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德華 X 鄭秀文 星火再燃

by Yvonne Yeung

是星與星之間的化學作用,是解釋不到的觀眾緣,也是幕後推手的犀利創意和執行力,造就銀幕上對對最佳拍檔,劉德華鄭秀文,正是深受電影迷喜愛的情侶組合之一。睽違十年,孤男寡女不再,各自經生活歷練,走過人生高低起伏,擁有的明星光采、演員修為、偶像魅力,變得更閃亮迷人,以及最重要的,個人內涵也進化得更充實豐厚。今天兩人再聚,展現新的默契,以查案為骨架,不再奏都市戀曲,亦非瘦身密語,遑論龍鳳鬥智,而是並肩演繹一個複雜的光影夢,引領你我投入感官刑偵世界。
On Andy: 紅色恤衫、灰色西裝褸及西褲(All from Dior Homme)
On Sammi: 米紅色繡花外套及半截裙(Both from Dolce & Gabbana);米色高跟鞋(Rupert Sanderson)
 
有所謂「夢之隊」,在電影界,像幕前由天王劉德華(Andy)加天后鄭秀文(Sammi),配搭幕後的杜琪峰、韋家輝、游乃海等神級編導組成的dream team,往績輝煌,卻不急於再度出擊。「我們這個package,應該要等到不同的創作世界才合作。」是劉德華的話。終於等到澎湃創意湧現,夢之隊攜新作《盲探》comeback。片名雖則有個「探」字,卻非尋常警匪片,劉先生強調,「過去二十年未見過這劇種,有點Woody Allen作品的黑色喜劇感,帶有好濃厚的香港本土電影情懷。」這天,王與后再遇於studio,由風光明媚的五月康城說起。
 
王與后 究極相談
《盲探》入選康城影展的「午夜展映」,你們會懷着怎樣的心情參加這盛會? 
Andy:今次不是比賽,是觀摩性質。在香港甚少與Sammi、阿杜、乃海、家輝,真真正正坐下來聊天,今次在康城有機會和他們傾偈,可以relax一下。
Sammi:以最casual的心態去完成。
 
既然要破格創作才重聚,那今次在演出上有何突破? 
Sammi:華仔第一次演嗅覺和聽覺都敏銳的盲人角色。而我就是被他呼來踢去的左右手。 
Andy:大家都用自己的眼光去評估盲人的世界。其實所有盲人都表達着:與平凡人一樣,是睇到的。所以我最大的感觸或發現是,如要成功地演活盲人,需極力展現我是看得見的,這是全新角度。
Sammi:這個戲的結構、電影拍攝手法和埸口,都提供了大量可供發揮和爆發力量的劇情。笑、淚、粗獷、懸疑,動作、感傷,給演員充裕的創作空間。除了搞笑以外,觀眾必能有多角度去欣賞演員的可塑性和演出力量。
 
然而這夢之隊已是第四度合作,怎樣才能產生新的化學作用? 
Andy:藝術不是每一次都能夠保證完美,可能畢卡索與梵高扔了好多畫,成功的作品才發表。生命就是成功失敗加在一起,不會只有成功。 
Sammi:是第七度合作。我不知如何,但在拍攝過程中它就那麼自然地出現了一堆堆火花。劇本應記大功,寫得立體,演員發揮就能立體。寫得精準,演員就能對角色正確用力。當然,杜sir 教導我如何對準方式去演,也很重要。
 
自上次合作至今,你們各自在演戲和人生取態上有何轉變? 
Andy: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是慢慢取得信任,我愈來愈信任我的對手鄭秀文,完全信任我的coach杜琪峰。以前在信任未去到80、90%時,我是否應該有自己的態度呢?當我現在已信到九成,唯一也許是叫我從八樓跳下,會有體能的顧慮吧。人生方面,也變得較為relax。因為大家對我的接受,市場對我的信任,我可以不冀求別人的信任而去做些不必要的事。電影是team work,在你對所有人都有信任時,演出便會好。
Sammi:取態始終如一,每個工作付上全部力氣幹勁。華仔亦是一樣,我們能彼此激勵,能在互動上互相啟發。他是一個用心的演員而且是有想法的人。 
 
華仔指《盲探》富有本地情懷,對你們來說,甚麼是本土味? 
Andy:整套戲由發展意念到主持執行都是我們香港人去創造的,內容就算全用外地演員,在北京或紐約拍,都是本土味。
Sammi:仿佛你要我分析A型血型人和AB血型人的分別,很難拆解。我大概嘗試分析,一種「文化味道」的出現通常來自其獨特的生活方式基礎,文化的總源頭可包含很多東西,語言、飲食、音樂、工作、相處,娛樂、買賣、宗教,這些東西歷代得夠久,植根了,就成了一種被人人認可的文化和價值觀。如果在英國,那就成了英式文化。如果你在非洲,那堆文化就成了非式文化。而住在香港的你我,就自必然對港式文化習以為常。每個國家或城市甚至鄉鎮都最好能保留其文化特色或文化遺產,因為這個才是一個健康的社會生態。 
 
有說本地娛樂圈路路不通,你們認為香港演藝界的出路在哪? 
Andy:始終都要堅持,只要能sustain下去,有一天當港產片潮流重返時,便可準備就緒。近這五年本地其實有很多創作人才,新導演如郭子健、《大追捕》的周顯揚、《寒戰》和《風暴》也由新導演操刀。編劇如杜緻朗絕對可以寫到更好的劇本。 
Sammi:我從不覺得樂壇會死或已死。死的是人的信心和熱情。用心做好音樂,用全力貫注入每首歌,一定有其知音。作為歌手或音樂人,先要做好音樂,以喚醒或挽回樂迷的信心。
 
王與后的Private Corner 
讓好奇心不滅魔法
Andy:在乎有沒有自滿。我是師法李小龍,自滿是指一杯水,你不倒掉,怎能加到新水?所以不應該對自己或對市場自滿。 
Sammi:就是保持関心,投入感情。 
 
自我激勵秘技
Andy:只得一句:將來做好些。自我激勵就是,下一次定會進步,無論人家講甚麼。譬如我起初唱歌欠佳,唯有一次唱得比一次好,慢慢累積,從而令人改觀。因有些驚為天人者,第一次亮相就教人「嘩」,你接受了便先入為主,像大家覺得我勤力,就算我偷懶,亦無多少人發覺。但我不是talent來的,要不斷努力以求取進步。 
Sammi:常常跟自己內心談話和通過祈禱找到內心的平安和力量。
 
 
photos by CK@Secret 9
on Sammi:
styling by Tang Lai
makeup by Ricky Lau @ 
Zing Make-up School
hair by Billy Choi @ Hair Culture
on Andy:
styling by Olivia Tsang
makeup by Cheng Yu Lai
hair by Johnny Ma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