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Love Always

by TEXT:HOWEY


這次大概是本人訪問生涯裏面,第二次弄哭受訪者(實情是對方比較感性……),今次的主角是江碧蕙──香港賽馬史上第一位女騎師。已退下火線的她,打扮得時髦亮麗,身形雖驕小,說話卻中氣十足。談到人生最輝煌的日子,她笑得驕傲、燦爛;談到人生最低潮──爸爸破產、父母離異,她率性的哭了出來。提起往事,她的感情沒半點失真,不是因為「唔化」,而是因為她是個重情義的揚眉女子。

裁縫媽媽與騎師女兒
為了剛推出的自傳,定居法國的江碧蕙專程回來香港幾日接受訪問。是日,坐在我對面的除了江碧蕙,旁邊還有她媽媽。不要誤會,16歲便決定自己人生要走上騎師之路、與馬屎、一堆大漢為伍的她,絕對無可能是見工/見人都要媽媽陪之流,她只是孝順,珍惜和媽媽一起的每分每秒。「媽媽是裁縫,她讀書不多,但識做衫,不需要穿名牌,左配右搭也可以很美。我由細到大很多衣服都是媽媽親手做的,唯我獨有!我小時候的志願是做時裝設計師。」江碧蕙很驕傲地說。江媽媽在旁溫柔的補充一句:「還有她一出世的BB袍。」
啊,一雙巧手的裁縫媽媽出了個騎馬的女兒!
江碧蕙還未成年就選擇了賽馬,媽媽起初非常擔心,因為跑馬和賽車一樣,是搵命博的,一摔下來隨時無命。「你摔下來死了,別人可能會說可惜,但然後呢?好像簡慧如就墮馬身亡了。如果這種事不幸發生在我身上,我想我不會後悔,因為路是我自己選擇的。人生很玄妙,我相信緣分、命運,但亦肯定一定要努力,即使有寶物從天掉下來,你也要去爭取吧?」
 
為家庭赴湯蹈火
江碧蕙雖然嫁了洋人,誕下兩個漂亮到不得了的混血兒子,她卻是個願意為家庭百分之二百付出的傳統女子,這一部分大概是遺傳自媽媽吧。她所談及的,全都離不開一個字──「家」。
「有人一世都無高峰,我好幸運,我人生第一個高峰是做了香港第一個女騎師,創造歷史。至於人生低潮,就是我18歲那年爸爸破產,要面對被人奚落、大屋搬細屋、爸爸想過跳樓……」她哽咽着說起她的切膚之痛:「環境改變不要緊,最傷心的是我爸爸一手打出來的江山被親人搶走了,他為了維護別人,而選擇自己受罪,結果還換來閒言閒語和種種誤解。人與人間的相處,親人唔可以揀!朋友可以揀。」之後父母間感情出了問題,為了保護媽媽,江碧蕙勸媽媽離婚,自此她便摃起家庭的擔子,擔起媽媽的生活費和供弟妹讀書。「我才剛剛放下包袱呢,弟弟剛畢業出來找工作,不需要我照顧了,只要他能獨立就好。」


享受做天之驕女
賽馬圈,是百分百的男人世界,權力、金錢、馬主、馬伕……一個16歲的美少女傻更更闖進去,原來一點也不可怕。江碧蕙自豪地說:「有個小妹妹出現,嘩,我簡直是眾人的女兒,萬千寵愛在一身,他們不時勸說:『哎呀,阿女,外面世界那麼大,怎麼會入這一行?又辛苦又危險。』我答:『我鍾意呀。』我享受如開快車般的刺激感,喜歡和人競爭,喜歡別人拿我去比較,這樣才有進步。(不怕輸?)每輸一次、被責罵一次都學到嘢。」
她坦然的面對成為公眾焦點,並且十分享受。「正式以香港第一個女騎師身分出賽的那一天,我一生難忘。當你被全世界簇擁着,呵呵,是多麼開心的事!不是只有梅豔芳、Leslie、鍾楚紅、林青霞才會這樣受人注目嗎?」她佻皮的表示很享受俾人望、俾人讚,有人走過來索取簽名、要求合照,甚至幫她埋了單,她都好開心。她還很貪靚,長了粒暗瘡會整晚瞓唔着。喜歡認威得來唔討厭,甚至可愛,因為她肯定自己的付出和努力,她得到的一切,不是因為含着金鎖匙出世。
 
做個被疼愛的女人
江碧蕙的人生賽道,很快由馬圈轉向了家庭。她21歲下嫁師兄李格力,人人都說她早婚,auntie們力勸兼介紹「更好」的男生給她,她統統不要。「緣分要來就來,who knows?」可惜結婚兩年後,江碧蕙檢驗出腎組織有問題,到現在吃了14年類固醇。「起初很傷心,因為我想有BB,到醫生說我可以生育了,又一直沒有懷孕,那段時間情緒很低落,剛結婚,擔心丈夫會因此而離開我,加上我是個病人,我有朋友就是因為生病而被丈夫拋棄。雖然我先生說沒有孩子不要緊,兩個人都可以很開心,但問題是我很想有自己的小朋友。」那時她瘦到只得85磅。
大家放心,江碧蕙現在有一對靚仔到不得了的兒子,她一說起就甜絲絲,說是天賜給她的寶貝。
敢問這位個性剛烈、寧願辛苦自己都不求人的女子,何謂女人的幸福?她答得爽快:「女人的幸福就是找到愛你的人,包容你的所有,包括缺點、生活方式、脾氣。只要有愛,很多事都不用宣之於口,人沒有了愛,剩下的是自私。有時我會跟我先生硬碰硬,最後都是我贏,因為他疼我。」再請教如何成為值得男人疼鍚的女人?揚眉女子答得斬釘截鐵:「因為他知道我好愛他,做每一件事都是以家庭先行,從來不會先想自己。」
By the way,訪問結束前,忽然想起問她甚麼星座。原來是水瓶,怪不得容易哭,之前她的眼淚,不是我弄出來的。(平反ed)
 

About 江碧蕙
香港賽馬史上第一個女騎師,21歲嫁給法國師兄李格力,從此與兩個天真可愛的兒子,在浪漫花都巴黎定居,過着優哉悠哉的幸福生活。最近出了自傳《走馬.看花》。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