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賢齊.黃秋生熟男快樂學

by 宣柏健

任賢齊和黃秋生,一軟一硬,一柔一剛,一個溫柔一個火爆,兩個人的形象以至給人的感覺截然不同。這次兩人因《報應》結緣,於是,我們由電影談起,進而探索人到中年如何安身立命。
現世混亂,放下執着已不是只存在於宗教理念的崇高理想,正如任賢齊和黃秋生所言,做人到了現在這個階段,應該感到滿足和自在。

「所謂執着,往往源於我們不想改變自己,放不下心胸。人生是一面鏡子,有些人照到自己的虛榮,看到自己的貪婪。我也會反思自己投射出來的面貌如何,有趣的是,透過拍戲,我體驗了很多不同的人生,因而也學會了從不同角度去看事物。」任賢齊說。
至於看似火氣十足的黃秋生,原來也早已看透兼放下執着,活得自在。「人總會有執着,最重要是擇善固執。人們以為我仍好好火氣,其實不然。三十多歲的時候我的確很好火,但現在不會了。過得開心才最實際,我自問不貪,追求的不是富足,而是滿足。一年有工開有戲拍,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就很不錯了。」黃秋生一邊享受着工作人員給他的按摩,一邊笑說。

Richie
自在就好
任賢齊的親和力,從來沒有因為他演了反派或殺手角色而改變。《報應》裏,他是不苟言笑、只為報恩而幫老闆報仇的保鑣,現實生活中的他,如他所說,正遊走於男孩和男人之間的狀態,開始摸索自己作為男人應該擔演的角色。
「由當歌手到演員到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公司,我學會了要承擔更多的責任。這是很不容易的,以前年紀還小時,我是那種拿起背囊就到處流浪,不特別為明天憂慮的人,現在當然不可以這樣。我信天將降大任於斯人,必先勞其筋骨。」

藝人股票論
對不少人而言,男人與男孩的定義,往往體現於對周邊的人所承擔的責任,另外,還有給人家有多少的安全感。「安全感這回事很弔詭,這只不過是一種很個人的想法。有時我怕和別人比較,但實情是,我總會被當成人家比較的對象。以唱歌為例,我沒有學友的歌喉,也欠缺華仔的娛樂性,更別說像郭富城那些精采的舞步。
「可是,比較是存在的,我會想,我的特色就是我給人家一份親切感,這麼多年來,大家還在支持我,上天已經對我不錯了,我就勉勵自己要繼續前進。
「我經常認為,藝人就像上市公司,股價會有上落,但最重要是業績夠穩定,只要業績穩定,就算股價有時稍跌,終有翻身之日,最重要是令自己在市場上保值。」

Anthony
一早收火

和黃秋生談及如何令自己快樂,他的答案是:「我現在真的沒有甚麼火氣了,所以我可以說,我現在比以前活得開心。」原來,即使他在微博上「狂噴」那些說要殺了他的人,是不帶任何情緒的,「這只是訓練一下自己腦筋的練習。」他說。
七情六欲,人之常情,現時的黃秋生比以前更快樂了,那麼,有甚麼會令他悲令他懼?「人當然有讓他們害怕的東西,但要克服恐懼,可透過知識層面的認知,甚至宗教信念來應付。如果你問我,現在怕甚麼?那就是失眠。還有,過兩天我要到外地,但仍未收拾好行李,那就是我當前的恐懼。」

傻人才不執着
黃秋生的隨性和幽默,讓全場人笑開懷。和他談起男人的執着,他也不忘繼續發揮搞笑本色。
「執着應該是擇善固執,如果有些人甚麼都不執着,那就只有兩個可能,一,他是宗教人士;二,他是傻的。如果你花了三千元吃一頓飯,但吃的原來是垃圾,那是否也不應執着呢?一個要養妻活兒的人,突然玩個性不做好自己份工,那能否說他很好很不執着呢?」
執着與否當然要隨機應變,因情況而異,或者應該這樣說,與其糾纏於執着與否,黃秋生倒是很滿意目前的生活。「做人不要貪,你有一千萬就想賺三千萬,然後是五千萬、一億、十億⋯⋯無窮無盡。一個人可以花到當中的多少?你給我李嘉誠那分身家又如何?我不想像他一樣,每天凌晨三點起床,然後五時去打波,聽到都驚。

Photos By Lamb
Coordination By Tsuiyi
Makeup (Richie) By Angel Yip
Hair (Richie) By Yo Yo@hair culture

更多內容請閱讀Cosmopolitan第318期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