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廷鏗 極地兩棲動物

by Fanny Lam

這一刻,他是專業沉實的牙科醫生;下一刻,他隨即變身為搶眼型仔的人氣歌手
 
演藝圈從來都盛產多棲動物,像許廷鏗般能同時棲息於「診所」和「樂壇」兩個南轅北轍之「極地」者,可真的是絕無僅有﹗五年間,從牙科學生到執業牙醫,由歌唱比賽參賽者到樂壇新人王,廷鏗不斷被問及同一問題︰「你選哪一樣﹖」他亦重複地回答同一答案︰「我兩樣都要。」旁人質疑「Work嗎﹖」許醫生卻以行動證明︰"It works!"儘管過程不乏「心力交瘁」之tough moments,他卻enjoy非常呢﹗
 
alfred hui 1
藍白腰果花西裝褸及白恤衫 Both from Blackbarrett
 
欣宜與廷鏗
對於欣宜與廷鏗這段「霧水」緋聞,廷鏗笑言自己也一頭霧水呢﹗「哈哈,大家應該一看便知道我不是欣宜那杯茶啦。」他坦言兩人只有「姊弟情」,並憶述相識經過。話說廷鏗當年與欣宜屬同門師姊弟,兩人同乘坐公司保母車時,Alfred自我介紹︰「你好呀,我是『將軍澳吳尊』,但我不是住在將軍澳的。」欣宜當時有點愕然,大概是覺得這個男孩很傻吧,於是彼此便展開了這段傻呼呼的友情,欣宜更經常「傍實」這位新紥師弟,向其灌輸演藝圈的生存哲學。
 
筆者好奇,許廷鏗Alfred)如何能同時兼顧牙科診所和樂壇的工作﹖今天他便為Cosmo來個真人示範-上午回到診所診治預約病人,下午立即趕來studio接受訪問,set頭化妝,甚至是剪髮一次過,一秒也不浪費呢﹗「其實我一星期至少有四、五天時間會回到診所,由於所有病人都必須預約,歌唱工作亦是事先安排,所以只要時間配合得好,是能夠兩邊兼顧的。」
 
心力交瘁
誠然,這種「兩棲」工作模式已經運作數年了,一直「相安無事」,而且許醫生還蠻enjoy的。不過,他亦承認曾經「心力交瘁」。於歌唱比賽成功彈出後,他於半年內推出了兩張音樂專輯,未幾又舉辦個人音樂會,之後又要應付各大音樂頒獎典禮,並橫掃多個新人獎項。廷鏗旋風縱是強勁,但仍然背負着「牙科學生」身份的他卻完全分身不暇,有苦自己知﹗「試過完成一場大show後翌日便要考試。臨近考試前,眼見同學都溫習得七七八八,自己只看了課本的兩行字,眼睛已經半合了,醒後又是看着原本的兩行字,最後要勞煩同學把書本內容讀給我聽。」
 
Alfred形容,自己當時的身心都瀕臨崩潰邊緣,但對於唱歌與學業,他由始至終都堅持一樣都不能少。「父母從小到大對我供書教學,我無論如何都要對他們、對自己有一個圓滿的交待。」
 
alfred hui 2
藍白腰果花恤衫及長褲Both from Blackbarrett;
白色長袖乾濕褸及皮帶Both from Emporio Armani
 
平凡空間
最辛苦的日子總算捱過了,Alfred亦終於成為了執業牙醫,反正專業資格已經到手了,他大可先於樂壇奮戰數年,暫緩當牙醫的計劃。「這些年來許多人都就我的前途選擇給予我許多意見,甚至連洗廁所的嬸嬸亦問我選哪一樣。牙科的朋友會suggest我試試演藝工作,娛樂圈的人又覺得做牙醫才穩當;至於父母嘛,老實說,他們真的從來沒有給我任何壓力,百分百交給我自己決定。」
 
當然,Alfred最終選擇了兩樣都要,只因兩者都是其至愛。「我覺得牙醫是一門手藝,能夠為病人弄一排整齊好看的牙齒,令他們笑得更開懷,絶對是我最大的滿足感,如果說唱歌有癮,那替人治牙同樣是癮。」
 
再者,診所是他珍而重之的喘息空間。每當萬千寵愛的人氣偶像回到淨白的醫護空間,感覺是多麼的實在﹗「娛樂圈既虛幻又刺激,只要你的身份是artist,走在街上也有一種無形的壓力,但每當回到診所,我便感受到自己不過是一個平凡人,身心都能夠平靜下來。」因此,曾遇上傳媒於其診所「放蛇」偷拍,Alfred便極之反感。「作為藝人,我不怕被狗仔隊跟踪,但要知道診所除了我之外,還有我的病人和其私隱,希望傳媒能夠尊重這個地方。」
 
 
photos by Jeff Ha
coordination by Rain 
styling by Katie Yip
makeup by Khaki Yan
hair by Milk Chan@Xenter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