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笑「畫」爵爵 & 貓叔

by 家慧

二零一四的夏天很沉重,我們實在需要一點激勵。來自港、台的「兩男子」,誤打誤撞開設「爵爵港不停」面書專頁,以自己為原型,創作主要角色「鼻血男」爵爵、「嘔血男」貓叔和「惡魔之貓」阿寶,打造爆笑造型和尖酸對白,以漫畫道盡港人日常,至今累積逾二十萬粉絲。網絡爆紅,二人沒有自滿,繼續堅持淌着血創作,無非想你笑一笑,懂得笑,才有希望。

爵爵貓叔,相識五載,有着比情侶更複雜的關係:既是創作伙伴,也是好友知己,有時不免互篤死穴,貓叔取笑爵爵「一緊張便說國語」、爵爵揶揄貓叔「經常對着電腦傻笑」,以「狗咬狗骨」、「亦敵亦友」來形容他倆更貼切。



別讓鼻血白流
三年前,生於台灣的爵爵,在貓叔介紹下來港打工,搬到微型「劏房」開始港式生活,這個壓迫感重的城市,令他又愛又恨:愛這兒的人物風景,卻恨人們活得不快樂。「台灣人的公民意識比較高,香港人比較負面,也不夠團結,很多人只有生存沒有生活,看到這樣子,其實也很無奈和失落。」爵爵如是說。



去年,他跟貓叔剛好同期辭掉工作,百無聊賴之際,畫了一幅「台港服務生大不同」漫畫,沒料到反應激烈,隨後的「大不同」系列亦得到大量「讚好」,二人創作班底,就此成形。大半年過去了,「爵爵港不停」成績不俗,第一本作品賣到斷市,第二本於七月書展推出。貓叔:「專頁開了個多月,有二十多間出版社想替我們出書,我還以為是騙案。」最後,選了第一間傾談的書商,書出了,人氣再上一層樓,雜誌、網站、品牌等合作計劃接二連三,連壯陽藥都找上門。兩人一條心,鼻血,總算無白流。

育成「厚多士」
爵爵貓叔各司其職,前者是主筆,負責繪畫惡搞畫風,後者則是創意總監,主力brainstorm題材和修飾文案,早前的「厚多士」,便是兩人的傑作。話說一名婦人,於港鐵上大罵另一乘客「厚多士」,爵爵無法理解,得到貓叔提醒才明白原來是「好多事」之意,及後靈機一觸,創作了「厚多士姐」,引起頗大迴響。爵爵直言:「都算是個小小潮流吧,我畫的時候也忍不住笑。能令大家多一點歡樂,已經很好。」

但專頁開張以來,不時有針對其祼露畫風、粗俗用語或所謂的敏感議題,惹來粗口留言,叫他們不要「講呢啲」。「唯有用平常心,教他們unlike這page,以後便不會再看到我們了。」之前創作名為《未完成的畫作》的漫畫,對照台、港兩地社運情景,香港那邊只有爵爵貓叔和阿寶「三子」淌血力撐,旁白寫着「香港的部分靠你們了」,上載後隨即被瘋傳。如此一來,可會怕被「河蟹」?貓叔堅定的說:「擔心便不要做,做了便不能驚。我們有共識,照講照做,不會選擇沉默。」

表妹港女
香港另一經典產物是「港女」,在他們筆下亦有登場。港女有何特色?爵爵望了貓叔一眼:「這個話題好恐怖。」一問之下,原來他們心目中的港女典範,是貓叔二十二歲的表妹。兩人還打算將表妹「爵爵」化,加入畫作中。

根據兩人觀察,最常見的港女行徑包括「愛shopping、愛自拍、將感情建基於物質上、愛問人『我靚唔靚?』等。早前,表妹跟貓叔到訪他台中的家,在兩天內自拍超過二百張相,幾乎每個角落都拍過,再迫人家俾like,看得爵爵傻了眼。「港女有一套準則,你是永遠不會明白的,她們人生的地雷很多,很容易踩中。」台灣女孩好一點嗎?又未必。爵爵認為:「台灣女孩會以溫柔包裝自己,熟絡之後是另一回事。台灣的拜金女也很多,會說,你愛我就買包包給我啦!」港男貓叔亦表態:「不是說男女要平等嗎?為甚麼男友一定要比自己有錢?為甚麼一定要對方買名牌?說到底,是沒有自信,是自卑。」踩港女無所謂,最緊要有point、到肉,好期待「港女表妹」登場!

血的意義
爵爵貓叔的書中人物,何以經常淌着鼻血、嘴角流血?連阿寶的貓眼也是血紅!爵爵拆解道:「大學時期常常流鼻血,算是個人特色吧,貓叔嘴邊的血,代表他活得很熱血也很『嘔血』;至於阿寶,根本就是惡魔,喜歡抓人咬人,所以加點血腥感覺給牠。」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