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妍 八年奮戰

by Fa Lam

在紅館開個唱,是每個歌星的終極夢想。二零零四年,出道只有兩年的關心妍夢想成真,無奈,美夢與惡夢原來只是一線之差。被捧上天的驕傲公主一夜之間變成投閒置散的落泊歌手,她為此而哭過、控訴過,就是不甘心中途離場,跌跌撞撞間竟又再走上了光明道路。八年後的今天,已成為幸福少婦的關心妍再戰紅館,揚言「從哪裏跌低,就從哪裏站起!」她絕非要一雪前恥、收復失地,只為在登上生育列車前,再圓念念不忘的舞台夢。

二零零四年,出道只有兩年的關心妍夢想成真,無奈,美夢與惡夢原來只是一線之差。

良好家庭背景 + 音樂才華 + 幸運之神眷顧,當年初出茅廬的關心妍(Jade)的確自信驕傲得起。「初入行的我,未免過分自信,但對於一個新人而言,若你缺乏那種『我真係得』的信心,就沒有可能突圍而出。」

公主變奴僕
然而,十年過去,這份驕傲早已被殘酷的現實徹底洗盡。美夢的完結亦是惡夢的開始,紅館個唱之後,Jade不單止沒有人氣颷升,反而陷入歷時兩年的事業低潮。
「個唱後不久,當時的經理人離任,我就像孤兒仔沒有人理,最初還有一百場的國內酒吧show可以唱,那陣子,我感到自己突然由一個踏上紅館、受盡萬千寵愛的公主,變成在酒吧賣唱的奴僕,感覺很難受。不過,我至少還有工作和收入。」豈料,之後Jade連酒吧show的機會也沒有。
面對突如其來的形勢逆轉,Jade的情緒幾乎失控。「那段日子,我每晚在家中痛哭,但一覺醒來,依然是沒有人找你開工。這種零工作的日子足足維持了一年,我只能靠積蓄度日,不僅沒有能力給媽媽家用,甚至連找朋友吃飯也不敢,因為我根本沒餘錢應酬。」
她痛哭、她埋怨、她控訴,為何上天給了她的名利榮耀,但轉眼間又要狠狠奪回?但她就是不死心。「我當時才醒覺,原來音樂路是這麼難走,甚至問自己是否應該轉行,但內心卻有一份莫名奇妙的堅持,但又不知道自己在堅持甚麼。」

八年後的今天,已成為幸福少婦的關心妍再戰紅館,揚言「從哪裏跌低,就從哪裏站起!」

堅守陣地得姻緣
Jade整天賦閒在家鬱鬱寡歡,一天忽然有朋友建議她做義工,她自卑地問︰「我可以嗎?」
「朋友提議我到社區中心唱歌鼓勵迷失青年及吸毒者,我卻有點猶豫。老實說,當時覺得自己一無是處,自己的心情跌至谷底,如何有能力鼓勵他人?」
然而,Jade最終也去了,在重執咪高峯的一刻,她再次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我唱至一半時已感觸得淚灑當場,同時亦發現自己的歌聲真的能感動人心,我並非全無價值。」
宗教信仰與當義工,助Jade捱過最艱難的歲月。等了兩年,她終於看到一點事業曙光,林姍姍成為她的新經理人,迷途的小歌手出碟有望。她一直對音樂的堅持,不僅令事業漸見起色,更為她贏得如意郎君。「如果我當初中途放棄,就不會等到林姍姍,繼而認識蔡一智,再經他認識我的丈夫。」

Miss Cool也融化
訪問期間,Jade不時把「老公」掛在嘴邊,一副甜絲絲的小鳥依人模樣,但原來昔日的Jade,是個獨立硬朗的"Miss Cool"。
Jade在單親家庭長大,父親在她七歲時離家遠走,母親是個不折不扣的女強人,她的個性,就是母親的翻版。「我自小已不相信婚姻,對男人的印象就是他們會無故跑掉。所以從前我與男性約會,是那種會跟男伴爭着結帳,拒收對方禮物的硬朗女子。」
直至遇上現任丈夫,冰山終於被融化。「他真的太好太好了,認識了他以後,我才知道原來女人太強未必快樂,相反,懂得相信依靠丈夫的女人才最幸福。」
Jade於人前人後都對丈夫體貼有加,一向「靠惡御夫」的港太,不妨虛心聽聽Jade教路。「你要一個人錫晒你,也要為對方真誠付出。難道人家真的會無怨無悔忍受一個野蠻太太?別當男人是傻瓜吧。」
綜觀演藝圈女藝人,哪管是天后影后級人馬,星光燦爛過後,也期望找得好歸宿。已覓得「筍盤」而「上岸」的Jade,縱使毋須再於樂壇戰場上奮勇衝刺,卻無意當個只懂high tea、買衫的靚太。
「即使毋須為生活奔波,也要活得有意義。於我而言,無論結婚與否,也要找些自己喜歡的事來做。天天shopping歎茶,只會令我與社會脫節,再找不到與丈夫的共同話題,生活甚是沒趣。」

B計劃變陣
誠然,Jade對音樂依然充滿熱情。為了再踏紅館,她不惜推遲生育計劃,甚至於一年前已開始keep fit,足足減掉二十三磅,這份狠勁連一眾上位姐仔亦望塵莫及。
「我剛結婚時已計劃生BB,但適逢有唱片公司接洽我,便決定把生育大計延遲至演唱會之後,畢竟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我不想就此放棄。」
等了八年,Jade再踏紅館,坦言「從哪裏跌低,就從哪裏站起!」然而,她絕不是要為come back造勢,更無吐氣揚眉之感,純綷只為再圓舞台夢。
「我以前的心態是要紅要受歡迎要賺更多的錢,但當你跌過重重一跤後,就知道甚麼才令你快樂。今日的我,已經擁有最值得珍惜的人與事,再加上這個演唱會,我真的很滿足了。」且慢,再多兩個可愛的寶寶,Jade才是真正的無求!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