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緻朗 黑色玫瑰(一)

by Fa Lam

《江湖》的恩怨情義、《霍元甲》的英雄氣重、《殺人犯》的血腥暴力,還有《大追捕》的懸疑驚慄⋯⋯一連串剛陽味重的戲軌,竟全出自一位年輕秀氣的女編劇之手。她,就是杜緻朗。這位被譽為香港最有才華的年輕編劇,擁有如玫瑰.那樣的美麗外表,包裹着的卻是像玫瑰般多刺而有狠勁的創作力。世事絕不是非黑即白,表裏又豈會完全一致?杜緻朗要寫的,就是徘徊於黑暗與光明的人性故事

"人的無知不在於知識的貧乏 ,而在於只懂從一個角度看事物的其中一面 。要看透世情 ,用的不是眼睛 ,而是真心 !"

外表漂亮柔弱的杜緻朗,是個百分百的愛靚分子,她喜歡時裝,愛種花,篤信佛學,樂做義工,但愛追求美麗事物的腦袋卻放不下歡欣的童話。「我不相信童話,更討厭糖衣包裝,現實世界本來就不是完美,再美好的事物也有其骯髒一面。」

其殺氣騰騰的陰暗之作,就是來自對人性的透徹探討。「我所有作品的題材都離不開死亡與愛。人性在黑白之間,還有灰的地帶,作品就是要透過戲劇性的手法呈現這種灰色思想。」

細看杜緻朗的作品,絕非只是一面黑得徹底的牆,像《大追捕》,觀眾既被恐怖迷離的情節嚇倒,卻同時為感人的父愛掉下眼淚,這大概就是她口中所說的「在黑暗中才能凸顯人性的光輝」。

童年「陰影」

縱使作品充滿勾心鬥角的人性角力,杜緻朗卻不曾是當中的主角。她可不是成長於破碎家庭,亦從未受過暴力對待,只是小時候與祖母的非典型相處,讓她學曉「不看表面,用心感受」之真理。

「我由嫲嫲湊大,雖然我們的感情要好,但由於她的個性帶點冷漠,並非那種經常會對你噓寒問暖,摟摟抱抱的傳統長輩,老實說,這的確令我的童年感到寂寞。」為了要「親近」這位至親,每當祖母帶她上圖書館時,年紀小小的她已偷看祖母看過的書,例如魯迅的作品、巴金的《家春秋》,藉此希望可以從另一角度,窺探祖母的內心。

長大後,杜爸爸最愛帶同女兒四處當義工,讓小緻朗看到更廣闊的世界,了解更多樣化的人性。細心的觀察,用心的感受,為她打開了天馬行空的創作天空。並且從小已喜歡在武俠和推理小說堆打鑽,兒時不單止經常自創故事,還安排自己和弟弟來演,另外,寫周記時又不時「老作」嚇倒老師。「當時老師跟媽媽投訴,你的女兒常常說謊,她所寫的周記全是虛構的,幸好媽媽思想開通,沒有向我追究。」

 

 

Photos by Hakka  
coordination by tsuiyi  
makeup and hair by 
Bowie Wong  
wardrobe froml 
Marc by Marc Jacobs
location@The Coffee Academïcs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