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名利!關詠荷

by Fanny Lam

 

追求 ,從來不易;放下,更難 !


關詠荷Esther曾經演出多個入屋角色,抱擁大台視后榮耀。觀眾對於「娥姐」,還是念念不忘。唯隨着寶貝女兒誕生,昔日一姐甘願變身全職靚媽,成為影帝背後的女人。九年來,她除了偶爾戲癮發作短暫重投公仔箱,「粉絲」如欲成功捕獲「娥姐」,恐怕只有在慈善活動上了!「過去了就是過去。」Esther淡然地說。從前她注視的只有劇本,今天她放眼的是世界。懂得放下,擁有的,也許更多! 

自兩年前參演大台劇集《情逆三世緣》後,Esther近年幾乎絕跡公開場合,連一年一度的金像獎電影盛會,也絕少陪伴影帝丈夫出席。她開懷地稱︰「陪過就夠了。不是不想陪他出席,只是怕他分神,畢竟他要面對賽果,心情已經夠緊張,我不想他再費神照顧我。」

 

破例「出山」

這次Cosmo有幸「捕獲」Esther,要多得慈善,她早前首次擔任「奧比斯兒童大使」,前往山東探訪患有眼疾的兒童,是次「出山」接受訪問,純粹為活動宣傳。「我細細個已聽過奧比斯的名稱,當時覺得它在飛機上替病人做眼部手術,有gimmick。其實做善事,幫助哪個機構都無所謂,最終能否成事,還要看看我的時間和體力是否能夠配合。」 山東之行,Esther本來打算與九歲的女兒Brittany同行,趁機與女兒上一次愛的教育課,唯最終「縮沙」。

「當點與點之間的車程需三、四小時,恐怕她未ready。到時若我要反過來take care她,便失去了探訪意義。」 雖未能同行,女兒卻把心愛的玩具,托媽媽轉贈病童。「最初問她是否願意捐玩具,她爽快答應。但當我叫她與玩具拍張照片留念時,她便開始不捨,反問我可否以捐錢代替?」 不過,小Brittany的玩具最終也送到貧困孩子的手上,當孩子以一封感謝信回禮時,Brittany興奮得要回信給對方,讓媽媽非常感動。「女兒的反應讓我感覺很warm,她似乎又學懂了一些事情。」

 

 

"以往,無論我多累,女兒也要死纏着我送她上學;到今天, 她能體諒媽媽的辛苦,反勸我多點休息。彼此一起經歷歡欣、 難過、戰戰兢兢的時刻,我很快樂,亦很滿足。"

 

戲子多「情」

觸動Esther的,還有探訪過程中的很多點點滴滴,諸如內地堂皇城市建築與村民簡陋家居的對比,還有一位感性母親對她的激動致謝,以及陪伴孩子做手術的驚險遭遇,都讓她禁不住「眼濕濕」。「我是演員嘛,自然感情豐富。我已經比我老公『硬淨』了,他每次去探訪都會爆喊。」 不過,手術室的一幕,真的讓她心驚膽顫。「那位四歲的孩子因麻醉藥劑分量不夠,出現面部發紫及透不過氣,我被嚇呆了,心中唸着︰『是我把你帶進手術室的,我一定要把你安全地帶離這裏。』」結果,當然有驚無險,卻令Esther更加堅定助人的信念,亦希望把這份愛灌輸給女兒。「我希望女兒是一個有愛的人。」

 

 

媽媽「學習ing」

唯如何在寵愛與縱容之間取得平衡?對於生活在富裕城市的現代媽媽來說,是一道難題。「女兒小時候,我總是叫她把手上的垃圾交給我,替她扔掉。到她年長一點,仍老是把垃圾交給我,要我處理。其實,這是我自己造成的。」 要刻意對女兒嚴厲一點嗎?她又不忍。「我小時候家境雖不富裕,但父母是那種甚麼都會幫子女安排妥當的人,我從來不用做家務。出來工作後,便『知死』了,原來我有這麼多事情不懂得做。」 Esther坦言,如何做一個好媽媽,她至今仍在「學習中」。「我覺得當媽媽比當演員難。以往我只需讀好劇本,將戲拍好,回到家倒頭便睡。但之後要照顧家庭,我才開始理解甚麼是生活。要主動為女兒安排各種活動,對我來說,其實是很困難的。老實說,我也是在近幾年才開始習慣。」 縱使難於適應,為了女兒,這位深得觀眾歡心的首屆視后,仍然二話不說淡出熒幕。「最初我也極不習慣,內心有點忐忑,偶爾會心癢癢想拍戲,所以以往每隔數年,我都會短暫復出,過過戲癮。」

 

 

讓過去的過去

事業與家庭,她說,不是不想同時兼得,而是無能為力。「我是那種每次只能專注做好一件事的人,凡事亦喜歡親力親為。所以,如要我既要投入工作,又要處理家事,自問真的沒有一心多用的本領。」 演出的滿足感、觀眾的掌聲,Esther縱是享受,但並不眷戀。「過去了就是過了,做人最重要是學懂放下。年輕的我會很拚搏,追求工作上的滿足感;但一旦決定當媽媽,我已有心理準備,要花很多時間、精神和心思在女兒身上,否則你便不要將她生下來。」 然而,對於「復出拍戲」,Esther笑說還是有可能的。「若有充足時間與體力,又有好的劇本,我很樂意再拍戲。但要知道好的劇本可遇不可求,我已經不是圈中人,有好的角色,別人也未必會想起你。加上電視台只剩一家,隨着年紀漸大,角色的彈性亦相對較少,所以我暫時看不到有再拍戲的可能。」 人生,又豈止只有演戲?離開戲棚,今天的Esther主力照顧女兒,閒時又學學畫畫、玩陶瓷、做運動,偶爾參與慈善活動,眼光更廣更濶,生活更充實更自在。放下誘人名利,換來實在生活,她由始至終,都no regret。


我是Fun媽

Esther外表看似嚴肅,做事認真,其實很funny呢。訪問期間,她輕鬆自在,不時說笑,還笑言在女兒眼中,她是一個常常講笑的fun媽。「阿女常跟我說︰『媽咪,你老了千萬不要像婆婆,因為婆婆經常不說笑。』其實,我愛講笑,也不過是投阿女所好而已。」

 

photos by Keith

coordination by tsui yi

makeup by Synni Tam@private i

hair by Calvin Chan@M.i Salon Hair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