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菀之 I Make My Own Rules

by Yvonne Yeung

近年影壇最出彩的新力軍是個樂壇熟名字:王菀之。向來氣質先行,說話陰聲細氣的唱作才女,先踏足劇場,與猛人同台學習演技;再登陸公仔箱釋放情緒,搞笑入屋;然後殺入大銀幕,顛覆歌手形象,結果横掃最佳新人提名,得獎呼聲高唱入雲。以為才女戰無不勝?上天就是要考驗一下她。

王菀之 Ivana
 
各大電影頒獎禮陸續舉行,王菀之(Ivana)在導演會頒發年度成績表,先拔頭籌。接下來卻失落亞洲電影大獎的新人項目,口口聲聲對獎項抱平常心的她,直言有一刻的失望,但心情很快回復平靜,得失考驗順利pass。
 
不打緊,還有本土的金像獎盛會嘛,Ivana挾五項提名,破盡紀錄。未領獎,先鬥靚,那一夜,紅地氈上星光閃耀,走個性打扮路線的王菀之,透露自己冇得鬥。
 
Rule #1 打破標籤美
冇得鬥的是紅地氈扮靚公式,思考型的Ivana反問:「一般行紅地氈的美女造型,由妝頭到衣着很易被stereotyped,但有沒有反映到穿衣者的性格和uniqueness?大家對某種美的標準,何謂presentable?以哪種形象現身某些場合?大家都好入腦,我嘗試去打破,已預計有些人會不受落,有些client會流失。」
 
但她亦不介意傳媒的評論,堅持自我風格。「我從事的是創意行業,為何不以creative way去展現自己的獨特性,從而反映我那一刻想表達的某種性格或心理狀態?像去年張敬軒出席不同的樂壇頒獎禮,他就是用creative方法去表達一些心聲,這舉動很好。」
 
菀之今次為金像獎盛典所選的度身定製戰衣,是來自法國的On Aura Tout Vu,是很揀擇顧客、很有要求的非一般品牌,不屬俗眼慣見的大路貨色。
 
Rule #2 卸下關注壓力
縱然冇獎失落,有獎快樂,但得獎卻會為演藝路添上「精益求精」壓力,Ivana豈會不明白?「做人本身也會無端端給自己很多包袱,很多界線。」初登銀幕,她勝在將歌手的無形心理包袱拋開,於是演出能令人眼前一亮。但勇奪殊榮後,「唔衰得」的包袱,恐怕不易卸下吧?她承認:「那種對自己的要求,和曾經大家對你的歡呼,怎也會形成一種你沒辦法去ignore的壓力,還有那種叫attention的壓力。
 
「如果得獎,再roll機演戲,或者演出舞台劇,我發覺的確會多了以前沒有、不知從哪裏來的緊張。也許大家expect你識做戲,怎知原來你做得不好,這會令人恐懼,也擔心別人對自己的支持,可以一夜之間跌至谷底。
 
「但既然我會以平常心去面對獎項,應該同樣用這健康的心態,繼續走往後的路。無論任何演出,做得不好便重做,不是有了歡呼聲便不可以犯任何錯誤。」
王菀之 Ivana

Rule #3 音樂與電影之間
繼續行下去,免不了碰到人生交叉點:音樂與電影的時間分配,如何平衡得宜?甚至乎是,要作出取捨。
 
自從演戲才華大爆發後,Ivana感謝邵美君的教導,鄒凱光、葉念琛及鄭丹瑞三導賞識,更感恩吳君如給予機會和信任,讓她在電影界似走了捷徑。
 
去年一半時間花在拍電影,今年依然片約不斷,兼快將參演舞台劇。投放心力在演戲方面,對音樂創作不無影響罷?才女也坦白得可愛:「非常影響,兩者原來是balance不到的,所以我最近心情不太好。解決辦法是,現在的工作日程plan到年底,之後再重新規劃,到時要狠心推卻一些拍攝工作,皆因我不會放棄做音樂!我明白現在在電影是個好開始,自己亦希望把握更多機會,拍攝多些作品,但這絕對影響了我的音樂創作空間。」
 
她語調輕柔,卻透出決心。「流失了的寶物,難以追回。這兩年用很多時間來演戲,放在唱歌的時間很短,且做盡傷聲線的事,這是大遺憾,亦是一個警醒。如果推了一些難得的拍戲機會,換來的是可保留聲音狀態,錄製一張專輯,那是我可以keep一世的事。畢竟,聲音會隨年紀、身體狀況而一直變化,兼且是不可逆轉,這是我失去不起的,因我最precious的依然是我的聲音。」
 
知音毋用擔心,才女清楚知道最愛是啥,預計會推出國語專輯,十月又有音樂會,勿忘以歌會友。
 
Rule #4 火星應撞地球
就算多忙,也要預留時間給戀愛。「你們大方公開戀情⋯⋯」提問尚未complete,當事人已急不及待以正視聽:「不是我主動公開的,只是給記者影到,是但啦,因為好像又少了一個包袱,毋須躲躲閃閃。」
 
Ivana和男友這pair予人的感覺很artistic,兩人都甚有藝術才華,至於藝術家脾氣,就⋯⋯「當然有,大家都有,這就對路。他是一個不折不扣藝術家,在這方面我有少少叨光。慶幸一對人都從事藝術工作,會很了解做藝術的世界,包括箇中需要的空間,或者那種執着,那種突然shut off outside world的心態,我倆都彼此明白。
 
「對方所做的事更會啟發出自己的新意念,非常inspiring。兩個人都做藝術,是很fun,很開心的。」
 
既然有幸邂逅同道中人,穿梭於音樂與電影的藝術世界,有請才女解說她眼中的藝術真諦:「藝術的媒介有很多,電影、音樂、舞蹈、攝影、畫、文字等,可藝術不是一件實物,不是一個雕塑亦不是一幅畫,而是它inspire到接收的人有甚麼感覺的一刹那,就是藝術。每個人perceive同一個media的回響是不盡相同,可能我看一部電影喊得很厲害,另一個人卻完全不覺得感動。因此,我覺得藝術是一個moment,那moment可以是短暫,卻能很deep down地打入人心,存留在心很久的一種感覺。總括來說,藝術是inspire what other people see。」
 
不經不覺,王菀之出道已十年,十年人氣幾番新,Ivana卻不會大鑼大鼓慶祝甚麼周年紀念,只是淡淡然的感到不過踏入另一個領域,有另一個開始而已。
 
捕獲偶像幻想曲
潮興活捉名人偶像自拍,原來Ivana小時候倒有個對象:「很想捕獲Karen Carpenter的鬼魂,和她唱歌。因我出生沒多久她已離世,當時竟日日祈禱,希望見到她的鬼魂。」捕獲鬼魂,不害怕嗎?「那時完全不驚,大個女後才懂得怕,所以小朋友的心真是很珍貴。究竟我從何時開始怕鬼呢?」


 
photos by Steven Cheung  
coordination by tsui yi   
styling by Genie Yam  
makeup by Ling Chan@ZING the makeup school  
hair by Kate Shek@Hair Culture   
wardrobe from EQ:IQ   
jewelry from Piaget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