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月經指南

by Laura Bell & Anna Maltby

Menstruation來潮!

二十萬年以來,佔半個世界的女性,每個月都會來經一次,然而直至二零一五年的現在,月經仍是半公開談論的事。更不幸的是,有關月經的研究及療法,仍然停留在上世紀五十代的階段:女士們,經痛時抱個熱水袋吧! 超過八成女性會在來潮時經歷抽痛、敏感和情緒起伏,情況委實有點瘋狂,對此的治療關注,至今看來仍是不大了了。由於不是醫生或大藥廠的藥劑專家,因此我們不能創製一種專治月經徵狀的神奇新藥,但仍能夠幫助閣下用多一點自信來克服月經苦處。現代女性工作繁忙及活動多多,少一點困擾絕對是好事。

 

月事真的要這麼難熬嗎?

三十年來,經痛療法並無多大改進,何故? 一九一九年夏天,維也納名醫Béla Schick收到病人送來的一束玫瑰花禮物,他吩咐女傭放入水中滋養。當時女傭表現猶豫,但最後仍依主人的堅持照辦。翌日,本應綻放的玫瑰花竟告凋萎了。女傭承認,她不應在來經及期間接觸花卉,因為這是可以致命的。

情況引起Schick的強烈興趣,隨之展開對於這種「神秘致命毒物」的研究,並在一九二零年公布了實驗結果。該項實驗要求女性在月中的不同時間,手握盛放的鮮花。Schick莊嚴地表示,來經的女性皮膚,真的含有可令花卉死亡的分泌物質。言論即時引起公眾和醫學界的紛紛回響,更指來經女性不僅會令植物凋謝,亦會令紅酒變酸及麪團持續發酵云云。這種想像出來的威脅,甚至有一個名稱:「月經毒素(menotoxin)」存在與否的相關醫生辯論,持續至上世紀的七十年代。一九七七年,一組研究人員在《刺針》醫學期刊撰文,質疑這種難懂的月經毒素,其實是否前列腺素。這種由人體製造的荷爾蒙類化學遞質,可在女性來經期間提升。他們展開研究,但不是以他們想像的方式進行。由上世紀七十年代延展至八十年代的研究,均判斷前列腺素會引發子宮收縮和經痛。更為顯著的是,研究更認定非類固醇抗炎藥物(英文縮寫為NSAIDs),可抑止前列腺素和紓緩經痛

大約四分三女性曾經經歷某程度的經痛,而在年輕女性當中,經痛且是無法上班或上學的主要單一原因。

及早治理是很重要的。新近研究發現,女性在年輕時經歷的經痛嚴重程度,跟在其後數年形成劇痛的風險,有着潛在關連。美國子宮內膜異位研究專家表示,嚴重抽痛可令中樞神經系統細胞變得更加敏感。子宮內膜異位可引發經痛,研究發現患者的經痛痛感會較大,而且持續較為敏感。

專家表示,確診並未患上子宮內膜異位的女性,一般會經歷五至八年的經痛,但至今並無有效的療痛方法。女性接受抽痛是月經的一部分,有時會被醫生告知這是腦部作祟或純屬正常。根據今年八月公布的一項研究,多達三成美國婦科病人受到嚴重、反覆出現的經痛困擾。在徵狀得到醫治時,三十年來的標準建議卻無多大改變。這是現今幾乎沒有進行過公眾討論和研究不多的重大健康問題之一。

NSAIDs(「非類固醇抗發炎藥物」、包括非處方的布洛芬ibuprofen、萘普生naproxen、阿士匹靈,以及痛博士Celebrex等等處方藥物)可謂醫療一大突破,但其後相關的醫療科學,卻無多大進展,並宣稱經痛問題已經克服了。如果好像上述芝加哥北岸婦科專家般上網搜查有關近期經痛研究的資訊,便會得悉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至晚期,相關研究竟是靜如深海,人們好像興趣不再,意味着相關醫學並無顯著進步。

暫無改善經痛的研究

一位美國賓州醫學院醫生申請基金進行經痛(dysmenorrhoea)跟另一成因無關的研究時,曾經查過所有由美國國家保健機構支持的研究項目,他發現當中並無一項是研發或測試改善經痛治療的。持平而論,稅收的確是有支持子宮內膜異位或子宮腺肌症的相關研究。大量力氣花在劇痛的基礎實驗室研究,而今夏發表的自然神經科學研究報告顯示,大部份實驗對象為雄性嚙齒類動物,而雄性及雌性老鼠都會經歷不同程度的生理痛楚。

專家表示,除了NSAIDs,現時並無尋找經痛為何持續困擾大部分女性的新近研究,藥商對投資研發治療的態度,仍是猶豫不決。在二零一一年,一間製藥業集團的報告中,列出八百五十一種研究產品是跟治療女性有關,而當中只有三種針對子宮內膜異位,但並無一種是特定以抽痛為研究目標的。科學家對月經不感興趣,其實存有不少理由。在研究領域中,致命可怕的健康問題,才能吸引大量金錢和製造就業。沒有人會因為抽痛而死。美國侯斯頓醫學院一名專家透露,研究經痛是不能取得大量資金和優待的。

<<相關內容>>三招解決「女人之苦」

月經:文化禁忌

更令人沮喪的是,經痛現象並未引起公眾的多大關注。月經仍是文化禁忌,公開談論自然可免則免。專家慨嘆,縱觀歷史,人們會避開來經的女性或把她們關在偏遠的小屋內。這是一種猶如詛咒的想法,令人產生某程度的羞恥。在美國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角逐中,經前症候群更成了既定而荒謬的參戰議題。專家表示,女性本身就難以坦誠談論經痛,在他的病人當中,仍然不乏使用各種不同理由來拒絕談論的。

三十三歲的J小姐,是一位住在波士頓的職業治療師,少女時代已開始受到經痛折磨。在來經的第一天,她可以做的動作只是彎腰曲背,甚至痛得無法接聽來電。一浪接一浪的痛楚,曾經令她無法呼吸。

她向一位又一位的醫生求助,但得到的答案總是:「噢,如果抽痛劇烈,服食避孕藥好了。」她曾依言嘗試服食避孕丸,但箇中的副作用令她大吃不消。其後醫生只是一味要她面對和接受、使用熱貼和持續喝水。不久,她便停止了求助,原因是不想再提出提了一百萬次的相同問題。

她完全停止了提問,不會再說:「今天不適,是因為月事來了。」她說,人們尷尬,視線便會移開。除非是有着相同經歷的女性,否則這是沒有人想要聆聽的事。

二十八歲的C小姐,亦遇上相同挫折,她亦是少年時便要忍受經痛困擾。到了二十五歲,身體真的出現了荷爾蒙問題,令她情緒困擾。她會在泡浸熱水浴後,拿着一杯紅酒及坐在臥椅上。她試過向兩名醫生求助,兩人都答稱經痛實屬正常,而且滿面不解地說:「不是所有女人都有抽痛的嗎?」她吃萘普生如同吃糖,但深知這是對她不利的。

不少女性在服用NSAIDs後,月事不適情況會變好。今夏一項研究報告顯示,服用二十種NSAIDs的女性經痛得以紓緩的數目,是只吃安慰劑的兩倍。根據美國食物及藥物局,NSAIDs可引發胃痛、腹瀉、提高中風風險及慢性腎病。報告指出,對於接近半數經痛嚴重的女性,NSAIDs是完全無效的。

<<相關內容>>月事到訪我能下水嗎?

對付經痛各施各法

不過,這並不表示絕望。二十七歲的F學護小姐,月經抽痛嚴重得擴散至大腿上方,舉步維艱令她經常要告病假。她向一名享負盛名的醫生求助,對方建議她在來經開始前服數粒布洛芬,但並不奏效。

亦有醫生建議她在來經的頭數天服食處方肌肉鬆弛劑。雖然此法未經研究或獲得美國食物及藥物局的認可,但卻取得大幅改善。

痛楚未有徹底消失,但生活干擾已然大減。F小姐為了沒有放棄尋找協助而感到高興。她的忠告是繼續尋醫,直至找到真的願意花時間聆聽病人的醫生。

J小姐則在非傳統方法找到對策。她在一次外遊時認識了一名按摩治療師,對方發現J小姐的下脊椎錯位,導致她在走路時傾向一側。由此造成的腰臀肌肉失衡,在持續痙攣時,會令一邊肌肉接近緊扣,來經期間的情況因而變得更惡劣。經由物理治療師協助,J小姐學懂如何放鬆骨盆、腰臀、軀幹等收緊了的部位肌肉,並能透過力量運動來重拾平衡,其後經痛得以顯著紓減。她坦言仍有不適,但已不會痛得要做攣弓蝦米。

C小姐由服食避孕藥改為裝置孕酮素宮內防孕器(IUD)後,經痛情況得以大幅紓緩,基於不會令大量額外增加的荷爾蒙流遍全身,因而令她的月事變得輕鬆起來。她說,情況得到大幅改變,醫生認為IUD是一大要素,可惜此法並未受到太多應用。事實上,IUD並非女性都適用的。在罕見個案中,裝置IUD會令抽痛加劇,這種效應在數月後才會消失。

在了解原因之前,經痛仍屬不治之症。抽痛不會因為前列腺素開始和終止,前列腺素可引致子宮收縮而有助子宮內膜剝落,而同一過程會發生在每一個女性身上。專家表示,至今仍未知道為何有些女性會經歷經痛,而有些卻不會。成因並非只是因為子宮收縮,當中還涉及某些互動因素,只是醫學界仍未徹底了解真相吧了。

專家指出,要向前走,這種值得誠實嚴肅討論的文化分歧,便必須終止。避談月經的禁忌存在已久,而把這個女性需要應付的問題討論,亦真的曾經出現過,但不少人仍是抱着不以為然的想法。

<<閱讀更多>>對抗經前綜合症

2015年度月經公開事件 

一月:頂級女網球手Heather Watson把自己在澳洲公開網球大賽敗陣歸因於「月事」。輸咗場波,但勝在夠坦誠。

三月:一幅攝下一位女性把經血染在床褥的美圖,「意外地」在Instagram出現兩次,結果惹來一時非議。

 

四月:音樂家Kiran Gandi並未使用衞生棉條而參加倫敦馬拉松,任由經血滲漏而不以為恥。

五月:前美國總統傳訊總監Nicolle Wallace在深夜電視清談節目中表示:「是的,我曾經在白宮工作,而且每隔二十八日便來經一次,但國家如常運作。」

六月:蘋果電腦終於把追縱月事加入iPhone的健康應用程式之內。

七月:Key & Peele提出令男人歡欣的「月經定位」想法,即時受到各地女性心裏叫好的大力支持。

七月:月經毋須徵稅!加拿大停止徵收衞生產品稅項,聲稱徵稅是歧視同性戀和跨性別人士。澳洲及英國亦有人反對「衞生棉條徵稅」。

八月:Donald Trump向美國共和黨建議,就溫和派黨員Megan Kelly「任由經血溢流」一事進行辯論,Twitter貼文及二零一六年美國共和黨總統參選人Carly Fiorina,則駁斥月經不可侮。

 

STOP THE PAIN 止痛

若有經痛困擾,其實毋須忍受。選擇可算不少,但事前應當諮詢婦醫意見。

初步嘗試

NSAIDs: 婦醫表示,來經前兩天開始服食布洛芬、阿士匹靈或萘普生,每隔六至八小時服用一次。除非有着胃氣脹問題,否則在頭兩至三天每八小時服食四粒(800微克)布洛芬,是安全可取的。

運動: 根據二零一四年一項研究,心肌或伸展運動可紓緩經痛。運動會令人體釋放振奮情緒的β內啡肽,並促進血液循環。

自行按摩: 十五分鐘的香薰油按摩可紓緩經痛,可能因為促進了血液流動。仰臥及在雙膝下放置軟枕,再在腹部倒上兩毫升薰衣草油,輕輕圈擦肚臍及骨盆上方部位。

 

古怪?或許有效!

肌肉貼(Kinesio Taping): 這種有色彈性膠布,經常可見於現代運動員身上。一項物理治療科學研究發現,肌肉貼有助紓減經痛

食薑: 根據二零一五年六月號婦產科醫學期刊,薑亦有NSAIDs紓緩經痛的相同療效。可每隔六小時服食一粒250微克的薑物補充劑。

注射維他命: 根據去年進行的一項另類治療小型研究,醫生在十四名女性的足踝內側穴位注射維他命K,可改善經痛一小時。

 

終極對策

麻醉類止痛藥: 部分女性的經痛相當劇烈,因此醫生會建議服用重劑止痛藥。婦醫強調,用前先要嘗試所有止痛方法,因為麻醉類止痛藥可迅速成癮,特別是每月都要服用才能止痛的患者。

手術: 經痛有時是纖維瘤或子宮內膜異位的結果,這類痛楚出現的時間會比一般抽痛較早和長,患者通常不會發現暈眩或腹瀉。醫生或會建議移除纖維瘤、進行子宮內膜異位腹腔鏡檢查;嚴重者,甚或要切除子宮。

 

edited by 

illustrations by Eugenia Loli Translations by Mirror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