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美儀 過塘小魚

by Fannie Lam

五年前,她是弱台棄將,以微薄收入和零星演出過生活,差點兒「被退出」演藝圈;今天,她是大台新寵,劇接劇狂爆show,還捧走了「最佳女配角」獎項。演藝路,荊棘密布,原來暗藏柳暗花明,是暗是明,關鍵在於實力,也關乎運氣,更取決於耐力與決心。
 

江美儀
黑色連身褲Maje;
白領西裝褸Sandro;
水晶頸鏈Swarovski

想當年,曾是當家花旦的江美儀不惜放下身段拚命抓緊機會,從小塘大魚變身大塘小魚,管它是醜婦、潑婆或二奶等閒角配角,同樣演得投入。結果,大塘小魚終於等到變成大魚的一天。
 
於去年電視頒獎典禮奪得「最佳女配角」一刻,江美儀於台上激動「爆喊」,哽咽地道︰「阿媽,我得咗啦⋯⋯原來呢啲掌聲真係好好聽⋯⋯」事隔半年,重談奪獎一幕,美儀縱然氣定神閒,卻仍然感觸非常。「終於有人認同了⋯⋯原來在奪獎的一刻,真的很興奮。」
 
「飄」不起
其實早於前年,美儀已憑《名媛望族》的三姨太一角,成為女配角獎項頂頭大熱,雖然最終大熱倒灶,她卻未有感到不忿。「那年我也以為自己可以奪獎,因為我覺得自己真的演得不錯。有沒有失望?沒有,在這一行十多年了,怎會不明白遊戲規則?」
去年,她終於「得咗」。入行接近二十年,拍了三十多齣劇集,此乃其首個演技獎項,算是吐了一口烏氣吧,到底有沒有飄飄然感覺。「都這一把年紀了,已經飄不起。況且,有沒有獎,還是要繼續努力工作。」
 
谷底之日
回顧江美儀的演藝道路,絕對是峰迴路轉。但打從最開始,她根本無發過明星夢,畢業後當個穩定秘書,二十五、六歲時才被星探發掘做模特兒,甫出道已夥拍巨星周潤發拍洗頭水廣告,繼而在天王劉德華和黎明的MV中演出,未幾簽約亞視,成為當家花旦。「我應該算是少年得志,亦曾因此而迷失過。」
 
在亞視十年,其當家花旦地位穩固,薪金亦很吸引,然而,卻暗藏危機。「老實說,每個月白白收幾萬元人工,卻無所事事,你應已聞到棺材香了。」結果,她於二零零九年不獲電視台續約,事業直插谷底。
 
離開亞視後的兩、三年間,她只偶爾回巢拍過一兩部電視劇,以及在電台做客席主持,工作量寥寥可數,收入微薄得難以糊口,加上失戀打擊,她簡直像墮進了黑暗深淵一樣。「當時完全沒有人找你出席活動,我覺得自己玩完了,江美儀在這個圈消失了,我甚至想過索性退出,做回秘書老本行。」
 
她甚至因此患上情緒病。「我當時有驚恐症,很怕噪吵,在餐廳一定要躲在較靜一角,否則聲浪就像直接鑽入我耳朵般,令我失控狂哭,甚至試過暈倒。」
 
幸好,她於人生的極低點遇上了他:現時的男友吳君祥,亦即吳君如胞弟。「他以君如在事業上也經歷過浮沉的例子,勉勵我不要放棄,因為他知道我真的很喜歡演戲。」在男友的鼓勵下,她利用空閒時間學畫畫、烹飪和做義工,認識了一班帶領她走出陰霾的智者好友。「他們是我學畫畫的同學,大多是退休人士,每當我情緒『谷到爆』,和他們傾談過後,即可冷靜下來。若當時缺了這些朋友在身邊,我應『幾大鑊』。」
江美儀 2
黑色背心裙McQ;
民族風頸鏈Swarovski;
黑色尖頭鞋Rupert Sanderson
 
過塘小魚
苦候兩年,她終於成功敲到大台的門,即使合約條件未如理想,不再是女主角,她也堅決要做大塘小魚。「那份合約的條件真的頗『辣』,兩年一個show,人工更別提了。但只要能讓我繼續演戲,甚麼都不計較。我只會懷疑自己的運氣,從不質疑自己的實力。這一刻你沉得住氣,之後一定會等到機會。」終於,加入大台首年,她已爆show九十多個,其後飾演的角色,如bitchy的auntie Angela、「重口味」的三姨太、早前熱爆的Head姐,都令觀眾印象深刻。劇集不停接,廣告商亦向她招手,如最近為L'Oréal染髮霜拍廣告。
 
過檔「大塘」短短四年,她贏盡人氣,現時回首,可曾後悔於「小塘」虛耗十年光陰?「完全沒有。我從不覺得自己浪費過一天時間,沒有過去的十年,亦不會有今天的江美儀。」她直言,從前年少氣盛,脾氣難頂,如一開始身處「大塘」,恐怕早已萬箭穿心、冇得留底。
 
經歷多年浮浮沉沉,她早就看通看透,當有人炮轟大台「苛刻辛苦人工低」,她反問,甚麼才是「辛苦」?「未在弱台捱過的人,不知道甚麼才是辛苦。」
 
十多年前,她隨大隊到烏魯木齊拍攝特輯,回程時只得她一個女孩子拖着大行李箱,從烏魯木齊飛到北京,再轉機至廣州,再乘九廣鐵路回港,過程又累又怕又委屈,到香港邊境時,竟禁不住在火車站的椅上落淚。所以,別人眼中所謂的「辛苦」,於她而言,「濕濕碎」!跌過、痛過、失去過,方知珍惜。美儀對今天擁有的一點一滴,絕對珍而重之。
 
「我現在的人生態度是存好心、說好話、做好事,讓自己充滿正能量,好事自然來,便一定不會再輸!」
 
兩個大人一隻狗
曾幾何時,「嫁人生仔」是美儀的幸福生活指標。然而,與現任男友拍拖七年,兩人仍未有結婚打算。「我們現在的生活與結婚根本沒有任何分別,何況我們根本不打算生小孩。」
 
她笑言,男友當爸爸的意欲是「零」,家中只能容納「兩個大人一隻狗」。至於她本人,反正已過了生育年齡,自己又享受獨處時刻,生仔念頭早就打消了,其天賦母性都已轉移到愛犬身上。
 
可是,雙親有給她壓力嗎?她哈哈大笑回應︰「我都年過半百了,難道母親還會拿着籐條打我?」
 
photos by Lamb  
coordination by tsui yi  
styling by Katie Yip  
makeup by Ivan Lee  
hair by Ivan Lee@Headquarters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