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天華 黃宗澤 正邪之爭

by Fa Lam

謝天華,舞蹈藝員出身,從大熒幕到公仔箱
謝天華,舞蹈藝員出身,從大熒幕到公仔箱,演盡賤男、人渣、古惑仔角色,直至遇上Laughing Sir一角,改邪歸正。黃宗澤,拍廣告入行,當了大台「親生仔」多年,孝順仔、正義朋友等討好角色都是其囊中物,到被派演跛Co角色,棄明投暗。當路途崎嶇的六十後遇上一帆風順的八十後,沒有敵視矛盾,沒有年代鴻溝。兩個大男人惺惺相惜,於正邪之間義無反顧地追尋不一樣的演藝夢。
黃宗澤,拍廣告入行,當了大台「親生仔」多年

謝天華默默苦幹十多年,方擔正主角,黃宗澤甫出道即備受公司力捧。縱然彼此所走過的演藝道路或崎嶇或平坦,卻同樣憑十足努力,攀上一線小生位置。

演藝際遇
高低起伏 vs 穩步上揚
謝天華︰我從沒找過師傅算命,察看我的人生究竟有多少個事業高低潮,但我夠膽說,所有藝人的事業線都是波浪式地起起伏伏。
在無線當了五年舞蹈藝員後,我成為了跳舞組合「風火海」的成員之一,但組合出了第二張唱片後便再無下文,那時的確感到前路茫茫,算是事業最低潮的階段吧。後來有導演看中我「衰衰格格」的外形,找我拍了一系列古惑仔電影。到九十年代中加入無綫,我被派演的盡是狠撇女友的賤男、變態殺手、人渣敗類等反派角色。對於這些角色,我從不抗拒,我認為不能錯失任何一個機會,況且自己當時是電視台新丁,又怎會期望公司讓你擔當男主角?即使對方真的這麼厚待我,只會害了我,因為我根本應付不來。
之後監製找我演Laughing一角,我最初以為只是普通古惑仔一名,於是一口答應,後來才知道,角色的真正身份是正氣卧底。
沒錯,Laughing的確為我創造了首個事業高峰,它不單止為我帶來更多演出和賺錢機會,更重要的是角色深入民心。當年廖偉雄飾演的「阿燦」,觀眾多年來也以此稱呼他,我也期望Laughing一角有此威力。
黃宗澤︰我參與的首齣套電視劇是無綫的重頭戲《衝上雲霄》,與吳卓羲和馬國明等擔任配角。其後飾演的大多是公子哥兒、正氣消防員、年青才俊等討好角色,還有機會唱歌和拍廣告。入行十一年,托賴發展一直平穩向上,我也頗喜歡這種發展模式,如果讓我突然爆炸性地走紅,反而令我覺得不安,因為升得愈急,跌得愈痛。
老實說,入行多年來,真的未遇過太大挫折。也許我天性樂觀吧,對於傳媒的報道,從不放上心。那次刊登一幀我在家窗台前的裸體,算是最憤怒的一次了,不過,也只是不開心了幾天便了事。我又沒有做錯事,平日在家我就是這個樣子,如果傳媒要把道德標準定得這麼高,由得他們好了。
別人覺得我幸運,我從不否認。但我也有付出,最初入行的兩三年,每天凌晨兩、三時收工,睡兩個小時後又開工,暈、痛、哭、痾血的情況我統統試過。那時年輕,只知道要珍惜機會,便拼了命去捱。為了鑽研演技,我在不用開工的日子,會躲在家中連續十多小時看電影,一齣戲會看數十遍。

視帝寶座
熱切期待 vs 隨遇而安
視帝寶座,是一眾當家小生趨之若鶩的最高榮譽。訪問當日,距離頒獎典禮尚餘兩個星期,兩人尚未知道獎項落空的事實,當時,兩位「候選人」是懷着以下不一樣的心情。
謝天華︰如果說沒有壓力,肯定是騙人的,觀眾對我有期望,令我難以阻止自己去想這件事。如果獎項真的落空,會否感到不值?說句實話,Laughing是我拍劇以來最成功的角色,情形就如你用功讀書,考到好成績,當你興高采烈拿着成績表交給父母時,他們的反應竟是︰「係咩,咁又點?」你的內心會怎樣?
當然,如果真的事與願違,可能是自己付出的努力還未夠,那我唯有想想如何做得更好。
黃宗澤︰人家稱鑽我演得好,聽見觀眾不再叫我做Bosco,改口叫「跛Co」,我覺得滿足感比取得獎項還要大。得獎,我當然高興,但我不會想得太多,亦不會執着。

未來路向
謹言慎行 vs 穩中求勝
視帝之爭,那管誰勝誰負,也不過是演藝生涯的一個中途站,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承Laughing Sir之威力,謝天華警惕自己要加倍謹言慎行,黃宗澤則希望能繼續穩中求勝。
謝天華︰能否在Laughing之後,遇上更具爆炸性的角色,我無法預計,人生有一次這樣的機會,已很幸運。當天《學警狙擊》和《變節》的成功,我的確感受到前輩口中那「飄飄然」的感覺,但我很快便提醒自己,要腳踏實地。今天,再有《潛行追擊》和續集電影《Laughing Gor之潛罪犯》,我更加要警戒自己,不可一朝得志,語無倫次。當你變得矚目時,傳媒便會以放大鏡監視你的一言一行,只要稍有差池,便會前途盡毀。
等了這麼多年才有如此機遇,我如何能不珍惜?未來的路,是要繼續努力演好每一個角色,直至某天對演戲產生厭倦為止。
至於會否擔心無以為繼?反正這個圈子變數大,很多事你根本無法預計,擔心也是多餘的,做好自己就足夠。
黃宗澤︰我也期望將來能遇上一個爆炸性的角色,但這些事情可遇不可求,所以還是穩中求勝,多去嘗試飾演不同類型的角色好了。
當你能累積更多的人生經驗,演技便會愈出色。就像跛Co一角,如果在十年前要我去演,未必能勝任,所以我從不奢望一步登天。
當然,演了十年電視劇,將來我希望能參與更多電影的演出,歌唱事業則會放在演戲之後。至於結婚生小朋友,從沒想過,還年輕嘛。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