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出真性情 杜如風

by Fanny Lam

《流行首爾》播出,杜如風被狠封為「世界級港女」,二十萬網民揚言要聲討她。《東京攻略》接力,她以為會「升呢」至「宇宙級」港女,正「期待」網民今次如何狠批。Sorry,結果是「宇宙級港女」冇佢分,網民的正評竟比負評多!罵她也好,讚她亦好,杜如風從不掩飾the real her。爛玩、喪買、叫老竇找數⋯⋯她統統直言不諱。但拜金、晒命、屈男友買名牌⋯⋯卻非事實,她亦不甘被「屈」。今時今日,能夠做到幕前幕後一個樣的,無論如何都值得俾個like佢!




淺灰色恤衫及深藍色外套 Both from Vivienne Westwood; 閃石高跟鞋及晚裝袋 All from Jimmy Choo;
水晶戒指及首飾 All from Swarovski

 


對於這次未能從世界級進升至宇宙級,杜如風竟然有點「失落」。「我一直都在幻想網民今次又會點鬧我,但竟然沒有。大概是大家習慣了我的演出方式吧,對我包容了,而且聽聞這次的收視比上次高,真的很開心。」

 

喪鬧,撐得住!

經上一「役」,她還未受夠?再來一次,是否撐得住?「其實上次已有人給我心理準備,說網民普遍對大台有偏見,一定會出現不少惡評。但出動到二十多萬人聲討,我真的有點被嚇倒,不過沒有hard feeling。他們有言論自由,就算笑我肥和甲組腳,我也沒有必要動氣。」

事情卻令杜媽媽有點心痛,而杜爸爸卻未驚過。「我老竇說︰『怕甚麼,我甚麼風浪未見過?』哈,我的高EQ應該是遺傳自他。」

可是,關於傳聞中的「姣溝」對象,包括導演郭子健和余文樂一事,卻令杜如風耿耿於懷。「我唯有致電向他們道歉︰『不好意思,今次到你了,sorry!』」

對於網民的人身攻擊言論,杜如風一於懶理,但關乎節目上的表現,她卻認真反省過。上輯有人評她說話慢、晒命,她在這一輯已刻意加快說話節奏,同時採用「畫公仔畫出腸」的自嘲方法,直接笑自己是「阿婆」,又不時揶揄自己。「其實我以往拍攝旅遊節目,都是這種風格,但出現在免費台時,觀眾人數多了,突然發現︰『咦,點解呢個人說話咁鬼慢?』並會被我某些表現嚇倒,所以這次我作出了調節。」

 


 



港女,我未夠班!

如何調節也好,她那率直傻氣的演繹方法,始終不變,因為她就是一個不懂造作的人,優點缺點全部浮面。喪買,她認,家中有過千對鞋兼無數手袋衣飾全是事實。「我承認我是物質主義者,十多歲已愛喪買東西,加上昔日有縱我的老竇找卡數,自然肆無忌憚。媽媽曾經剪爛我四張信用卡,但我一樣繼續買。」

雖然手持老竇的御賜附屬卡,但她絕不用男友錢,拜金及掏空男友荷包等港女污名,就別「屈」她了。「我絕對不是那種千方百計要逗男友送名牌手袋給我的人,老竇退休後,我是用自己賺的錢買東西。不過,既然別人說我是世界級港女,我便乘機用來自嘲一番。幸好也有人明白我,導演Gary安慰我說︰『你一點港女的特質都沒有。』」

爛玩,她亦照認,她曾是「老蘭」與卡拉OK常客,綽號「爛命倫」,不過她笑言自從「年紀大,機器壞」,早已修心養性,現時最愛當「宅女」,弄狗為樂。對於工作,她雖沒有野心,卻很用心。「我不是一個aggressive的人,由細到大都喜歡食、玩、買、hea,甚少主動爭取工作機會,像當年入行當電影的日文翻譯和編劇,都是老竇介紹。」


大鑊,要成經濟支柱!

從前有父蔭替她遮風擋雨,賺錢亦不過是買花戴而已,不過自從父母相繼退休,杜如風亦逼着自己「大個女」。「老竇五年前退休,我當時在想,父母只有我一粒女,那我豈不成了家中的經濟支柱?好大鑊喎!」

毋須擔心,從收費台到大台,杜如風一直密密接job掘金。她亦絕不hea做,拍攝《東京攻略》期間連續三個月沒放過一天假,即使每次拍攝旅遊特輯都進出醫院,亦沒半句投訴。「我enjoy工作,但這數年真的太辛苦,頻頻飛來飛去,徹底犧牲了自己的健康,媽媽也很肉赤。有時剛出院又要投入拍攝,影響表現便不好了。」

沒辦法,誰叫她現在是「經濟支柱」。隨着觀眾層面極速擴闊,各種工作機會亦不斷,主持以外,她可會另作新嘗試?「我最近出了新書《愛情》,希望除了講飲講食,可以嘗試寫一些感性的題材,多在文字方面發展。至於拍劇、拍電影嘛,不好了,我是記不了對白的。旅遊特輯的對白多是爆肚,所以才說得那樣慢。」

但她強調,她不是一個有野心的人,對未來真的沒有多想,拚博過後,此刻只想休息,去個旅行,開開心心便夠了。



愛情大「騙局」

話說《東京攻略》中的一幕,杜如風有感而發,眼濕濕大嘆身邊沒有伴侶。正當大家都對她寄予同情之際,她卻從實招來。「那次不過是風太大,吹出一滴眼淚來,我於是跟導演說,要好好利用它呢。」 

懂得杜如風的人,都肯定她絕不會因為沒有男友而感到失落。她表示,經過多次「遇人不淑」和「待人不淑」後,她對愛情已不再寄予厚望,新書亦出現了類似「既然你都會偷食,那我應先去偷食」的論調。話雖如此,她仍期望有朝一日能嫁得出,有個幸福家庭。


text by Fanny Lam
photos by Lamb
art direction by Genie Yam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