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唯 The 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by Yvonne Yeung

女神何其多,能戴上「文藝女王」冠冕而眾口無異議的,獨湯唯一人而已。固因她在多套文藝電影的精湛表現,也因湯美人迸發凛然魅力,更因其慧黠敏銳的底蘊。從來美女投身名利場,積累了不少凡人趨之若鶩的身外物,總會求多啲再多啲,湯唯卻反其道而行,樂得無謂負擔減啲再減啲,活得輕鬆瀟灑,留出來的心靈空間,滿載千金難買的滿足和知足,流露出來的氣質、氣場,自是脫俗過人。


暗綠色布料拼接拉鍊上衣及水晶戒指Both from Fendi

「文藝女王」湯唯找到Mr. Right,適逢新片《黄金時代》上映在即,美人難得亮相,說好的女主角心事,會詳細作答,但婚戀私密心事,低調、害羞的她概不作答,套用流行語,以免「模糊焦點」,是常識吧,我們都懂得。影后首次挑戰演繹真實人物,她表示幸運啊,看過劇本,遇上心動角色,加上由許鞍華執導,有機會飾演如斯出眾人物,哪位演員會拒絕,試問?我們搶答:能演繹出文壇才女蕭紅的美麗與哀愁,捨文藝女王其誰,試問!

文藝氣質萃煉Start
近年,有識之士都深為民國文人雅士的風采着迷。又是的,對比若非面目模糊,便多屬惡形惡相的現代人,那些年的才子佳人,氣質確然不凡。湯唯堪稱飾演民國美女專業戶,以民國時期為背景的電影作品,上畫的未放映的已有三套。向來精研角色的影后,對民國仕女氣質分外秀雅,別有一番解讀心得。

童年解密
酷愛閱讀的湯唯認為看書當然有助培養氣質,她更着重人的本質。新婚的她,現身studio拍攝封面時,腳傷看似沒有大礙,心情很好。「我鍾意研究一個人的childhood,即童年時代和成長背景。人是由三歲睇到老,出世時的父母、家庭、生活的城市,如果你全部做research,便可知道其人的特質,八九不離十。我就是用這方法,看蕭紅的書《呼蘭河傳》,了解到她的childhood。然後,追尋她的蹤跡,去了她的哈爾濱故居,品嚐她小時食的、受俄羅斯影響的香腸和麵包,她飲的酒,體驗她在冰天雪地的地方如何生活。」

自主節奏
湯唯繼續描畫民國文人的儒雅風格,「那時人的氣質上佳,頗為意氣風發,屬於有夢想、好清晰的人,穩穩陣陣去做事,說話單純、堅定。舊時沒有亂七八糟的訊息干擾,無手提電話,無電腦,無shopping,或飛來飛去旅行,人的『氣』純,氣質自然出色。」咱們現代女性大可從中參考,以提升自己的氣質,湯唯自己則有秘訣。「那年代的生活很慢,特別是女人,應該自己控制生活節奏,不要被外面的世界、人事影響。如人家認為我們要shopping,要消遺食飯,要去歐洲旅行,不然生活好像欠缺甚麼。何必人云亦云,我們該有自己的節奏,知道自己想做甚麼,慢條斯理去做,女人的氣質自然會出來。」以看書為例,湯唯的建議是:「一定要看紙質的書。揭實體書時很有滿足感,慢慢閱讀,過程和拿住電子產品相差很遠。睇電子書,不時有電話入,怎可能專心?!最好坐下飲杯茶,看看書,接近自然。」一個女人嘆茶閱讀的畫面,是多麼有氣質呀。  


黑色網紋背心、長裙及白色皮手套All from Fendi

因減得加
再者,現代人愛錢,財氣雄厚不免侵蝕才氣。身在名利場,湯唯不會「懶清高,嫌錢腥」。「前人視金錢為『阿堵物』,不屑一顧,我看金錢,不至於如此,但又不可以為搵到錢而犧牲身體,不理健康,又或搏命工作,亦不應透過不良的方式賺錢。人真正需要的,是一張睡覺的床,着暖的衫和飽肚的食物,滿足這些之後,其他都是額外的。能抱住這樣的態度,順住自己心意去做,事半功倍,而且很enjoy。現代花花世界干擾了一個人的判斷力,大部分人的家居都儲了很多無用的東西,只為別人的話而買。須清楚自己真正的需要。」影后自己不是空口說白話,「一年裏我有三百六十日都在外遊蕩,卻只有一個大篋,內放春夏秋冬常用衣物、書、電腦和鞋。拍《晚秋》時由美國回來有六個篋,買了很多書和二手物品,不捨得扔,因一個人好寂寞,無這些『有回憶』的東西在身邊會不安心。後來發覺這些是負擔,開始減,減到一個篋,執行李快許多。」連身外物的重量,也要減減減。「買了對拖鞋,價值廿九元,很輕很舒服,方便攜帶。衫也是取輕盈易擰乾可機洗的。這『減慢』法則滲透到生活各方面。以前我有很多朋友,常約食飯;可是,朋友愈多,時間愈花得多,用於學習,與家人相處,以及自己一個人靜處的時間變少。後來夜晚不約飯局,中午便餐就可。不需要的應酬少了,可用的時間多了。並非減少工作量,而是用最高效率,做到最好。忌乜都做,勿單求快,真的選到合適的,用減了其他事物慳回來的時間去做這事,慢慢煲,煲出來的味最好。」她堅持這減法生活,實行至今,還向普天下的女生力銷。

女人的黃金時代
新作名《黄金時代》,我等簡單頭腦,立即聯想女性哪個年歲是黃金時代?湯唯飛快回答:「女人任何年紀、每個階段都可以是黃金時代啦,亦有好多個,在於自己心理嘛,只要你把握到自己的節奏。讀高中時,想做乜就做乜,有很多漫畫書,人人都向我借,我既是超級運動少女,兼是班長,又學畫畫,無啥負擔,爸爸媽媽又好,是我的黃金時代。許鞍華導演說在倫敦讀書時是她的黃金時代,但導演指我現在是黃金時代,想想也是。父母和我都身體健康,可以餵飽自己,又可給予爸媽或自己想要的,想休息就休息,可控制自己時間。」  

至於才女蕭紅的黃金時代,是在日本,那時雖然愛人蕭軍好像有第二個女人,人生導師魯迅又過世,但她毋須擔心生活,無人賣她做妓女,有時間寫作,湯唯指:「不算黃金時代算甚麼。」然而蕭紅予人才華橫溢,卻是紅顏薄命的印象,湯唯不同意:「為甚麼人人說她是悲劇?我不覺得。她真的很幸運,可以和這麼多人交流,見識廣博,體驗女人的一切一結婚生子,然後成為作家,寫出佳作,兼且經歷大時代,又南下香港,有這樣豐富的生命,實是天才來的。當然,另一角度來看,她非常孤獨,始終沒有一個人真正成為她的靈魂伴侶,可能只得亦師亦父的魯迅。」她嘆惜我們,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或者大部分人正值黃金時代,卻不自知,這很嘥。若然知道,無論工作、身心都會更佳。」



深藍色短袖上衣及半截裙Both from Fendi

「唯」演「紅」,去到盡
從生活智慧談到演真實人物的竅門,湯唯興致更高。要進入蕭紅的內心世界,演得形神俱似,難度甚高,湯唯偏向虎山行:「我不會想及難度,一個令我心跳的角色出現,愈難愈興奮,愈投入,傾盡全力去做。蕭紅整個生命都觸動我,她太真,而且很質樸。導演和編劇都是文學人,角色也是文人,所以這套戲是文人天下。而一班演員亦是我真正想合作的,全都是非常實力派的愛戲之人,準備充足,正呀。這齣電影的氣場是好足的。」湯唯毫無保留的演出,也令自己透支到盡。「一是體力方面的透支,另一樣是積累的知識和經歷,一路淘空,像銀行儲錢,用光便要儲回。」  

還有一個原因:「演員生活當中累積到的氣場、氣質,以至脾性,都會帶入角色的。如果你想身邊人覺得你優雅,就要過優雅的生活。」

Result
開口埋口氣質,很虛無縹緲嗎,但又真的有法子自我增值,提升個人氣質,如湯氏生活哲學的「節奏」、「減法」,湯唯誠摯地說:「希望我所分享的,只要有一個人看到,有些微影響,已很開心。」生命中不能承受的,是無謂負擔積累的重。

遊戲女王   
自己版─我鍾意玩數字遊戲,不要逼我、催我的類型,最愛數獨。最近常玩打掃衛生的「遊戲」,執拾家居。  
電影版─蕭紅擅長家政,譬如包餃子,我就去學包餃子,湯記出品的「味力」,試過喚醒累得躺下來的劇組人員。

photos by CK @ Secret 9   
art direction by Genie Yam
styling by Genie Yam & Cynthia Hung
hair by Sam Lo@Pi4.com.hk
makeup by Jung Saem Mool (Jung Saem Mool Inspiration)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