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志光 I Am Strong I Am Invincible I Am Ram Chiang

by Fanny Lam

一曲〈相逢何必曾相識〉,為蔣志光創造兩次事業高峰。
 

藍色皮褸及條子裇衫Both from Boss
 
上世紀九零年代,original version熱爆卡拉OK,連星爺也在電影中大唱閩南版;今天,惡搞版〈相逢何必曾燒衣〉紅遍網絡,網上點擊率超越四十萬。一夜間,蔣志光從默默耕耘的「綠葉王」,變身萬眾矚目的大紅人,於大台連奪「男配角」及「專業演員」兩獎,坊間力邀其復出歌壇之聲不絕。然而,管它事業位置是處於山腳、山腰,還是高峰,他仍是貫徹低調作風,繼續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堅持絕迹社交網站。戲內,他是爛醉的避世「高音」;戲外,他是清醒的隱世「高人」!
蔣志光,堪稱娛樂圈中隱士。鏡頭前,他搞笑、幽默、浮誇、騎呢乜都得;鏡頭後,則他寡言低調,絕少現身宣傳活動,不愛與圈中人打交道,甚至微博、Facebook亦欠奉,簡直是網絡社交世界的珍稀動物!
 

白色皮褸、深藍色上衣Fendi; 黑色長褲Emporio Armani
 
街坊版明星
即使近日人氣急升,他亦認為自己似街坊多於明星。「注意我的人的確是多了,不過並沒有打亂過我半點生活,我還是繼續搭港鐵坐巴士,觀眾只當我是街坊,偶爾會問候你︰『最近忙甚麼?辛苦嗎?』,感覺很親切。」
 
甚至對獎項榮耀,他也處之淡然,於他眼中,獎項的意義,絕不關乎個人榮辱,而是在於鼓勵同行。「老實說,我覺得有獎無獎一點都不重要,但當你看見同事在我獲獎時展現的感動眼神,就知道,我獲獎,對於一些與我同樣努力多年的人來說,是極大之鼓勵。可是,我倒是被身邊人的感動眼神而打動。」
 
音樂屬於窮人
攀越事業高峰的滋味,蔣志光並非首次嚐到。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他已憑〈相逢何必曾相識〉、〈舊朋友〉和〈皇后大道東〉等歌曲而走紅,唯九三年,他卻突然宣布「封咪」,從此絕迹樂壇。「〈相〉曲的成功,的確令我高興了一陣子,但隨之亦為我帶來沉重壓力,奪得金曲獎後,之後可怎樣?我有足夠的承接力嗎?」
 
市場期待他有類似的作品推出,但他偏偏不願賣帳。「也許音樂是屬於窮人的,因為他們沒有包袱,愛唱甚麼便唱甚麼,但當你為了鞏固個人地位而計算太多,只為追求歌曲大熱,這已然與創作背道而馳,我真的做不到。」
 
沒有第三個高峰
毅然放棄〈相〉曲為他帶來的光環,走到大台從小角色做起,從頭開始,淡泊名利如他,也不免自我質疑。「在電視台做演員初期,不會有太多人理會你,你要把之前建立的身份、地位統統推翻,如果不是有信仰支持,我應該沒有可能做得到。當上『綠葉』多年,我也曾經問過我老細(上帝)︰『究竟有冇點我?』」
 
二十年過去,縱是「綠葉」,卻早已稱「王」,阿蔣的演技如何,從來毋須獎項證明。因此,這次得獎,他毫不在意,亦沒半點乘風高飛的野心。「我的事業應該不會有第三個高峰了,四季輪轉,自己的步伐已經走進了冬季,今日踏入高峰,明天可能已是時候退休,春天應該是屬於新一代的。」

灰色西裝外套及淺灰色針織上衣Both from Giogio Armani
 
香港只有娛樂圈
兩次高峰,都與音樂有關。然而,對於樂壇,他的確失望過,他引述已故歌手家駒當年所言︰「香港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對此,他非常認同。「家駒的確很有先見之明,香港地方太小,因為『餅』細以致無法分工處理,所以只能統稱為娛樂圈,而不可細成樂壇,這是事實。」
 
有網民力邀他復出歌壇,他其真也大可挾人氣高企極速掘金,唯「高人」比任何人都更清晰時局。「大家叫我唱歌,那我應該唱甚麼歌?是別人喜歡的歌,還是我自己喜歡的歌?如果是前者,唱來唱去可能只是一些懷舊金曲,偶一為之,可能okay,但長遠來說,根本滿足不了聽眾和自己。」他認為,回憶總是美麗的,卻不能令人前進。
 
要令蔣志光「開咪」,必須符合三個條件,一是討好聽眾,二是滿足自己,三是與年青人交流。多番思索,他終於在理想與現實中找到平衡。「Commercial的演出我會做,然後再利用於商演中賺取的金錢,做我喜歡的projects,最終希望有更多機會與年青人合作。我最近經常與樂隊『半紅不黑』練歌,讓我看到很多新的音樂思維,同時亦希望年青人能擁有更多音樂空間,畢竟他們才是音樂的未來。」
 
未圓的夢
戲迷們放心,阿蔣表明,目前演戲仍是他的主打。說到底,他最愛的是創作,演戲與唱歌,不過是創作的形式而已。
然而,入行三十年,他仍然有一個未圓的夢:導演夢。成為歌手前,他本來擔任電影幕後工作,所以當年轉唱為演,他從不感到無奈,認為演戲只是當導演的分岔路而已。
 
唯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他的導演夢似乎離他愈來愈遠,直至《老表,你好hea!》一劇⋯⋯「《老》劇之前,我估計自己的電影夢應該這一生也無法達成,但因為醉高音一角大受歡迎,事情又好像出現了轉機。先不說電影內容,至少觀眾會對阿蔣這個人拍的戲,有點好奇。」
 
一旦觸及電影話題,蔣志光便滔滔不絕,最後他補充一句︰「還是不說太多了,畢竟我現在未有實際製成品,說到天花龍鳳也沒有用,待我有作品誕生,才再談吧。」
高人,始終最buy腳踏實地。
 
買樓夢碎.創作夢起
入行多年,蔣志光仍與家人租住唐樓,至今依然是「無殼族」。「香港的樓價已是癲價,即使我事業最有成的時候,也買不起樓。連我這位所謂『知名人士』都買不起,年輕一輩恐怕要絕望了。」
 
不過,冇樓,so what?反而爆發出無限創作力。「當你放棄追求物質時,便會轉移視線到精神層面。你看看網民的二次創作,是多麼具創意和富感染力。即使你只是一個清潔工人,回家後一樣可以在網上發揮創意,創作成為了他們生活的希望。」
 
他對前景,仍是充滿希望。「大家看着樂壇長歎︰『冇啦、冇啦!』,但我相信『物先腐而後蟲生』,創作力就是希望。」
 
讀者答問小會
讀者︰娛樂圈誘惑多多,為何你能不為所動,堅持你的「隱士」生活?
蔣志光︰先別說娛樂圈,其實我一直都不太適應香港的生活,不明白這個地方為何連「閃卡」都要炒。二十多年前曾想過移民,但因為〈相〉曲成功而留下。
 
至於為何能保持低調?除了因為信仰關係,我本來就是一個比較重視精神生活的人。兒子小時候,我很喜歡唱歌給他聽,雖然不是做show賺錢,卻是我最珍惜的時光,如果整天追逐名利,到頭來阿仔問老竇︰「你何時有空陪我?」那絕對不值得。
 
 
photos by Jeff Ha  
coordination by tsui yi  
tyling by Eleanor Yeung  
makeup by Cac Leung  
hair by Ziggie Lo@La Mod Salon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