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造彩妝‧改寫包裝

by Vivian Wong

根據荷蘭星級化妝師Ellis Faas的理論,我們的膚色是化妝的包袱。卸下惱人的外衣,是糖衣部分──人類與生俱來的「自身色彩」。挾着「色彩就在我們的血脈裏」的破格概念,彩妝革命的旗幟飄揚。六支顏色筆,一支試管粉底,一個圓形粉盒瓶蓋,一個保溫瓶,便是女人風雨同路的隨身化妝盒。液體配方,子彈筆桿,一筆一掃,一步一步,登陸香港這塊美容福地。

Q:談談你的彩妝品牌。
A:我的品牌,並非為化妝師而設。我的化妝品對專業化妝師來說或許有點混亂,也不算實用。一支又一支外形相同的液體化妝「筆」,筆頭是掃子,只以筆桿頂端的色彩標記作區別,使用時較難操控角度。但對用家來說,這是一支方便易用的化妝筆,化妝筆與臉部輕易找到接觸點。用家找對了自己的色彩,組合起來,裝滿一瓶子,就是她們的專屬妝品了。替換的不是彩妝筆,而是那個瓶子。

Q:為什麼以保溫瓶來載筆?
A:女士的手袋往往是一團糟,內裏可找到形狀各異、尺寸不一的化妝品,所以我把化妝品劃一為「筆」,一支又一支的放進預設坑糟的瓶子,瓶蓋組裝一個粉餅鏡盒,有條不紊,趣味盎然。專業化妝師的化妝箱是井然有序的,用家也可以。

Q:你的化妝品標榜human colours,是我們身體的色彩,如血液和瘀痕色。哪裡來的靈感?
A:我的彩妝色調屬於斷續(broken)的類型,沒有人工化感覺,自然地遊走於肌膚上。以最具代表性的紅色(筆者按:Ellis Red)來解說,它是血液的顏色,你會即時有所共鳴。每個人的血液色彩都是一樣的,是跨種族的共通點。所以化妝品不應以膚色來分野。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