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汶澤 末代笑匠

by Fanny Lam

縱未能憑《低俗喜劇》登上金像影帝寶座,杜汶澤沒有失落,他笑說︰「掌聲不及錢聲重要。」儘管港產電影數量不斷縮水,這位頭號本地喜劇紅人卻長拍長有,不愁錢途。
 
灰黑色V領tee及短袖牛仔恤衫(Both from H&M);橫紋牛仔褲(3.1 Phillip Lim)
 
更難得是他甘於留守本地,不打算北上掘金,亦沒想過棄守笑匠崗位,揚言要於港產片的末世年代,繼續娛樂大家。正想為其擁有遠大「理想」而鼓掌之際,他卻來個反高潮更正啟示︰「我沒有理想,港產片不濟,我也『冇得撈』,助人助己而已……」
 
失落於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項,杜汶澤表示︰「小事啫」,倒是為《低俗喜劇》未能奪得最佳電影而失望。
「《寒戰》固然好看,但個人認為《低》片更具代表性,它乃自由的象徵,即使粗口橫飛,肆無忌憚亦沒有問題,但這種自由是否正被剝奪,正是觀眾所恐懼的,故此片甚有末世情懷。」
 
 
 

末世有話說

廿二世紀,是否已經踏入末世,眾說紛紜,但對於包括阿澤在內的電影人而言,卻肯定是香港電影的末世年代。「我應該是最後一代的香港電影人,如果杜汶澤明天死了,港產片應該很快便會消失。我不是自大,而是願意繼續為港產片而留守的人,實在太少了。」
上世紀八十年代,香港電影的總產值是僅次於荷里活的華語夢工場,今天呢,隨着中港合拍大製作成為主流,純港產電影產量一減再減,阿澤認為,中港融合無可厚非,但反問︰娛樂是否能夠例外?「香港的經濟與政治要背靠大陸,是發展趨勢,但如果連電影娛樂也沒有選擇,便太痛苦了。我沒有能力重振香港電影業,但至少可以在其『玩完』之前,盡量做好一點。」
正當不論是一、二、三、四線……小生花旦都一窩蜂北上吸金,阿澤卻於去年密密接拍了八齣港產片,除了基於要力撐本土創作,並且因為「冇得揀」。「說實話,我絕非嫌錢腥,我一向認為掌聲固然重要,但錢聲更加實際。不是沒有人請我北上發展,但我真的不懂引內地的觀眾發笑。」
 
「喜劇受地域文化限制」這個道理,阿澤完全明白。「內地有一位非常著名的喜劇演員名叫小瀋陽,但我真的看不明白他的笑料,畢竟彼此成長的背景不同。同樣道理,內地的喜劇,我不是不想做,而是不懂做。」
綠白色印花tee(H&M);長袖開胸針織外套(Vivienne Westwood)
 
「前陣子因患病在家 休養了半年,給我的啟發是, 人生在世,甚麼事情 都可以做,但必須取得平衡, 例如你可以樹敵,但當你有五百個 敵人時,必須同時擁有五百個朋友。」  
 
更多精采訪問內容,請參閱Cosmopolitan 7月號(no.345)
 
photo by Jeff Ha
coordination by Tsuiyi
video by Sophia & Playon Creative Limited
styling by Eleanor Yeung
assisted by Katie So
hair by James Lee@HAiR
make up by 諺.小百
wardrobe from H&M,Vivienne Westwood,3.1 Philip Lim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