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千嬅 Grab Your Happiness

by Fanny Lam

時間從一九九五年流轉至二○一五年……十年,人事幾番新;二十年嘛,公事婚事家事都變了天呢。楊千嬅的天空,經歷二十年變幻,廣濶了蔚藍了,更多添幾分亮麗暖和雲彩。二十出頭的少女,孤僻倔強,卻期望破繭而出;三十過後的烈女,果斷自信,又暗藏無奈疑惑;踏入四十的丁太呢,從容自在,真正輕鬆放眼未來。打從稱號由「烈女」進化至「丁媽」開始,天后已把無比剛烈轉化為無限柔情,大小丁生,方為丁太於未來人生誓必捉緊的幸福!
 

露肩啡色連身裙及啡色高跟鞋Both from Daks
 

出道二十年,千嬅被冠上過無數稱號,「少女」、「師妹」、「烈女」、「天后」、「丁太」等等,為她留下了一個個成長印記……
 

彩色釘珠連身裙Valentino
 
少女的孤獨
「大笑姑婆」是千嬅的形象,但原來「潮州辣妹」才是她的本色。「我五、六歲時,父母已教我做人必須爭氣靠自己,有本事者才能大聲說話,否則便要低聲下氣求人。」結果嘛,小妮子自小已是一副倔強模樣,八歲女兒到超市的首要任務是為媽媽「托」兩包大米,只為證明巾幗不讓鬚眉。亭亭玉立後,更把追求自己的男生統統列入壞人名單。「一來我讀女校;二來媽媽為怕我被男人欺騙,從小便向我灌輸十樣男人騙女人的花招,令我老是把男生的追求視作『企圖不軌』。」
 
倔強與孤僻性格,讓千嬅出現嚴重社交障礙,直至入讀護士學校。「我人生最大的breakthrough竟然不是出現在娛樂圈,而是護士學校。老實說,護校畢業前,我是一個極度保護自己,絕少向人透露半點心事的孤獨精。」然而,護士的工作性質與同事間的友愛互助,都令這位鐵妹子破繭而出。「我之前會把主動與人談話視作『乞求』,但做nurse天天都要report,後來才發現正確形容詞應該是『溝通』;加上住宿舍期間,有一班很好的roommates,那時才開始懂得與人分享心事,人亦逐漸變得開朗起來。」
 
烈女的疑惑
學護生涯,發掘了千嬅的「柔情」,卻同時鞏固了她的「剛強」,不怕死的烈女性格就是這樣煉成的。「天天面對生離死別,曾經令我心理極不平衡,但亦讓我清楚知道人究竟有幾『化學』。正當許多十八廿二的少女在享受撲蝶、踩單車等遊山玩水的樂趣,我卻在醫院裏度過非常忙碌的生活,讓我迅速成長和成熟。」
 
考獲護士牌照,還了自己和父母一個交代後,千嬅全身投入歌唱事業。多年來憑着打不死的烈女精神加上超強EQ,於樂壇及影壇均創造出漂亮戰績,但再強勢的烈女,總有迷惘的階段,尤其是處於三十前後的尷尬期。年齡上,她亦曾經出現女人三十的恐懼。「有些朋友認為三十歲很老,我對此不以為然,三十歲算老,那三十一歲以上者豈不是要拿去填海﹖但三十歲的確令我出現不少worries,會反思自己究竟在事業上achieve到甚麼成就,對家人又照顧得夠不夠好,過程中也會欠缺安全感,因為當時身邊仍未出現一個可以和你商量的伴侶。」
 
至於事業上,她也曾徘徊於角色模糊的瓶頸位置。「的確有段時間是少了導演找我拍戲,或者大家不知道可以怎樣market楊千嬅,她是適合少女還是少婦角色﹖當時我也很疑惑,反問自己是我容顏變怪了麼,還是人際關係上出了甚麼岔子﹖」
 
結果嘛,千嬅還是安然過渡,方法就是別想太多。「沒想過結婚後,找我拍戲的人反而多了,可能大家開始發現千嬅原來也可以演一些有承擔的女人角色,於是便出現了《每當變幻時》、《天生一對》及《志明與春嬌》這類成熟女性的角色。」

露背白色連身裙Dior
 
丁媽的深情
今天,千嬅的成就版圖早已由事業擴展至家庭。大小二丁,讓她徹底從繃緊的情緒釋放出來。「過去三十多年,基於居安思危的思想,我幫自己安排太多了,即使這能令我心裏踏實,但同時亦為我增添太多壓力。」榮升人妻及人母後,她反而把一切計劃拋諸腦後。「我沒再細想下一個十年的我應該怎樣,好好照顧我的家庭,就是我餘生最重要的責任,這點是非常清晰的。」
 
於丁媽媽而言,兒了大過天呢﹗無疑,零至三歲的孩子極需要父母在身邊,管你是再紅再忙的天后影后,都沒有剝奪孩子獨佔父母的愛的藉口。「我不想skip了他最需要安全感的階段。老實說,他十幾歲便未必會理我,父母就只能抓住孩子十多年,所以現時除非要『飛』,否則我盡量都會每天親自送他上學和在晚上陪伴他。」
 
兒子的一顰一笑,都牽動着丁媽的情緒。在接兒子放學時,每當她八卦地探頭偷看孩子在幹啥時,便深深感受到母子間的連繫。「他永遠都露出了期盼的眼神,像等待被接機一樣。我走過去喊一句“Torres”,他那開心的笑容簡直把我溶化了。作為父母,只需如此簡單的舉動,便能令孩子快樂,那為何不做呢﹖」
 
天后的無奈
縱使口口聲聲高呼「家庭第一」,但觀乎千嬅的事業步伐,似乎沒有因為結婚生子而放慢半步。剛為新戲《單身男女2》完成宣傳,又趕緊投入演唱會的排練工作,難怪她二○一五年的「宏願」是「放幾個月長假陪伴老公囝囝」,對此,千嬅也大呻無奈。「我已經推掉很多工作了,但不知為何還這麼忙﹖其實今時今日,假若我堅持要放假,必定能成事。可是自己有時就是『衰』心軟,人家游說多兩句,我又答應了。」
 
話雖如此,天后對事業仍有衝勁,只要個人狀態“ready”,她樂於作出任何嘗試。「不是因為我有中年危機,才要尋求breakthrough,而是既然別人對你仍有要求,即代表你還有進步空間。例如我透過體能操練,會發現自己仍有許多可能性,從而增強了自信,所以便決定一月要開show。」
 
說到電影角色,她承認演員位置被動,還是要靠各大導演發掘她的潛能。最近於《5個小孩的校長》中擔任校長一角,便被這位女主角視為最大挑戰。「我爸爸是教書的,自己卻從沒教學經驗,但覺得這個角色極具道德和意義,所以拍攝過程非常開心。」那麼會否接拍一些較少觸及的黑暗角色﹖千嬅哈哈大笑︰「我不是怕演繹陰沉角色,只是覺得拍完後會很sad,但並不排除日後會拍攝探討人性的題材。」不過她隨即又補充︰「哈哈,其實我沒甚麼大志,我最喜歡看的電影是愛情小品,因為這是女人的維他命。」
 
不抗拒 “Plan B”
三年前的演唱會,千嬅赤腳上陣迎接「小丁丁」,這次演唱會又再會給大家驚喜。「哈哈哈,最驚喜的應該是我公司喎。其實我和丈夫都不抗拒多添一個孩子,但不會堅持,順其自然吧﹗因為父母責任重大,生下來便要努力教導。我平日是高EQ一族,但為了兒子可以惡人上身,可想而知我對家人是如何緊張。」然而,丁太亦深知小丁固然重要,大丁亦不可忽略呀,所以亦會盡量預留時間建立二人世界。「剛剛與老公在韓國度過了一個二人假期,雖然只有短短四日三夜,但感覺很relax,不用趕着起床送兒子上學。」
 
photos by Paul Tsang @ U N Workshop   
art direction by Genie Yam
styling by Cynthia Hung
assisted by Katie Yip
hair by Vic Kwan 
makeup by Ling Chan @ ZING 
The Makeup School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