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棟 難逃警匪宿命

by Fanny Lam

且看家棟近年演出的電影類型,幾乎是清一色的警匪片,角色不是警察便是賊,像新作《風暴》,他的角色是一名剛出獄的積犯。「雖然同是警匪電影,但這次會有較多的感情支線,我飾演一個為了女友而嘗試逃離犯罪圈的積犯,當中有很多交纏的內心戲。」

這對家棟來說也頗有難度,畢竟談情說愛不是他的專長。「多年沒拍拖了,演出時要重塑當年戀愛的感覺。」

話雖如此,角色還是逃不開「警」與「匪」,家棟怕被定型嗎?「香港的電影題材本來就不多,近年都是以警匪片為主導,偶然會出現一些喜劇或愛情小品,最近才多了一些恐怖片元素。我不怕被定型,但我也希望嘗試其他戲路,例如喜劇,只是製作人員目前還未看到我這方面的潛質。」

家棟對電影是有夢的,面對港產片題材型狹窄,作為電影業一分子,他的確有點擔心。「如果全世界都一窩蜂去拍某一類型電影,市場很快便會出現飽和,繼而滑落。」電影業的前途相比最佳男主角的榮耀,前者更讓家棟着緊。

wardore:淺灰色恤衫及紫灰色長袖毛衣(Both from Diesel)

白色恤衫及深灰色大褸(Both from Ermenegildo Zegna)

要夢不要"Hea"
千 篇一律的劇本角色,亦非家棟所願,他享受的,是進步和突破。像《葉問》的漢奸一角,他顛覆了傳統的漢奸形象;《寒戰》的劇本,亦為警匪片塑造了新的生命。 「我是一個反傳統的人,會經常問︰『可否不是這樣﹖』電影可以有很多種演繹,亦會有很多不同答案。夠膽做別人不敢做的事,所得到的滿足感比賺錢和得獎更 大。」

除了演員,他同時希望嘗試不同的電影崗位,做個全面的電影人。三年前做過《打擂台》的監製,現正撰寫一個喜劇劇本。這個劇本創作的旅程已開始了年多,可謂耗盡家棟的心力,他幾乎每晚度劇本度至凌晨四、五時,即使爬到床上了,腦內還是充斥着各種意念,輾轉反側,不能入睡。

對於家棟這種執意追求完美的性格,連幕後製作人員也怕怕!「哈,同事都怕了與我同場商討劇本,他們都說我有『吸星大法』,一坐下了便不讓其他人離開。」從家棟的角度來看,既然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再花多一點時間又何妨?「電影是一個夢,如果想"hea",別發夢好了。」

格仔恤衫、大地色系毛衣、領呔及西裝褸(All from BOSS Hugo Boss)

事業大過天
他 就是一個絕不能"hea"的人,為了電影可以投入百分百的熱情,甚至把嗜好、愛情都擱在一邊。「我一"hea"便會渾身不自在,總之就是不想浪費時間。老 實說,除了拍戲,我平日最大的嗜好就是看電影,不然便是與朋友閒聊,目的也是想更深入了解人性,豐富自己演出時的情感。」

至於愛情,一向絕少提及戀情的家棟,最近罕有透露數年前與拍拖八年女友分手的原因,是工作太忙,忽略女友。愛情在家棟心目中的分量,的確遠不及事業。「有些人說我太愛自 己,也許是吧,我只知道難得有人願意給你機會,我當然要好好把握,更何況我現在根本還未遇到令我心動的女人。」

結婚生仔,從來都不是家棟的must-do list內。聽到別人勸他趕快成家的理由是「讓林媽媽開心抱孫」或「有林姓子孫代代相傳」,家棟會反駁︰「我有十兄弟姊妹,媽媽現在至少有十個、八個孫。 至於子女,一來我不太喜歡小孩子,二來如果人類的祖宗真的源於猴子,我們姓甚麼又何干?所以我根本不在乎是否有姓林的下一代。」

家棟補充,如果有心愛的人同行,當然幸福美滿,但絕不會因為已屆適婚年齡而刻意去尋找真命女友。

也許,此時此刻,他的時間精神已被電影掏空了,沒有女友,他反而樂得輕鬆。

更多精彩內容,請參閱Cosmopolitan 12月號(Issue 349)。

photos by Jeff Ha 
coordination by tsui yi 
styling by Katie Yip 
makeup & hair by Jessica Yuen 
wardrobe from BOSS Hugo Boss, Diesel &
Ermenegildo Zegna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