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修平 x 林海峰 講男有話兒

by Fanny Lam

 

黃修平黃修平

會否因為《狂舞派》的成功而對今次新片倍感壓力?

沒有啊!再難捱的日子,都在拍攝《魔術男》時經歷過。之前用自己的「土炮」方法,找一班朋友「圍威喂」執導長片,花二十萬便拍完,還拿到獎呢。以為在《魔》片可照辦煮碗,但原來,面對市場的電影,必須採用專業團隊,但我當時連場務這等基本崗位都搞不清,試過連續四晚在晚間拍日戲,結果數天之內暴瘦。

所以,之後拍《狂舞派》或最近的《哪一天我們會飛》,我都比從前更mindful地處理問題。

 

林海峰林海峰

聽眾和觀眾一直都很縱我,讓我只飾演一種「角色」,但我一直希望能作出其他嘗試,如早前演出舞台劇。

其實,我的人生起伏較少,很想透過電影中的人物,經歷一些事情,例如《哪》片中,我的角色是和中學初戀戀人婚後多年,出現情感交織。看到飾演少年版演員的造型,當年自己在中學時代身上那件又臭又有黃跡的白恤衫、爆了的灰色褲、穿窿皮鞋⋯⋯都逐一在腦內浮現。

 

黃修平再談黃修平

自《狂》片後,很多人把我標籤為夢想家,最近我更被選為「夢想實踐家」。別人老是問我,有甚麼夢想?我真的不知道,亦從來不會跟學生提甚麼「你勇敢追隨夢想吧」,頂多叫他們「努力啦」。 夢想其實是很便宜的東西,只要你找到值得做的事,然後踏實地默默苦幹,就是這麼實際的一件事情,要知道,電影行業不會跟你談甚麼夢想!

 

林海峰再談林海峰

我對電影多年來仍然有火,只是當被問到「濶別銀幕多年後,當上男主角的滋味」或者「未來對電影有甚麼期望?」等問題時,這些⋯⋯都是我的死穴,還是別問好了,因為太愛電影了,所以不能隨便作答。 至於其他人對我有份參與的電影之反應,別跟我談好了,沒有反應就最好!

*更多精警對話內容,請詳閱372期十一月號Cosmopolitan

 

photos by Eric Seto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