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 X Gin Lee Born to Do Music

by Fanny Lam

音樂夢,縱是「遙遠」,卻絕非不可觸及。本地混血才女AGA音樂不要筍工,放棄空姐職位兼花三年時間瘋狂作曲;大馬過江唱將Gin Lee要唱歌不要掘金,自資出碟並飄洋過海強勢「踢館」。實力運氣再加「死纏爛打」,結果,兩位唱作才女終於手握專輯闖入樂壇。唯樂壇暗湧四伏,啟航不久的「夢想號」可未必一定一帆風順,兩位「鬼妹仔」才不管,異口同聲說道:"We are born to do music."。總之,自有天賦本能擊退千重浪。
 

On Aga 淺藍色上衣La Crème@Bauhaus;黑色皮褸American Vintage;波點半截裙Rue Madame
On Gin Lee 黑色喱士上衣及半截裙Both from La Crème@Bauhaus;紅色皮褸American Vintage 
 
兩位樂壇新人類︰江海迦AGA)與李幸倪(Gin),結緣於歌曲〈一加一〉,由AGA作曲的〈一〉從獨唱版變成合唱版,請來與自己同樣「鬼聲鬼氣」的Gin合唱,其後更多加一個「鬼仔」性格的陳奕迅齊齊演繹劇場版。
 
二人一拍即合,雞啄唔斷,AGA說:「大家都擁有strong character,很independent和passionate,所以首次合作已覺得非常輕鬆和開心,這首歌曲就像記錄了我們的friendship。」Gin隨即補充︰「我們不單止性格相似,連穿衣風格亦很類同,經常都撞衫,試過穿上同一款式的牛仔褲出現。」也難怪,二人不論背景、理念和際遇都極為接近。
 
音樂瘋家庭
AGA擁有中國及西班牙血統,父親為樂隊樂手,她和母親均精通鋼琴,兒時的志願是成為演唱會琴手。至於Gin,出身於馬來西亞的音樂家庭,爸爸是樂隊團長兼鼓手,母親是歌手,她卻直到大學時代,才決定投身音樂事業。音樂世家的背景,注定要把兩女帶到樂壇來。
 
AGA我九歲已確定自己熱愛音樂,經常練琴至廢寢忘食,尤其喜歡jazz。雖然全家都是音樂瘋,但他們並不鼓勵我從事與音樂有關的工作,常說:「你喜歡jazz,死梗,搵唔到食呀。」但我就是不服輸,十八歲時當空姐,希望兩年後可以儲夠錢,到外地讀音樂,目標是成為幕後音樂人。
 
Gin:我剛剛相反,父母極鼓勵我修讀音樂,反而是我自己猶豫,老是反問:「讀音樂會有甚麼出路?」本來想報讀心理學,但結果還是選了音樂,也許自十七歲與父母一起登台開始,我已經情歸音樂。我在音樂學院是修讀編曲和聲樂的,過程非常刻苦,與修讀科學和數學無異,那時開始知道自己不喜歡讀書,亦不愛躲在幕後創作,只想回到台上表演。


當等待遇上迷惘
出身於音樂世家,不代表在樂壇路路暢通,單是踏出入行第一步,已經要過關斬將,但障礙沒有成為二人放棄的藉口,AGA選擇了「等」,Gin則索性自資出碟。過程中,迷惘、不安、掙扎等情緒,她們統統經歷過。
 
AGA任職空姐兩年後,我一心想到外國修讀音樂,卻遇上幕後音樂人舒文,他提議我先學習創作音樂,數年後才出道。反正我修讀音樂的目的,就是要「入行」,既然現成機會來了,當然要抓緊。
 
當時監製希望我可以作一些hit歌,但我對音樂比較主觀,每次都是「意見接受,態度照舊」,結果寄出的demo全部石沉大海。我不服氣,於是發揮「死纏爛打」精神,每三天完成一首曲,一年間作了超過一百首曲。由於當時身兼作曲人和空姐兩職,每天只睡三、四句鐘,真是超辛苦,可惜我在三年來,一首歌都賣不出。
 
前路茫茫,我大膽孤注一擲,辭去空姐一職,專心作曲。試過口袋中只剩七百元,也拿了五百元做一首歌的demo,然後只剩下二百元過一個月。苦撐了三年,一天父母為我遞上空姐的入職申請表格,那一刻我真的很難受,連父母也覺得我是時候放棄嗎?但我已堅持了三年,我不想離場!
 
Gin︰沒錯,父母是從事音樂的,但他們與流行樂壇全無聯繫,要入行,談何容易?我在畢業後試過拿着demo到唱片公司叩門,得到的回應是:「你完全不適合做歌手,你廢掉全身武功再重新訓練後,再來吧。」天啊!我當時才十多歲,真的很hurt,但我小時候曾是運動員,就是有不認輸的傲氣,覺得成敗不是由別人去prove,而是由自己證明,於是我把之前在宴會演唱所賺的錢全都拿來自資出唱片。
 
之後我在大馬拿了新人獎,由於我能唱國語、英語和廣東話,在宴會表演行業很吃香,收入亦相當不俗,但我不甘心只在宴會上亮相,加上馬來西亞的樂壇市場太細,當有人建議我到台灣及香港的歌唱比賽「踢館」時,雖然又要從新人做起,但我還是來了。


毋懼繼續作戰
AGA苦守三年,Gin飄泊他鄉,結果?「我要當歌手」的美夢終於成真,然而,歌手夢究竟是步步驚心,還是步步驚喜?仍然是未知之數。既然未知後事如何,她們更要親自寫上結局。
 
AGA我真的是命不該絕,踏入第四年,我在三個月內賣了七首歌,其後又簽約唱片公司,去年正式以唱作女歌手身份出道。以前做甚麼都總覺得是waste life time,現在才真正感到自己是at the right place。成功入行後,令我更了解自己,我要做100% stage performer。至於日後會遇到幾多風浪?不要想得太多,做好目前本分,才最重要。
 
Gin︰「踢館」後,我正式在香港推出唱片,出道三年,雖然對成績不算十分滿意,一個人在異鄉的日子亦並不易過,但一定是得比失多,包括得到了一班忠實歌迷的支持,亦讓我更加了解自己。我不期望要賺很多錢,亦毋須很多人crazy about me,我最希望尋找在舞台上的滿足感。人生苦短,我不想留有任何遺憾,即使現在尚未簽約任何唱片公司,但我仍然對自己有信心,相信伯樂遲早會出現。
 
躲在黑暗中
要戴上「唱作才女」的光環,必先走過孤單黑暗的創作歷程。AGA表示,唱作人是不斷play with your emotions,可能需要把窗簾全都拉上,躲於黑暗角落中三天,才能完成一首歌曲,她說,曾擔心自己會患上情緒病。
 
Gin也同意,她說每一首歌曲都需要投入真情去feel,有時會覺得自己很hyper active,甚至很變態。
 
photos by Jeff Ha  
coordination by tsui yi  
styling by Katie Yip  
makeup by Krisie Wong (Gin Lee); 
hair by Eve Chiu@Queen’s private i salon (Gin Lee); Gary Sun@Hair Corner(Central)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