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骨妹」余香凝 戲裏Open戲外斯文

by text by Fanny Lam photos by Kim

余香凝Jennifer這位從小到大斯文守規的乖女,竟然演活了電影《骨妹》內那個寸嘴霸氣骨場一姐,更捧走了第一屆澳門國際影展的最佳新人奬項,至於是否有信心於香港電影金像奬再下一城?她答:不敢奢望。

余香凝憑《骨妹》捧走了第一屆澳門國際影展的最佳新人奬,並被網民封為「九十後新世代女神」。

叛逆基因大爆發

戲中的「靈靈」一角,與余香凝的個性南轅北轍,但能於戲中飛甩乖女形象,做一個超現實的自己,她說,正是她的心願。

她憶述,中學時代,有次她放學後去了同學家,與小狗玩了一陣,結果,余媽媽致電學校追問行踪,母親和老師更向她大興問罪之師。

「其他人也沒有交帶呀,為何只罵我不罵他們?我覺得乖女的形象是一個很大的包袱,其實我也有叛逆基因。」

 

余香凝:「與其老是問『為何付出不獲回報』這類問題,不如做好自己。」

就像曇花,只得一現?

那麼,叫她在現實中當個壞女孩嗎?又並非余香凝的本質,但在電影裏,她卻樂於壞得徹底。

「壓抑太久了,之前在港台劇集《總有出頭天》,可以做個惡死工頭,於《骨妹》又可以名正言順講粗口,做一個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體驗不同的人生,真的很過癮。」

演得投入,令她成功跑出,但香凝和無數新人一樣,都害怕焦點只是曇花一現。

「電影煞科後,我問Fish廖子妤:『會否拍完就沒有戲拍?』她回答︰『說不定呀,這行有很多未知之數,無所謂啦,反正你都開心過啦。』」

余香凝坦言,絕非天生演員材料,還記得很多年前到大台casting,她緊張得完全說不出對白來。

新人「銷情」滲淡

香凝無奈認同,新人很多時只能被動地等。「咪等囉,除非你將時間都用來"hea",否則,利用等待的時候好好增值自己,是不會浪費的。之前兩年乾等的經歷,讓我成長不少。我可以做的,就是每次試鏡都做足一百分。」

二零一四年,余香凝首次演戲,即擔正《總有出頭天》的女主角,劇集煞科後,她滿心期待下一個機會,無奈地,一等竟然是兩年。

「那兩年沒有人找我演出,內心很害怕,也曾質疑自己是否適合當演員。」

然而,她沒有洩氣,邊跟彭秀慧學戲,邊學結他,她相信,機會總會來叩門。

機會終於來了!《骨妹》試鏡當天,她緊張得心跳加速,總覺得「一衰就冇」。

猶幸她與劇中另一女角Fish雙雙被選中,可是,角色竟然是大兜亂!「我一直以為自己是演Fish那個較柔弱的角色,而Fish則演巴辣大家姐。後來導演叫我們掉轉來演,竟然出奇地夾,便認定了是我們兩人。」

余香凝告白,以前太年輕,談戀愛時有點公主病,現在會較成熟處理感情。

「家香戀」的淡淡然甜蜜

余香凝的男友陳家樂亦是近年影壇新力軍,兩人是在拍攝《總有出頭天》時撻着,拍拖兩年多來,一直愛得大方。

「我們的愛都是淡淡然的,平日的活動是一起看電影、對戲、做運動、吃辣⋯⋯但感覺很實在很開心。」

她笑言,自己是阿媽型女友,家樂則是細心型男友。「我是巨蟹座,天性帶點阿媽特質,常常『哦』他要多喝水、吃蔬果⋯⋯難得他不嫌我煩。至於他嘛,很尊重我的想法,凡事總以我的感受為先。」

一個俊男,一個美女,能夠愛得專注,實屬難得。「信任很重要。我對愛情的態度是隨緣,相愛的時候好好去享受,不要老是想着要如何綁住對方。萬一彼此感情出了問題,那就瀟灑地走吧。」

女的才二十三歲,男的亦只有三十歲,說到結婚嘛,還言之尚早。未來數年,香凝表示,兩人還是會專注拚搏事業。


makeup by Jennifer Chan@Annie G. Chan; hair by Oscar Ngan@ii ALCEMY; 
styling by Commonpeople; wardrobe from Philipp Plein, Red Valentino, Salvatore Ferragamo; accessories from Atelier Swarovski, Giuseppe Zanotti

*足本余香凝專訪內容,在4月號Cosmopolitan "Fun Fearless Female"。

《延伸閱讀》方皓玟-思想自由的窮風流

《延伸閱讀》岑麗香1+1的幸福!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