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增熹黃金年代

by 家慧

若非因為《超級巨聲》,大概不少人還以為趙增熹是個「叔父輩」模樣的音樂人。入行逾廿載的他,跟不少真正「巨星」合作無間,由製作助理做到星級音樂總監,資深但不「老餅」;因緣際會下現身幕前,人氣竟然更勝一眾「巨聲幫」,瞬間躍升成為各大廣告商的寵兒。
面對突如其來的知名度,趙增熹仍然保持一貫冷靜和沉着,謹守音樂人的本分,盡力扶持後起之秀,期望有朝一日,再次締造本地音樂的黃金年代

名氣這回事,來得快去得快,看盡樂壇中人起跌的趙增熹當然明白,所以他說:「我只是做評判、監製的分內工作,不過多了一班觀眾而己。」
誰知道,觀眾就是愛看「冷面評判」的狠辣批評,「巨聲」未成氣候,趙增熹卻率先跑出。

蝕本也不計
在眾星背後默默工作廿多年,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成為主角,如今站在前線,拍廣告、做訪問,一概不是趙增熹所擅長。他坦言,面對鏡頭,還是會有點不知所措。「我想,我永遠都不會習慣。」
話雖如此,趙增熹還是欣然面對:「就像滑浪一樣,一個浪打過來,即管衝着浪去看看,浪退了,便回到原來的崗位吧。」
這個浪,無疑為趙增熹帶來不少新機遇,包括《分子音樂盛宴》。為了抓住難得的機會,不但「碌」盡人情卡,更作好蝕本的準備,只為將多年音樂理念付諸實行。
「演唱會不一定華麗,我相信,香港仍有一群喜歡用耳朵『聽』音樂的人。」趙增熹掌廚的音樂菜單,不賣花巧只賣靚聲,一眾友好歌手亦不計酬勞,力撐到底。「Miss Chan Chan(陳潔靈)、Kay(謝安琪)、Ella(官恩娜)等都只是象徵式收取車馬費。」趙增熹笑說:「試問我怎負擔得起她們的歌酬?」籌備過程也叫他心驚膽跳:「首兩星期只賣出兩成門票,雖然預了要蝕數十萬,但也心有餘悸。幸好銷情漸漸理想,開Show當日門票已賣出九成,總算收支平衡,好彩!」
演出當晚,沒有人瘋狂叫囂,沒人怒打Pong Pong棒,聽眾只以真心掌聲回應。任務完成,各界評價不俗,更得到有心人青睞,願意出資支持。看來,音樂盛宴Re-Run在望了。

懷才怎會不遇
趙增熹一九八六年入行,當時是香港樂壇的輝煌時期,小伙子勇字當頭,毅然放棄升學,由抄樂譜的助埋做起,他笑言:「工時長、人工低,但我樂在其中。」
因為肯搏肯捱,工作陸續有來。老闆問他要不要試試編曲,他二話不說就答應;有人找演唱會的和音、Keyboard手,他又「膽粗粗」走上舞台。一邊做一邊學,經驗和眼界隨年漸長,漸漸在樂壇站得住腳。
「很多小小的機會加起來,才讓我走到今時今日。要是我嫌錢少又或怕失敗,以後就會失去機會。」對於當年曾經提攜自己的人,趙增熹心存感激,今天他也希望盡力扶後輩一把。
只不過,這個年頭的後生仔女,未必個個如他一樣有鬥心、肯堅持。「請過好幾位助理,已開宗明義,付出和收入不成正比,個個最初都OK,後來總會抱怨,覺得人工太低。」
等待機會,讓他們感到不耐煩。可是在趙增熹眼中,並沒有懷才不遇這回事。「機會出現了,就看你自己的決定:你認為這是個機會嗎?有沒有膽量去捉緊?還是只着眼報酬多寡?要做音樂這一行,便得準備『捱』一段日子。」

Photos by Lit Ma
Coordination by Tsui Yi
Styling by Cynthia Hung
Wardrobe from Diesel
Venue@Sky 21 Grill Bar

更多內容請閱讀Cosmopolitan第319期

即睇趙增熹訪問片段:幕後巨星趙增熹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