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楚紅 正能量美學升華

by Yvonne Yeung

白色絲質恤衫及黑色寶石 頸飾(Both from Chanel);水晶頸鏈(Crystaline made with SWAROVSKI ELEMENTS)及手

香港本是山靈水秀的好地方,奈何這些年開山斬樹亂填海,得天獨厚的氣質一點一點的消退。「風水」不靈,人才──由甚麼勞什子政治人才到眉目如畫的可人兒,也自凋零。論到真正港產的iconic大美人,還數永遠的性感女神鍾楚紅,將甜美與野性渾然融合,隨年月而來的是倍添優雅、從容。於她,在華麗場明豔駐足,是美;在田原鄉野,頂着烈日迎着清風,素顏擁抱大自然,更美;將無敵正能量感染他人,最美。

拍攝封面專輯的當晚,鍾楚紅(Cherie,但我們愛稱她為紅姑)匆匆趕赴與Lady Gaga的音樂約會,為記者捕捉入場剎那,形容她以「野性」look撐場。紅姑沒好氣:「這不算啥野性打扮罷。」外套襯skinny jeans配數條項鏈而已,真正勁wild夠誇的,當然是加加本尊了。紅姑享受那夜的狂歌熱舞,「好玩又開心。Lady Gaga的音樂富現代感且正面,歌詞又佳;舞台上的她交足戲,服飾和音響工程都做得好,全場感受到那股能量。她是認真的表演者。」平常紅姑多聽古典音樂,尤愛巴哈帶來的寧謐境界。不過,加加一向鼓吹自由、接受與生俱來的自己,紅姑不無共鳴。

黑色V領雪紡長裙及腰帶 (Both from Gucci);綠色寶石頸鏈 (Louis Vuitton)

華麗大明星,自由何處尋
因為當紅藝人的代價,便是失去了自由。鍾楚紅從影圈新人,躍升為一線大明星,字典裏滿是忙字,獨欠一個紅字。「當時沒想甚麼紅與不紅,也無甚引以為傲的,純屬做好本份,唯是欠缺自由。」婚後,紅姑以家庭為重,少與外界接觸,以為可重獲自由。她苦笑,「這是一廂情願,自己騙自己。」低調的她依然逃不過攝記搜獵,自由云乎哉!
新世紀的傳媒十分進取,往昔藝人和記者似乎較「相敬如賓」。紅姑道出真相,「目前是多了偷窺狂。我不抗拒現有媒體,記者們都很客氣,他們是為工作交差。」雖然有時購物會友落入記者鏡頭,頗為掃興。「反過來是藝人適應他們。然而不尊重人、沒道德,編造故事等歪風,實不可長。」聰明的紅姑,任我城線眼密布,懂得自尋樂活空間。

黑色拼皮雪紡長裙 (Fendi)

復得返自然,找到了真我
鍾楚紅是 early bird,一日之計在於晨。「美好的早晨,寓示一天精采的開始。利用這段時間做運動、逛市場,不受注目,人人友善地向我講早晨,分外感受到愛。」
這份人與人之間的關愛,紅姑非自今時今日才領會。摯愛伴侶離去,她切身體會到身邊親友的支持,旁人的慰問,「原來自己接受了很多正能量,令我每一天都滿懷感恩,冀望將這份愛心感染開去,影響更多人,回饋社會。」
紅姑早就坐言起行,盡心出力保護自然生態,植樹、站在繁忙街頭抄噴黑煙車的牌、回內地考察環保項目……她慨嘆:「大自然賦予我們珍貴無比的生態環境,人類卻不感恩,不加以保護,不為下一代着想,是無自信、無愛的自私行為。」興建高爾夫球場要下除蟲劑,影響樹木生長,她決意不打golf。
紅姑染綠由來已久,好奇她一個自小居於尖沙嘴的city girl,何時受到環保感召?「最愛尖沙嘴了,會去水池放船,往天文台山遊玩。我喜outing,每逢學校去旅行就最雀躍。」紅姑的五感很敏銳,尋求視覺、聽覺、味覺等刺激,拒絕慣性,勇於走出comfort zone,不怕辛苦。在熟悉的地方如常生活耐了,便向世界出發,探索新體驗。

Photos by CK @ Secret 9 Studio
Art direction by Camellia Cho
Styling by Genie Yam & Cynthia Hung
Hair by Sev Tsang
Makeup by 淑貞

更多內容請閱讀Cosmopolitan第331期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