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偉亮 命中注定

by Fanny Lam

於訪問中,Eric Kwok郭偉亮數度提及「注定」。投身樂壇是注定的、歌曲大熱是注定的、舉辦個人作品演唱會是注定的、與太太葉佩雯的緣分也是注定的⋯⋯「注定」於字典解作︰「上天早已決定,非人力所能更易」。套用在Eric身上,亦可作「Eric早已決定,非外力所能更易」。十多歲已立志當音樂人的Eric,哪管遇上樂壇由盛轉衰,面對漫長等待,仍不阻他於音樂路上勇往直前。命中注定加上個人決定,no matter what,Eric Kwok注定是音樂狂人

九十年代尾,香港流行樂壇由盛轉衰,Eric正正趕上了這班走向下坡的音樂列車。「如果我在八十年代入行,可能會賺到更多錢,買到層樓⋯⋯看到這個行業逐漸萎縮,其實也頗為沮喪。」
縱使欠缺時勢,卻同樣能造就英雄,從早期為張學友譜出的《有個人》、陳奕迅的《幸福摩天輪》,到二零零七年謝安琪主唱的《囍帖街》,Eric一直都是樂壇頒獎禮的常客,對於這張成績表,他坦言很滿意。「自己真的中過了很多次『六合彩』,還有甚麼不滿意呢?至少我正在做自己喜歡的事。」
 
 
扣針飾黑色毛衣及長褲  Both from Versus Versace
 
碌爆人情
入行十六年,他創作的歌曲多達三百多首,當中hit歌無數,繼雷頌德和黃偉文之後,他是第三位步入紅館舉行個人作品展的音樂人。「作品展絕對是對多年心血的round up,感覺猶如取得大學畢業證書一樣,而這張證書是很勤力很勤力才能取得。」
然而,Eric坦言,是次作品展是第一次亦是最後一次。「我不想再碌爆人情卡,上次看完阿Wyn(黃偉文)的show,已經覺得不可思議,自己是沒可能做到的。」
 
但事情最終還是發生了,他說要多得為他奉獻「絕世好橋」的林海峰。「林海峰說有條絕世好橋,只適合我一個人用,阿Wyn和Mark(雷頌德)都用不着,至於是甚麼好橋,當然要待七月的演唱會才能揭盅。」
既然「好橋」在前,Eric亦隨即着手邀請演唱會嘉賓名單。主唱其作品之歌手全部粒粒巨星,要眾星同時拱照,他笑言過程比結婚邀請賓客容易一點點吧。「老實說,如果陳奕迅與梁漢文不來,我便索性不舉辦了,因我有太多作品是由他們主唱。」結果,宣傳海報上同時出現了陳奕迅、梁漢文和梁詠琪的照片,男主角對於好友的力撐,無言感激。「Eason正忙於巡迴演唱會,要抽空着實不易,還要他出現在別人演唱會的海報上,實在很難過其management一關,要不是Eason堅持,事情也未必能順利進行。」至於梁漢文和梁詠琪,都是二話不說便一口答應。
 
作品展舉辦在即,Eric坦言︰「整定的,很多事情不是你想要便能擁有,問題能否解決,很多時看天意。」所謂「順應天意」,絕非游手好閒望天打掛,而是上天既然注定你走哪一條路,你便要專心地前行。這位天生的音樂人,一直都按命中注定的路線自信大踏步。
 

黃色印花tee恤from Carven;
深紅色西裝褸from Ports 1961
 
迷失歲月
Eric在十多歲已立志要當音樂人,縱使十三歲移民美國,但他對香港流行樂壇的歌曲瞭如指掌,雄心壯志回到香港樂壇大展拳腳。結果,demo無人理,歌曲不獲重用,面對漫長的等待,似乎是每個音樂人的必經階段,不過,Eric並無因此折損信心。「當時內心那團火燒得熾熱,驅使你不顧一切向前衝。那些小挫折沒有對我造成太大影響,我依然相信自己的歌會大熱,別人不認同,只因風格不對而已。」
然而,年少氣盛,眼見前路茫茫,總會迷失其中吧?「對,等待的過程的確痛苦,擔心有沒有公司簽,擔心歌沒有人plug。還記得我與Jerald最初組成"Snowman"時,等了整整一年也沒有一首派台歌,應是最失落的日子。我還好,因我一心已打算在香港發展,他從加拿大回來,本來只打算留一陣子,結果一留便是數年。」
 
後來,"Snowman"於二千年易名"Swing",兩年間推出了七張唱片,無奈短短兩年後又宣告拆夥。「是Jerald提出拆夥,老實說,樂隊是很難無止境地玩下去,但我覺得毋須這麼早散band吧。」
分久必合,兩年前出現了《Swing後會無期告別演唱會》,這意味着兩人會再續前緣?Eric哈哈大笑︰「雖說後會無期,但創作人通常最沒『口齒』,我也不知道,我一向是聽Jerald的。」
也許又是「注定」吧?Eric其後雖作個人發展,但從事幕後音樂創作才是其主打,亦是他的「飛佛」。「當初投身幕前,是想有一隊屬於自己的band,但你問我喜歡幕前還是幕後工作,肯定是後者。」
 
獨愛損友
多年來Eric創造出無數大熱pop歌,於傳媒眼中,他早已走上事業巔峰,但對他來說,卻不知何謂巔峰。「巔峰是指作曲的數量多?量多未必代表好,我覺得自己最好的歌是處於事業低潮時、情緒最波動時所寫的。」
入行多年,他難道還不明白這一行的遊戲規則?作品的熱與冷,往往是out of control,對Eric來說,創作的意義並非機關算盡流行度的作品,而是在於滿足自己。八年前一首〈最佳損友〉,是他至今依然引以為傲的作品。「一來市場很少有關友誼的歌曲,我寫的友誼並非譚詠麟唱〈朋友〉那一種,Wyman本來不想填這類題材的詞,結果還是寫了,效果並且很出色,Eason也迅速掌握到整首歌的神髓,每一環節也配合得很完美。」
「食腦」的,最怕江郎才盡,已攀越多個高峰的Eric又如何?「人不是機械人,當然也有過腦閉塞的時候,但並只要你喜歡做那件事,經常做,便會愈做愈好。未來希望可以創作多些快歌,因為變化較多。」
 
No Plan “B”
Eric與葉佩雯婚前婚後都經常被拍到甜蜜撐枱腳照片,兩口子可有想過發展成為「三人行」?「我與她都是大眼一族,怕孩子的眼睛會大得像外星人!生小孩計劃?不了,香港的競爭太大,不適合小孩子成長,而且我們都是愛自由的人,還是較享受二人時光。」
彼此一起走過十四年,Eric笑言,是因為兩人都「咁低能」,他的幽默感足以讓太太天天笑口常開,而太太的傻氣,「經常讓我爆笑!」他笑稱。
 
讀者答問小會
讀者問︰你最近在廣告中化身"Iron Kwok",很有驚喜!除了作曲,你喜歡演戲嗎?
Eric︰我也拍過戲,但我其實完全不懂演戲。至於拍廣告,既好玩又緊張,怕最終播出的版本「核突」收場!
 

photos by Jerry Choit
coordination by tsuiyi  
video by Sophia &  Playon Creative Ltd
styling by Katie Yip  

makeup by Leo Tam@Annie G.Chan  
hair by Adrain Tong@le salon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