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敬軒生死告白

by Fanny Lam

三十歲,是男人告別輕狂、建功立業的黃金之年。剛剛由二進三的張敬軒,沒有太多野心勃勃的鴻圖大計,反而以看透世情的目光,憑歌宣讀生死告白:「每天都有可能是last day!」正值壯年的他,這麼早便「偷步」探討生死,其實絕非無病呻吟,而是尋找快樂生活的動力。

幕幕人情冷暖,生死懸於一線的情景,為軒仔製造無數問號,甚至成為他患上情緒病的導火線。患病期間,他停下所有工作,把自己封閉於自我世界之中,閒時種種花、寫寫歌、做做運動,謝絕外界打擾。
在去年多個音樂頒獎典禮舉辦期間,傳媒便曾為軒仔患病一事而大造文章,甚至有電視台以他的個案作醫學分析。於傳媒眼中的「大事件」,在軒仔眼中只是小事一則。
「我的情緒病是家族遺傳,我亦不抗拒自己處於那種狀態,因為這反而有利創作,在患病的半年裏,我總共創作了四首歌曲。」然而,軒仔自知不能長此下去,突然有一天,他跟自己說︰「癲夠嘞,開工啦!」接着便乖乖的趕走抑鬱,返回工作崗位。

天生商業奇才
身處跟紅頂白的演藝圈,軒仔的心情卻不曾因為人氣的起起跌跌而反反覆覆,在他眼中,不管緋聞是好是壞,總之能提升人氣的,就是好新聞。
「我天生比較有商業頭腦,在新聞多多的時候,公司會索性替你定出兩個出騷價︰單人出席價及與另一緋聞主角的同台價。老實說,我最多新聞的日子,亦是收入最高的時期。如果有一天我脫光衣服在街上走也沒有人理,豈不更悲哀?」
何況,軒仔坦言自己根本沒有「勁囂」的資格。「唱片市道艱難,唱片公司千算萬算如何捧紅一個歌手,我們又豈能不好好配合?所以,無論如何,也不會破壞與傳媒的關係。所以面對傳媒,我都會保持友善。」
既然傳媒風氣如此,軒仔也不介意與其鬥智鬥力。「記者朋友問我怎樣醫好情緒病,我便帶笑回應︰『食紫菜囉。』既可避重就輕,又能為我代言的紫菜產品做宣傳。」

更多內容請閱讀Cosmopolitan第320期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