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anie 快樂狂舞派

by Fanny Lam

當年十九歲跳跳紥嬌滴滴的小女孩鄭融,晃眼已在演藝圈度過了十個年頭。十年來,她走紅過、沉寂過、迷失過⋯⋯跌跌撞撞間忽然開竅了。「我現在學懂了從多角度看事物,不會如從前般『忟忟憎憎』。」她若有所悟。自小習舞的Stephanie本來就是個簡單快樂的狂舞派,經歷十年現實洗禮,她逐漸認清目標:以輕快舞曲為自己、為別人注入無限正能量!

stephanie cheng


經常在舞台上勁歌熱舞的Stephanie,原來「舞齡」已有二十五年。她四歲開始學習芭蕾舞,一跳十四年,曾夢想以芭蕾舞蹈員為職業,不過,auntie的一句︰「將跳舞當作興趣好了,別妄想它能成為你的職業。」便把其美夢粉碎了。「今天回想,覺得就這樣輕易放棄很傻,其實只要真心喜歡某些東西,便應該勇往直前,不要被出路或其他問題覊絆。」

幸好,即使最終誤打誤撞闖進演藝圈,她仍能以興趣行先,賣「舞」為生。「我真的很喜歡跳舞,我本來就是一個簡單、率直和愛玩的人,舞蹈正切合我的性格。」

徹底洗「躁」
率真、好動、性急,是Stephanie的本性,也讓她跳出真我舞步,但同時亦令她四處碰壁。入行以來,經常爆出負面新聞,疑似爆粗黑面事件偶有所聞,對此,她坦言性格累事。「聽到這些傳聞,我當然覺得不開心。我有時的確太急躁,遇上一些突發事情,總會顯得不知所措,結果變成『躁底』。」

像數年前到日本拍攝《東京百貨》的MV,遇上一個喜歡即興拍攝的日本導演,去到那裏拍到那裏,完全沒有流程可循,甚至要臨時找一間卡啦ok借電掣和換衣服。替她化妝的日本化妝師又把她的臉掃白得像個藝伎,眉毛修飾得幼如彎月,令Stephanie嚇至花容失色。「我的皮膚這樣黑,你可以想像硬要變白的效果有多奇怪,我當時幾乎不認得自己,最後是自己動手化妝。」

對於諸如此類的突發事件,她自嘲其應變能力特低。「那次在日本拍MV,我完全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甚麼事,自己就像演出真人騷。老實說,我並不嚮往這種模式,因為我是那種需要按計劃流程行事的人,一旦schedule變了,我會很擔心很『忟憎』,甚至適應不了。」

即使回到香港的舞台演出,化妝、髮型、舞衣⋯⋯只要其中一環出錯,她都會緊張得影響演出水準,這大概就是她經常被誤會「黑面」的原因吧。然而,演藝圈本來就是個變幻無窮的地方,經歷長達十年的磨練,她還是乖乖的學會適應。
 

stephanie cheng

「每個人都有脾氣,但『躁底』不單對事情毫無幫助,還會適得其反。所以,我現在學懂了轉移視線,從多角度看事物,盡量把目光放在值得開心的事情上。假設表演服飾突然出了問題,我便把心思放在演出,因為沒有事情是十全十美的。」

我不中用!
看來Stephanie真的大個女了,這個生於小康之家的獨生女,母親是社工,父親從事醫療行業,兒時鄭媽媽最愛帶她參加義工活動。小時候受盡寵愛,初踏足社會亦路途暢順,甫出道已經奪得多個樂壇新人獎項,其後再憑大熱歌曲《紅綠燈》而人氣急升。

但在出道六年、推出首張精選大碟時,她陷入了人生的首個低潮。迷失、懷疑等不安感覺一湧而上。「身邊的圈外朋友實實在在地擁有一份工作,寫論文也好,做會計也好,至少是有實質的貢獻。但我呢?每天只是打扮得漂漂亮亮去拍照、做訪問,我不斷問自己︰我的工作究竟有甚麼意義?我是否很沒有用?」

為了這問題,她足足頽廢了半年,天天零打扮上街,看到時裝雜誌便想哭,甚至要向公司請假思考人生。「我當時內心有很多問號,需要抽離現實,給予自己一點思考的空間。」

舞曲使命
慢慢地,她開始找到答案了。誰說她的工作沒有意義?至少她能令很多人快樂。「歌曲能幫助很多人抒發內心感受,我的工作意義就是憑歌曲為別人帶來快樂,令他們暫時拋開苦惱,重現笑臉。有時看到街上的小學生,不論書包和表情都同樣沉重時,我真的很心痛,我希望看見世界更多人笑。」

她終於找到她的使命了,而輕快舞曲最能助她實踐使命。紀念出道十周年的兩張專輯《Live Like 18》,雖然以〈爆〉等慢歌作為主打,是她較少嘗試的三拍子風格,不過在未來的日子,她還是希望嘗試走更多元化的快歌路線。即使已經二十九歲了,但她仍是那個跳跳紥、愛笑愛玩的鄭融。「我的性格本來就適合唱快歌,更何況,你不覺得快歌和舞蹈都能替人帶來很多正能量嗎?」

至於是否會以天后為目標?她笑說,當然想呀,這是對一個歌手的肯定和認同,不過,更重要是製作更多能打動人心的音樂。「我們固然要遷就市場,但不是完全迎合市場的要求,至少所有音樂都必須是真心打造的,只有真的東西,才能叫人感動。」

對呀,真比假好,縱使長大了,成熟了,但Stephanie還是堅持以真性情示人,畢竟,真的假不了!

我的公開男友
鄭融與「老外」男友相戀三年,感情穩定,對方更是她首個公開承認的男友。「以前不懂處理嘛,所以還是不公開的好,現在覺得這是正常的拍拖關係,又何須遮遮掩掩?」

願意公開戀情的另一主因,是她尊重和愛護男友。她表示,男友是圈外人,與圈中人拍拖已經承受了不少壓力,若還要偷偷摸摸,恐怕會更難受,因此,無論如何,她都要給男友一個「名份」!這位蜜運中的女主角更透露,她是個絕對希望擁有家庭和孩子的人,最理想是在三十八歲時生仔結婚「打孖上」。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