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曦茵:be myself

by Fanny Lam

電影世界,看似華麗多姿,亦像個黑暗深淵。管它是光是暗是好是壞,年輕有夢的麥曦茵還是一頭栽進去。結果呢?年僅二十三歲的她於二零零八年憑《烈日當空》成為本港最年輕執導長篇電影導演。於光影圈飛快度過六年光景,她早已是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編劇國際電影節的最佳導演。然而,年少成名的光環背後,卻尾隨着疑惑、迷惘、抑鬱等不安情緒。徘徊於迎合市場與忠於自我的事業交叉點,麥曦茵選擇了:be myself!

有人說,二十一世紀是香港電影的末世年代,麥曦茵偏偏不信。


年少成名  暗湧潛伏
接下來嘛,她入行短短一年,已有機會執導首部長篇電影《烈日當空》,縱使只有一家戲院上映,卻足足播映了十三個星期。之後再與彭浩翔憑電影《志明與春嬌》摘下金像獎的最佳編劇,續憑港台劇集《幸福的旁邊》,揚威海外。
阿曦的電影路看似暢通無阻,其實當中暗湧四伏。繼《大丈夫2》後,她編寫過多個劇本,但全都都屬不見天日之作,她心想,與其繼續浪費時間,不如把心一橫「轉型」,期間,她做過餐廳侍應、餅店售貨員,亦教過畫畫,目的是吸收經驗。「哈哈,其實我十五、六歲已經兼職做婚禮攝影了,大學時代打工時間還多過讀書,不過當時始終還年輕,我所接觸的階層有限。總覺得,唯有擴闊眼界,才有利我的劇本創作,《前度》的劇本就是做茶餐廳時開始寫的。」


未幾,阿曦再戰電影界,編而優則導,數年間執導過的影片有《烈日當空》、《前度》及《Diva華麗之後》三部長片。縱使機會不斷,卻令阿曦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失狀態。拍罷《Diva》後,她患上了抑鬱症,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走下去。

我的存在價值
自我認同和存在價值是阿曦每部電影必然探討的話題,只因她笑說,自己是個存在感極低的人。她是家中的獨生女,於公共屋邨長大,父親是貨車司機,母親是百貨公司售貨員,父母日夜為口奔馳,令她從小到大都經常感到不安。
「我讀書的成績一般,又不擅長運動,那麼,一是做個乖孩子,一是做個壞孩子,才能引起注意。」她小學時代選擇做個極度搗蛋的「邪惡」孩子,每次被母親體罰時,竟然覺得「很爽」!中學時代,反而化身乖女孩,因她已能在畫畫中取得滿足感,毋須借助「搞事」而取得attention。今天,阿曦的自我價值則建基於"be a better woman"。

當陰霾遇上烈日當空
《Diva》訴說的是人對欲望無止境的追求,電影中的藝人角色,想紅想受到傳媒關注,到真的紅了,卻又渴望擁有私人空間。因為種種商業考慮,阿曦遺憾未能在電影中呈現更深入的訊息。「總覺得齣戲還未完。從事電影工作本來就是一種妥協,可能自己的欲望亦太多了,當你擁有一百萬的budget時,就想拍二百萬的戲,拍攝此戲期間,我經常感到frustrated。」
於阿曦而言,電影的意義不是包裝,亦非宣傳,而是向世界宣揚正面訊息:良知。可惜,她逐漸發現,理想與現實之間一直矛盾重重。「我supply的東西,原來未必是投資者的demand。但我希望能為電影界提供的不是service,而是creativity。創造的生命太短暫了,我不想再浪費時間在一些不喜歡的題材上。」
社會議題,一直是她愛拍的題材,偏偏能夠打動投資者的,都是愛情橋段。阿曦舉例,她很想拍有關少年監獄的電影,但哪裏找來一個有號召力的少年來擔綱演出?
完成《Diva》後,她方寸大亂,抑鬱難抒,體重急跌至八十七磅,不斷飽受胃酸倒流折磨,除了一些賴以維生的廣告工作,她將所有劇本也推掉,情況足足持續了九個月,直至她重遇《烈》片的演員。
五年前,《烈》片中有一句對白是這樣的︰「不知道我們五年後會做甚麼呢?」多位年青演員及導演當真於五年後重遇,大家的答案不約而同都是︰「我還想拍戲。」阿曦被觸動了。「對呀,我們不能做一世的散工,我們要走向專業。」於是,她與這班昔日戰友一起自組公司"Dumb Youth"。「這其實是一個相當狂妄的決定。五年前我們已經做過實驗,結果沒有一個演員能夠跑出,我們還要再冒險嗎?但如果堅持,還有贏的機會,放棄則不會有一線生機。」

輸在起跑線  贏在友情長
新公司沒有資金沒有明星沒有贊助,明顯輸在起跑線上,但他們有的是大家!「經營的確是困難的,例如公司多位新人經常要掉亂衣服來穿,以應付不同的訪問,我絕不介意讓人知道我們有多『寒酸』,因為這是每位新人奮鬥的歷程。」
阿曦相信,昔日同伴未能大紅,是因為欠缺一個機會。「香港的電影productions太少了,來來去去都是一些愛情或夜蒲片。慶幸一三年仍有《狂舞派》這樣的誠意之作,我相信只要堅持,總有更多出色的作品。」
自組公司後,阿曦猶如脫胎換骨,昔日煙酒不離的她,今天已逐步變身「乖乖女」。「我現在的確感到很開心很充實,毋須借助煙酒減壓了。」
年多以來,阿曦一直工作不斷,最近夥拍Chivas 18威士忌拍攝名為《Dream City》的微電影,鼓勵年輕人追逐夢想和回饋社會,未來亦計劃拍攝電影、電視劇及為新人出碟。
為了專注自家公司發展,阿曦近年已甚少參與其他電影的編導工作,失了金錢,卻贏了快樂。「如果我繼續為商業電影擔任編劇,相信豬籠入水了。不過,我還是安於現狀好了,我要證明,努力的人一定能繼續走下去。」
儘管有人說,實現夢想八分靠運氣,兩分靠努力,麥曦茵依然拒絕相信!

更多精采內容,請參閱1月號Cosmopolitan (issue 350)。

photos by Kaleidoscope Productions  
coordination by Tsui yi 
styling by Katie Yip  
makeup & hair by Peggy Tsui  
wardrobe from American Vintage
Video by Sophia & Dust Project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