展覽。此外,二零零四年入行的我於過去十年感覺比較閉門造車,所以近年開始將個人經驗與大眾分享,參與教育的工作。

可否分享日常的護膚程序? 
我的護膚步驟以簡單為主,主要是潔面、爽膚、潤膚和防曬,直到目前感覺肌膚保養得還不錯,而且肌膚不感乾燥,所以也未浮現皺紋。

如何選用適合肌膚的護膚品?
我會採取謹慎的態度,盡量選用天然和不含香料的護膚品,而且崇尚簡單的護膚程序。至於化妝品方便則會選用礦物粉底,不損皮膚之餘容易缷除。

何以選用護膚品時特別小心翼翼?
我的肌膚屬敏感型,又易受到情緒影響,而且時會出現水腫。我會避免接受煥膚和美白等易於刺激皮膚的護理,一旦出現敏感情況,會即時塗抹防敏產品。

現時使用哪些護膚產品?
Clinique的3-Step Skin Care,當中尤其喜歡Even Better Essence Lotion的水潤和舒適感。到外地時也會帶同品牌的SPF45防曬,質感清爽之餘又不會引起敏感。至於新入手的Sonic System Purifying Cleansing Brush,正好切合我特別注重潔膚的需要。

何時首次接觸Clinique的產品?
十八歲於英國讀書時期已使用品牌的潔面皂進行潔面程序,特別愛其方便攜帶,另外,我十分欣賞品牌富線條美的標誌。

作為畫家,腦海裡總有無窮無盡的靈感,於美容上又有哪些創意秘技?
小時候,我將用剩的化妝品重新「調配」,比如混合唇膏和粉底變成胭脂;旅行的時候,我以介刀將潔面皂切成小塊,方便携帶之餘避過了將液體帶上飛機的限制。此外,我又會利用薄荷葉、蘆薈、黑糖和蜂蜜等自製天然facial。
 
身邊有沒有美容知己?
我和周遭的女性朋友都不是愛美的人,不約而同地均可於三數分鐘完成裝扮出門去!反之,我是不少男性朋友的美容傾訴對象,他們經常與我分享形形色色的美容經驗呢!
 
你眼中的beauty icon又是誰?
我喜歡美麗又具智慧的女性,心目中的beauty icon是英國文學家Virginia Woolf,我便曾以她的著作《A Room of One's Own》為題材繪了兩幅畫。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