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不一樣的開始

by 家慧

最令人無奈又無助的一種感覺,叫做「被誤解」。不作聲,被視為默認;高調澄清,又怕愈描愈黑。Mr.出道七年,一群熱血樂迷不離不棄,批評聲音亦此起彼落,各種考驗從未間斷,事情演得最激烈之時,曾考慮過要將樂隊解散⋯⋯一次又一次的「危機」,有幾多是因誤解而來?一下子,有理說不清,就讓五位成員現身說法,教我們從新解讀,二零一五年不一樣的Mr.。

Mr.
 
作為公眾人物,「被誤解」大概是常態吧?接下來的,可能就是連串由誤解而來的不合理批評,甚至遭受online、offline兩面夾擊。Mr.是過來人,曾幾何時「惹火」指數甚高,在他們眼中,自己最常被誤解的又是甚麼?
 
公眾人物
外表「cool爆」的MJ率先表態:「我不太懂跟陌生人談話,尤其是碰上前輩的時候,很害怕主動上前傾談,怕被指為『擦鞋』。在這種場合,只好木無表情的呆站着,卻被別人說我『寸』,其實根本不是這回事。」
 
主音Alan亦感同身受:「我不出聲,就被指黑面,其實不過是思考中而沒有面部表情,所以,唯有keep住說話啦。」
 
Your face,your fate,不是沒道理的。混血兒長相的Ronny,經常被誤以為是洋人。「問我看不看得懂中文?要不要幫忙翻譯?又或直接跟我說英文。其實我中文和英文都會看呀。」
 
樣子成熟、經常擔任發言人的阿Dash亦有類近經驗:「我由唱片公司幕後『低層』做起,算是有點經驗,表現好像較為鎮定,但其實心裏非常緊張,試過做電台phone-in訪問,緊張得手心出汗!」
 
連年紀最小又一臉童顏的Tom也說:「其實我一點都不可愛,也不天真。」 
 
現實就是,impression大於一切,與其不斷澄清,倒不如調節自己心態。Alan直言:「這兩年我看通了,公眾人物就是要面對人,好的壞的評語都要接受,你愈怕被批評,就愈會去躲避,反而影響了信心。人家要誤解你,沒辦法,只能努力做好自己,捱過去。」
Mr.

重新出發
Alan也說得對,捱過了,才會長進。時間的磨練,讓五人的性格、心態以至音樂造詣都成長不少,當中,在台灣發展的一段日子,尤其關鍵。
 
期間五人「同居」,讓各人見識到成員的另一面,亦化解了彼此一些心結。MJ說:「之前我跟Dash有點誤會,關係不算好,但在台灣的時候,我的背脊出了問題,痛得不能起床,是他一直關心和照顧我,現在大家關係好得多了。」
 
Dash則認為,出走台灣,讓他們重新認識自己、隊友,以及Mr.。「意見不合的情況經常發生,但正因為我們一同經過許多不快,才孕育了這些全新的創作。」MJ補充:「我們以往常常揣測如何討樂迷和唱片公司喜愛,反而沒有用音樂回應大家的批評。」
 
「音樂不離生活,過去一年發生的事,令我對香港和這裏的年輕人了解更多。我相信,明白我們活着的環境,才可以做出感動別人的創作。」Ronny如是說。
 
Tom亦不諱言:「過去太過顧慮市場需求,今次則是自己作主導,將經歷放到創作中,滿足自己之餘,更想用音樂表達一些想講的話題。」
 
即將推出的唱片,眾人一致贊同加入更多探討人性黑暗面的作品,突顯Mr.世故的一面;另一邊廂,更定下跑五十場校園show這個進取的目標,MJ說:「希望讓這一代的年輕人認識Mr.,也讓我們有機會認識他們。」
Mr.

from left:
on Tom 白恤衫、灰色西裝及長褲、鮮黃色風褸 All from Z Zegna
on Ronny 白恤衫、藍色拉鏈風褸、黑色西裝及長褲 All from Z Zegna
on Alan 白恤衫、墨綠色tee、黑色索帶長風褸、灰色西褲 All from Z Zegna 
on MJ 黑色拉鏈上衣、黑白橫間風褸 All from Emporio Armani
on Dash 黑白色恤衫及黑色皮鞋 Both from Hugo Boss;黑色西裝、白色長褲及灰藍色連帽風褸 All from Z Zegna
 
有聚有散
夾band有時像拍拖,Mr.一起成長七個年頭,當中不免有很多爭拗和掙扎,鬧鬧「分手」,也不令人意外。各人坦言,Mr.曾一度徘徊散band邊緣。
 
「一隊band可以在一起多久?我們都知道,這幾年大家各有的見識和經歷,一定有不少變化。」Alan明白,合久必分是定理。在台灣同住一屋的日子,五人試過「吵大鑊」,離去抑或留低,只差一線。Ronny認真地說:「這麼多年,我們從來沒有說過要散,面對考驗,外人是幫不了忙的。要不要堅持下去,只能由Mr.五個人決定。」
 
MJ:「沒人能幫我們修補傷口、重建互信。講完散band之後,我們各自躲起來好幾天沉澱一下。原來,大家還是很愛這隊band,大家都捨不得放棄,就這樣,又一起走下去了。」
事過境遷,Alan有這樣的體會:「這次之後,我們對其他人了解更多,也令我們重新檢視『信任』兩個字:信任隊友、信任一起工作的團隊。」只是,真有一天不得已要分開,又會是怎樣的心情?
 
Alan對成員充滿信心,笑道:「友誼比任何事都重要!有甚麼不開心,一定要搞清楚,才好好地分開。我認為,大家一定會是朋友,沒有可能反面收場。」
 
感性的MJ則表示會變喊包:「我一定哭得很厲害!十年了,一起經歷太多了,怎可能笑得出?只希望這天到來之前,我們都盡力做好本分,回望的時候,能夠無悔就好了。」
 
Dash則比較樂觀:「我會笑着來面對。坦白說,在Mr.的日子,是我最大的成就,幾個人柴娃娃,走過上紅館、拗過氣又瘋癲過,這一切都很可貴。我相信,我們就算physically不再一起,大家一起努力做出來的東西,仍然會存在。」
 
讀者答問小會
Q:同居一屋,你們最看不過眼其他人的生活習慣是甚麼?
Tom:我和MJ同房,他將樂器和衣服亂丟,將房間弄得很亂,他似乎很enjoy隨便放東西的感覺。
Ronny:Tom很喜歡談話,尤其在別人即將入睡時,他還是會跟你說過不停。
MJ:每次叫Ronny陪我出街吃飯,他都會拒絕,還說「我無錢,除非你請我!」
Dash:Ronny總是喜歡一個人躲起來,叫他跟我和Alan去跑步、跟MJ吃飯,他卻老是堅持留在房裏,真怕他悶出病來。
Alan:五個人五種性格,個個都有「難頂」之處。結論是,我們是不可能同住!
 

 
photos by Jeff Ha  
coordination by tsui yi  
styling by Patrick Lee  
makeup by Peggy Tsui & Stephanie Lee@Wendy's Workshop  
hair by Elvis Choi@Hair Corner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