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a Better Person 蘇玉華

by 家慧

遊走於舞台和電視的蘇玉華,晃眼已度過十多個年頭。像她這樣慧黠、敏感而自信的揚眉女子,在勢利的娛樂圈謀生, 卻沒有被名利沖昏頭腦。走進不同場景的時候,都用心演好當下角色。卸下戲服之後,便努力從生活中汲取養分。她深信, 人生就如一場修煉,每段經歷、成敗得失、緣起緣滅,都是一種考驗,讓人好好裝備自己,勇敢地、真實地活着,然後竭盡 所能付出,為生命添上更多意義。

「人生如戲」這句老生常談的話,套用在蘇玉華「阿蘇」身上最貼切。一如很多耳熟能詳的「入行」故事,當年她陪伴同學參加航空公司招聘會,同學沒考上空姐,她卻被取錄,入職九個月後,覺得「玩夠」,便辭職去唸演藝學院。畢業後,得到香港話劇團青睞,就開始全職演員生涯。「既來之,則安之」是阿蘇的一貫作風,卻讓她誤打誤撞,發掘了很多可能性,正如當初沒想到會以演員維生,踏過台板之後卻愈演愈愛,在舞台劇和電視劇,都能獨當一面。
「從小我都不愛跟隨大隊,人人要這樣做,我就偏要與別人不同,這樣才夠刺激有趣啊。」
做演員,某程度上像參與一場賭局,要「名成」才會「利就」,半紅不黑的話,就可能要憂柴憂米了。凡此種種,對阿蘇來說似乎都太過現實,她說:「我是一個很知足的人,對生活要求很簡單。賺得多賺得少,有人讚還是有人彈,我都不會太在意,只想做喜歡做和應該做的事。」
自言每天都浸淫在戲劇藝術氛圍中的她,早已認定演員作為life long的身份。「哪怕有一天我不再演戲,戲劇對我的影響仍會延續,直至死的一刻。」

聆聽你的心
因為熱愛演戲,所以求知若渴;因為沒有名利包袱,所以能夠放下。二零零九年,阿蘇別過形勢大好的演藝事業,拿了亞洲文化協會的獎學金遊學去,整整一年,重拾學生的單純心思,在紐約遊歷、觀摩,跟不同的藝術家交流。
唯有將視野放得更遠更廣,才明白自己還有不少進步空間,阿蘇說:「這是一個最佳時機,讓我抽離原來的生活環境,安靜下來,好好地跟自己對話。」
沒有半秒猶豫,阿蘇便決定勇往直前,哪管它錢賺少了人氣跌了,也要好好捉緊這個難得的機會。「換一個角度看,沒有東西比這份獎學金更加貴重,我並不會損失甚麼,只會得到更多。
「以前,我常常去計算,做這件事有甚麼得着?對我有沒有好處?大概很多人都有經過這階段吧,但現在我的想法不同了,不會只將重點放在自己身上,而是會去想我跟這個社會以至整個世界的關係,以及怎樣盡自己的一分力,去為別人付出。」
在金錢掛帥的社會,試問誰不想live a better life?對於阿蘇來說,活得好不好,跟貧富、成敗、美醜都無關,最重要,是學懂聆聽自己的心。「『她』一直不斷向你傳達訊息,但我們都活得太忙、太急也太吵了,完全聽不到自己的心聲。這時,不妨嘗試放慢步調,你會發現,『她』其實已經給了你最好的指引,告訴你生命中甚麼才最重要。」

貧窮但美麗
從美國回來後,擺在阿蘇眼前的又是另一些機遇,這正合其喜歡新突破的心意。她先是當上飲食節目主持,構思「以人為本」的概念,透過食物發掘人性的美善,播放後也得到很高評價,阿蘇笑道:「作為一個演員,讓我最感興趣的,永遠是與人有關的故事。」
在幕前和舞台工作以外,她還擔任國際培幼會(PLAN)的大使,早前更走訪柬埔寨,期望能夠身體力行,喚起港人對活在苦難中的兒童之關注。總結這趟旅程,她說:「短短八天的旅程,足以影響我往後的人生。」
出發前,阿蘇做足功課,對當地情況有一定了解,亦不打算上演流淚的煽情場面。可是抵達的首天,接觸過第一個家庭之後,震撼和心碎的感覺已蓋過一切。「這家人的小女兒只有八歲,患有嚴重抽搐症,媽媽和哥哥經常要陪她看醫生。我一邊跟他們傾談,一邊將一件小蛋糕撕開分給他們,哥哥沒有即時吃下,而是將蛋糕緊緊握在手裏。原來,他想將蛋糕帶回家,說要跟已過世的爸爸分享。」叫人動容的場面,仍然歷歷在目。「柬埔寨人每年平均收入只得七百六十五美元,在物質貧乏的情況下,沒有事情比填飽肚子更重要,得溫飽已經不易,更遑論上學唸書,脫貧之路也就更加遙遠。」
可幸的是,在貧窮的表象下,讓她看到生命的美麗。「柬埔寨人安然接受命運,然後認真地過每天的生活,這種堅毅和勇氣,值得我們這些所謂文明和富庶的一群去學習。」阿蘇由衷地說:「看似微不足道的小恩惠,對長期活在貧困中的孩子來說,是難能可貴的厚禮。既然我們有能力,何不去扶他們一把?」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