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淑莊 意想不到的人生

by Kat Ng

年近三十才醒覺,是後知後覺,還是遲知總比不知好? 年近三十才醒覺,是後知後覺,還是遲知總比不知好?

陳淑莊,既是大律師、又是話劇演員、同時是議員,三重身份,各不相干,簡直是風馬牛不相及,三個身份也不是經過刻意經營的角色。人生每一步就是如此這般未能預計,但是只要遇上,Tanya也樂於接受命運的安排,盡力演好每個角色。

 

 在單親家庭長大的Tanya跟媽媽感情要好。       
 在單親家庭長大的Tanya跟媽媽感情要好。 Tanya由外公外婆一手湊大。 
      
 
       
  Tanya由外公外婆一手湊大。       
  Tanya由外公外婆一手湊大。

 

 有人喜歡計劃人生,相反,有人偏愛順應天命,無論是前者或是後者,認真對待生命,做好每個角色,便是無愧。

遇上偶像梅豔芳,Tanya即時化身小fan要求合照,盡顯其真實性情。

 
二十八歲醒覺期
Tanya:律師工作從來不是我的志願,政治才是我的心儀科目。一心希望我成為律師的媽媽得知我的心事,簡直嚇傻了,深怕我誤入政治歧途,即時出動uncle力勸我回頭是岸,就是這樣,我便讀law去了。Law讀完了,我始終未對律師工作產生興趣,轉而投身investment bank,跟律師之路愈走愈遠。九七金融風暴可說是我人生第一個轉捩點,不少同事和朋友也不幸遭殃,激發我完成Postgraduate Certificate in Laws(PCLL)的執業資格,因為法律可以幫人,而不像金融害人不淺。再加上恩師的引導,真正啟發了我對律師工作的熱誠,總算還了母親大人的心願。

人生小結:年近三十才醒覺,是後知後覺,還是遲知總比不知好?二十八歲的Tanya以行動證明,it's never too late,失去過反而更懂得珍惜。


陳淑莊,既是大律師、又是話劇演員、同時是議員,三重身份

二零零八年當選立法會議員,在九龍灣展貿點票中心外接受傳媒訪問。 

 

三重身份交叉人生
Tanya:本來修心養性,選擇了律師之路,卻因緣際會,跟政治扯上關係,遇上林奕華和胡恩威,搞起政治話劇來。平日只會於閱報時邊看邊鬧,鬧完就將報紙疊整齊,沒想到人踏上舞台,化身舞台劇演員,能夠盡情抒發個人政見,台下觀眾的反應,帶給我很大的衝擊,原來自己對政治的興趣一直沒減退。一年一次的舞台劇演出,將我跟政治圈的關係愈拉愈近。政治生涯也在預計之外開始,二零零六年獲邀加入公民黨,同年被選為選委會法律界代表,二零零七年當選山頂區區議員,二零零八年當選立法會議員,政治路途發展之快連我自己也未能消化。參選選委會的理由並非為加入政界,純為支持梁家傑選特首而為之,而且並沒有實際職務,議員的職責卻不同,市民大眾對自己有期望,政治偏偏又是一項複雜難解的課題,如履薄冰最適合形容我的議員生涯。但是機會來到,無論是律師、舞台劇演員或是議員的角色,我也會用心做好。

人生小結:有人喜歡計劃人生,相反,有人偏愛順應天命,無論是前者或是後者,認真對待生命,做好每個角色,便是無愧。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面對人生逆境,結果不一定是失敗,而是取訣於你以甚麼心態去面對,選擇放棄或積極面對,完全在於你自己。

<<陳淑莊講女烈傳之戴錯嘢夫人>>的內容盡是她的心底話。

Lost & found的四十之齡
Tanya:三十九歲的人生,輸掉了區議會選舉、結束八年愛情長跑,跟男友分手收場,愛情事業皆失意,卻沒有將我的人生拖進谷底,反而為我製造一個unload的機會,做回真正的自己。索性將長髮剪短,換個新形象,同時投入talk show創作,一手包辦《陳淑莊講女烈傳之戴錯嘢夫人》,由籌備到演出共花了四個月時間。身為議員又好,律師也好,也只能說恰如其份的說話,置身於舞台空間,便不再受到身份的限制,愛說甚麼便說甚麼,我在台上盡說心底話,台下觀眾時笑時喊,痛快之極。多得這次機會,讓我反思五年的議員生涯,從新upload自己,迎戰未來的人生挑戰。

人生小結: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面對人生逆境,結果不一定是失敗,而是取訣於你以甚麼心態去面對,選擇放棄或積極面對,完全在於你自己。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