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a Girl

By COSMO

聽過不少男性朋友問:「點解啲女人咁煩?」只能答:「唔係個個都係咁。」明知再說下去也沒有用,因為男人這樣說時,通常都是飽受着他身邊某一位異性的困擾。
為了讓我的男性朋友們明白,我打算等訪問出街後找方法讓他們看到這篇訪問,因為今期訪問我遇到阿詩,她說:「香港男仔好似女仔咁,有時都幾煩,搞到我像個男仔,放工又要接,我去哪裏都要接,(搞到我)無晒自由。」
嗱,男士們,需要空間不是男性的專利;追女仔、道歉、關心女友,唔係送花管接管送就得。

社會大學也是一所好大學

現在很多人看讀個大學學位像基本教育,不花那幾年時間就不能出來社會工作一樣。阿詩雖然沒有甚麼輝煌的履歷表拿出來炫耀,但卻踏踏實實是個開心快樂人,她了解自己不是那麼喜歡讀書,但也並不逃避,選擇在19歲那年踩隻腳入社會,爽朗的她說:「我也不知道自己適合做甚麼,去問媽媽,媽媽應該是最了解我的人吧,討論了一會,問她:『做美容好不好?』她說:『不好,因為你手很粗糙』;『做文職好不好?』『不行,你個性坐不定,不如試做旅遊。』就這樣做了旅行團領隊,一做8年。」

瘦得來一身肌肉

初見阿詩時,見她眼大大臉尖尖一副孩子臉,皮膚tan tan的,身形瘦削,拍照時有一點點忸怩,但很快便懂得跟攝影師的指示擺出自然的甫士,很難想像她媽媽對她的形容。阿詩大方舉證她的過度活躍源頭,「我有一個哥哥,爸爸是退休消防員,小時候帶我們去跑馬地跑步、行山、踩單車,跌倒了叫我們要不就坐着喊,要不就自己爬起來。媽媽曾叫我去跳芭蕾舞,我都say no。在學校所有關於運動的活動我都很踴躍,陸運會?參加!排球隊?參加!小時的我玩運動玩得好瘋狂,媽媽覺得我除了在家裏會煮飯執屋之外,沒有多少分像個女生。」噢!她會煮飯,她說是那貪玩的後果,煮一餐四個人的晚餐對她毫無難度。我問她消防員爸爸是不是好大隻,她比劃一下說:「我都好大隻㗎!」好可愛。

旅行團變交流團

阿詩的消防員爸爸近年在幫慈善團體「兩地一心」做義工,協助國內山區有需要的人,央了這個領隊女兒一、兩年一起去幫忙,直到阿詩因為想擁有更多能力分配自己的時間而轉做兼職領隊,機會終於來了,而且很能發揮阿詩的專長,因為她要負責帶領一些十幾歲的香港青少年去內地貴州一家學校交流,不過所經歷的跟帶旅行團卻差天拱地。

「以前帶的交流團有酒店有冷氣有電視,比較像考察、去旅行,兩地一心的卻不一樣,無熱水沖涼,無得選擇吃甚麼,只可選擇吃或不吃,無冷氣無電視,要自己洗衫洗碗,落田耕種幫手煮飯,甚至洗滿地糞便的廁所。」全團約70人,參加的學生來自香港不同的學校,要寫一篇關於夢想的文章經過大會甄選才可參加。阿詩帶的一組有9個人,由13至17 歲,她說最難忘的是原來我們的青少年也可以很硬淨,「有一個妹妹由第一天病到第六天,我很擔心,但她個性很硬朗,堅持參與所有活動,身體機能應付不了才去休息。」他們的交流活動可是入屋得很,有很多家訪活動,每戶人家做甚麼他們便幫手做甚麼,落河捉魚、耕田、上山摘野菜餵豬、斬柴、洗菜洗衫煮飯,應有盡有。

爸爸對她的表現很滿意,這個交流團,大概也增進了她與爸爸間的交流吧。

拉闊人生靠體驗

連阿詩都是第一次有如此體驗,她自覺很幸福。她的幸福,包括了家人對她無限量的信任和給予自由。當她和媽媽商量想趁年輕拿working holiday visa去澳洲(30歲後不能申請喔!)工作時,媽媽叫我儘管去試。阿詩追求更大的世界,「我的世界未夠大,貪心,想看更多。廿幾年來看來看去的都是香港人,我想真正深入其他文化,看自己能不能和別人交朋友,挑戰自己。我是想到就去做的人,不想浪費時間,不想後悔。」
問她過多幾年就人到30,緊張儲錢、買樓、結婚嗎?她即時搶了不少男人的台詞:「未想那麼快結婚,都係一張紙啫,結咗咪無咗自由?」然後再細細解釋前度男友將她看得很牢,「搞到我好似好無自由,空間好重要,困住我會痴線的!」

女生終極的追求一定很宏偉?

其實這位看似坐不定的女生,追求的只是簡單生活,「安穩,不要太複雜,但也不能閒着沒事幹。擁有一個普通家庭,你有你返工,我有我返工,然後一起返屋企。」她平時很少shopping,一年只shop四次,都是換季的時候。
在金錢掛帥的社會環境下,其實阿詩說的仍然是很多女生的心聲,在感情關係裏面,用心交流,互相尊重才是長久的王道。

About 阿詩
27歲,雙子座,天生好動,運動愛好者,自知不喜歡讀書,決定不如早點投身社會大學。當旅行團領隊8年,後來參加非牟利慈善團體「兩地一心」的義工團,帶領香港的青少年到內地偏遠地區交流。明年她將會拿着working holiday visa飛到澳洲,趁年輕擴闊自己的世界。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