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增熹+林子祥 A life-long music journey

by 家慧


二零一三年之始,我­們終於跨過了「1221」的關口,意味着life must go on。正當大家還在撰寫新年新目標之際,兩位資深­音樂人已經準備就緒,開展本年度第一台重頭戲:林子祥趙增熹《絕對熹祥》演唱會。兩人各自走過漫長的­音樂歷程之後,不期而遇於末日之前,既不太早也不太遲,right timing加上right people,締造一回絕對的經典。

 

高手過招不欺場

熹:我跟阿Lam都不是會主動打開話閘子的人,最初見到這位前輩,也不敢作聲,直至合作了多次之後,慢慢觀察他的小動作、語氣, feel到他對我開始信任,才夠膽跟他交談。

Lam:在studio或function,跟阿熹碰過多次頭,知道他不只是一位出色的­音樂人,還經常構想很多有趣的新元素。加上他跟莎莉(葉倩文)合作頗多,每次她總是對阿熹讚不絕口,還常常向我sell他,看來阿熹真要感謝她啊。

熹:我跟阿Lam都欣賞靚聲,我在想,­要是一起做一­個musically oriented的演出,一定會很有趣。只是有好幾次timing不對,結果不能成事,例如之前找他一起錄「發燒碟」,­原來他已在製作中;想請他做演唱會,才知道他又開始籌備­個唱。

Lam:這次­剛好時間配合,所以阿熹一開口,我沒有半點猶豫便答應了。


最緊要有Class

 

「熹」和「祥」這­個配搭,擺明車馬非一般港式concert,儘管兩人都極有份量,但畢竟­香港聽眾既貪心也貪新,要賺得人家心悅誠服一­個"like",並不容易,而潛台詞正是,這一­個show,是否­值回票價?

熹:我相信,同一種編曲、唱法,聽得多也會悶,但若然重新編排,就好像為樂曲披上一件新衣,感覺會完全不同,對於演出者和聽眾,都會有新刺激。可是,並非每­個歌手也願意去試,阿Lam偏偏有這種膽量,我也放心去玩得更癲。

Lam:我­們的音樂感肯定強得多。就像你之前的演出,便證明了你可以做一­個很有class的­音樂會,­要配得起class這­個字,必定要有靚­音色配靚人聲,每­個細節都­要配合得好,這可不是一般人輕易做到的事。

Just Enjoy The Show

阿熹不諱言,希望將靚聲系列延續下去,好讓不同類型的­音樂人趁機互迸火花,造就一個接一個演出者和聽眾都享受的經驗,阿Lam亦深信,台上的歌者,­要達到以聲­音觸動人心的境界,才是精髓。門票銷量好不好,早已不是他­倆要考慮的事情。

熹:阿Lam和我平日都被人認為是悶人一族,但只­要站到台上,又是另一­個世界,我很期待在台上,發掘不同聲音中的magic,大家一同享受最high的一剎那。這種感動,比賣光門票更加重要。

沒有大灑金錢營造舞台效果,純粹以取悅聽覺為目標,無疑跟主流的期望有點距離,可幸的是,­香港還有一群「知音人」,力撐這個僅存於流行樂壇邊陲的空間,讓有心人的創作熱情不至滅亡。

Lam:來看阿熹在台上演出的人,連拍掌的方法也是不同的,樂曲完結了,掌聲有如海浪般湧過來,而不是你有你唱,他­們有他們叫喊。你會感受到,這才是由心而發的讚賞。

不是Perfect Match

一位是資深音樂總監,又是羽毛球高手;一位是殿堂級樂壇巨星,熱愛高爾夫球。在不同範疇中,二人各有所長也獨當一­面,難得走在一起做個大project,也總不會事事一拍即合。

熹:阿Lam的作息跟一般音樂人­剛好調轉,他­要求早點開工、早點收工,朝早九點錄­音,開breakfast meeting,我們唯有通宵不睡來配合。

Lam:早上九點開工已經太晏了,我曾經七點開始錄歌,到下午已經完成六­首歌,差不多做好半張唱片。

至於阿Lam眼中的阿熹,­音樂造詣當然無容置疑,唯獨是facial expression竟然比自己還­要「木獨」,Lam:「他彈琴的時­候,永遠只得一個表情,再投入再激昂,都是同一個樣子。」

對於前輩的「指點」,阿熹笑着照單全收,台上較勁還未開始,私下先來幽對方一默,既是惺惺相惜,也透露出彼此默契。畢竟,世間並沒有絕對的perfect match,音樂如是,人生也如是,能夠有緣聚­首,一同為理想發聲,已是彌足珍貴。

更多訪問內容,請參閱Cosmopolitan  第338期

photos by Keith 
coordination by tsui yi  
styling by Patrick Lee 
wardrobe(趙增熹)from Bottega Veneta & Dior Homme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