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薰 孩子開心先決

by 翠兒

朱薰

脫離P牌mom兩年零兩個月的朱薰媽,分享她和她個性跟自己相像的兒子譚永之一大堆笑笑小軼事時,喜極&感動而泣了好幾次。這位真性情媽媽笑言,若然父女是宿世情人,那麼,她和小永之,也絕對是一對好情人!
 
在媽媽這條路邁着步的朱薰有感,至今仍邊走邊學,途中滋味,她覺得,甜酸苦辣都齊全!
 


甜之步道
為人母那些窩心、爆笑片段,在小永之牙牙學語後,尤其密集。「他懂得叫爸爸後,我就經常引導他:『我呢我呢?我係邊個?』他就叫:『爸爸!』我窮追猛打:『我喎?!』結果是:『爸爸!』
 
「某天早晨,正忙於替他換片,忽然聽到一聲:『媽咪。』剎那簡直高興得瘋了!馬上打蛇隨棍上:『你可不可以多講一遍?』『媽咪。』開心指數無敵!」
 
阿仔自懂講話的其餘笑位還有⋯⋯媽媽下班回家了,旋即上前抱着她,然後輕聲說:「掛住媽咪。」朱薰表示,當下整個人都融化了。「就算工作多辛苦,也可完全抹走!」
小孩子模仿力強,一次聽到媽媽叫:「老公⋯⋯」他依樣畫葫蘆,喚自己的爸爸「老公⋯⋯」一次,他生病,需要吃白粥,準備開餐時,他喃喃地說:「要食蠟燭,要食蠟燭啊。」「不是蠟燭,是白粥。」媽媽馬上更正。「啊,白粥,要食蠟燭,食蠟燭啊⋯⋯」朱薰媽拿他沒辦法,心裏暗笑:啋過你,食蠟燭!
 
凡此種種小插曲,都教朱薰樂此不疲。「現階段的母親角色,是令他開心,多陪他玩。至於日後,如他遇上心事或任何困難,會視我為傾訴對象,已然足矣。」
 
當上媽媽後的其中一種訓練,朱薰說:是EQ。
當上媽媽後的其中一種訓練,朱薰說:是EQ。
苦之步道
為人母之辛酸,朱薰坦言,多的是。「眠乾睡濕不在話下,加上我很hands-on,自己親自照顧他,很多時即使累透,在電台開咪開至喉嚨都痛了,每晚仍堅持和他講故事。可能是職業病,所以就算勁疲倦,也會用不同聲效演繹書中不同角色。」
 
堅持的動力,她說,除有助建立親子關係,對孩子的專注力也有好處。其育兒mentor兼摯友皮紋分析師曾向她教路,小孩由零歲開始,已宜養成bedtime story習慣。「別以為待孩子三歲,有理解能力,才跟他說床邊故事,這樣他反而難以適應。」專家意見令她明白,bedtime story之重要性。「他繼續成長時,會否願意和你share感受、和你傾偈?自小在入睡前的講故仔時段,就是鋪路前哨。」
 
Working mom果然不易做,不過,她覺得,令她最苦的,是依然感到自己是個不夠稱職的媽媽。「現時除了工作,其餘所有時間都給了他,基本上已無晒自己的娛樂。但每日上班,當他拉着你,不讓你出門口時,內疚感便生,總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
 
父親以紙廂為他親身砌的play house,令小永之樂上大半天。
父親以紙廂為他親身砌的play house,令小永之樂上大半天。
 
麻辣步道
母親的五味架,還有一種叫辣。和媽媽一樣脾氣硬的小永之,每每令她感到未必太辣手!「我也是硬頸之人,知道如跟他硬碰硬,沒有用。唯有按捺自己,以講道理方式,令他明白。但道理講了二十次,往往對他依然不奏效,要三十次才有用!真的勁想發脾氣,卻不能。」
 
但她卻因此漸漸train得一身好EQ。「在孩子面前,是溫柔了⋯⋯」歇後語是,脾氣shift到丈夫身上,她笑言:「他亦知道要負責這環節。」
 
教養小孩,令她的耐性提升,亦令她處事時,不如以前那麼過分緊張,學懂放下,還有⋯⋯「夫妻關係更加緊密,尤其很多關乎兒子的事情,會一起商量和決定。」
 
母親這條路縱使not easy,卻依然是一條sweet avenue。
 
Stressful 媽媽去哪兒?
朱薰細度之下,發現如壓力咪標是一至十分,而十是頂點,她認為自己是:「無九都有八。」那麼,當有壓力,未解決時,如何卸力?「阿仔就是解藥。每當他在身邊叫你一聲媽咪,馬上覺得:抵嘅抵嘅,值嘅值嘅!另外是老公,我感到煩躁時,他簡單的一個擁抱,已幫到手。」
 
夫婦希望孩子長大成人後,能成為一個outgoing、勇於探索的人。
夫婦希望孩子長大成人後,能成為一個outgoing、勇於探索的人。
 

 
photos by HakKa (portrait)  
makeup & hair by Peggy Tsui 
styling by Genie Yam  
wardrobe from IT.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