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Girl From Outer Space

by ODE SUNG PHOTOGRAPHY:SKIN

從前從前,有一個外星人叫McMary。她忘記了當初為甚麼來地球,只知道有很多想法要告訴地球人。但地球人太匆忙了,沒有人留意到她,更遑論停下來聽她碎碎唸。於是,她開始畫畫,把自己的想法統統畫下來,直至有人留意她的畫,把她當成藝術家,願意聽她說話了。可是,她已經忘了怎樣說話。此刻,外星人正坐在我面前。
 

披着人皮的外星人

外星人叫McMary,她披上了人類的皮膚,與一般女子無異。看見我,她明顯有點緊張,咿咿呀呀的不知在說甚麼,幸好旁邊有兩位翻譯,我們才能順利溝通。
翻譯告訴我,外星人在5年前推出了繪本作品《A Story About Santa》,去年又舉行了個人插畫展覽「Life Is Like A Playground」,並推出第二本作品《Walking With Slowman》,最近則為Ellen (樂壇女子組合at 17的盧凱彤)最新單曲〈雀斑〉創作插畫,又替《Cosmopolitan》繪畫插畫專欄。我想,這個外星人來地球久了,染上了地球人的忙碌。
我試着用「雀斑」打開話匣子。「……雀斑是與生俱來的,藏在皮膚底下,像一段關係的過去,有種無奈的感覺。」
不明白她在說甚麼,翻譯便叫我看「雀斑」的歌詞,其實我比較想知道她的想法。於是,我要她說說《Cosmopolitan》的插畫專欄。「……主題是homeward,每期都畫一種動物,畫牠們回家的路,有回歸本源的意思。」
也許外星人開始想家了。我定睛看她的畫,發覺她的畫以線條為主,用色不算豐富,反而加上很多文字。那不是火星文,她的家鄉應該不在火星。「我畫畫每次都先想好故事,才構思圖畫……我喜歡說故事,但不會說得白,若太白就引發不了別人的思考。現在資訊爆炸,我們都習慣接收,太少思考。」見我定睛看畫,她竟主動解說起來。
我說,想看多點她的畫,她便靦腆地拿出一本厚厚的、紙張開始泛黃的畫冊。「這本sketch book我用了8年……我很喜歡凌亂的線條,很精神分裂,但我喜歡這種不正常,不然就畫不到畫。」
 

在現實裏超越現實

翻譯透露,外星人曾用平面設計師的身份在地球喬裝過活,畢竟外星人也得吃飯呀!但設計師要應付老闆和客戶,這都不是外星人的強項。「我做任何事情都要培養,要warm up,不易進入狀態,但design不能呀……因此我現在只能做freelance。上一本書《Walking With Slowman》,說的是慢活文化,那陣子當designer很辛苦,下班一刻,突然很想做一個很慢很慢的人。之後,我花了4年才畫好這本書。」
外星人呀,既然辛苦,為何你還要堅持出書,堅持畫畫呢?「……出書是為興趣,做人要有理想,我團火還未死!香港就是不夠『超現實』,希望能啟發到人,我這樣也能出書,你們也可以……。」
怎麼你來了地球這麼久,仍不明白地球人的理想就是攢大錢?「我在公屋長大,那時窮,畫畫不用花錢……長大了之後,出來社會工作多年,家人問我何時賺到錢,最近就要我跟姐姐一樣找份政府工,這些話不斷重複,每次我都扮『撞聾』……他們不明白,說太多都是徒然。」
「我太遷就人了,事事順着人家的心意,因此每過一段時間我就要與其他人分開,自己去看戲,自己去旅行……不是因為我獨立,而是就人太多很辛苦,遠離人群才能構思故事。其實我覺得所有人都可以當藝術家,作品美不美根本不重要,這只是一種表達方式。有人說過我的畫很恐怖,我不單不介意,更覺得開心呢!」
此刻,我真的無語了。今時今日,談理想的都是外星人。我告訴她,這趟「第三類接觸」是我最後一次訪問了,自此我暫別傳媒界,放下喜歡的文字工作,放下理想。她婉惜地看着我這個地球人,我也婉惜地看着她這個外星人。

不談藝術,談談那該死的愛情好嗎?「我是一個不理人的女朋友,所以男友給人家搶了!哈哈哈!我很怕煩,平時又多事情想,分配給他的時間很少,試過一星期不打電話給他……我不想管人,又怕被人管,加上我被動,工作又忙,很難找男友。其實一個人也蠻舒服的,我不懂經營愛情,available的人又越來越少,只好隨緣吧!」不相干的。若找不到地球人談戀愛,回火星好了。

About Agnes

原名Agnes Wong,本土平面設計師,畢業於科技學院(現為IVE)平面設計系,從事各種商品廣告、時裝目錄、網頁及唱片封套等設計工作;同時化名McMary繪畫插畫,2006年推出首本繪本作品《A Story About Santa》,2010年舉行個人插畫展覽「Life Is Like A Playground」,並推出第二本作品《Walking With Slowman》。現為《Cosmopolitan》繪畫插畫專欄,曾奪得「2008 EPSON彩色影像大賽」圖像組亞軍。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