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與死之邊緣!曾燕紅攀登珠峰,為了非常任務

by text by Fanny Lam

成名,除了要趁早,追夢,一樣要趁早!女教師曾燕紅七年前決定要腳踏世界之巔珠穆朗瑪峰,不是要圓甚麼「港女生第一人登頂」之夢;她對這個七年大計的堅持,是一心想她的學生,可以在人生中,早日定立理想夢想,然後朝這目標,出發!

曾燕紅成功登上珠穆朗瑪峰的消息傳來後,香港人都歡喜若狂!

活生生珍貴教材

「一百個學生可能會有一百個夢想,哪怕他的夢想是當醫生、買樓、做wedding planner⋯⋯過程中必會遇上很多困難。我只希望他們明白,唯有堅持,才能跨過險阻,朝終點進發。」曾老師希望透過身教,以攀上世界第一峰的經歷,向新一代說明,只要有目標,凡事可成真!
經過多年毫不間斷之鍛煉,包括體能、攀石等刻苦練習,她今年辭去教職,朝險阻重重的珠峰進發。
結果,皇天不負有人,非常任務於五月廿一日清早六時,終於完成;手執香港特區旗的她,在海拔八千八百多米之巔,留下足跡!

能夠成為首名成功登上珠峰的香港女性,曾燕紅表示,心情卻異常平靜。

上山容易落山難

嘗到腳踏世界之巔的滋味時,曾老師表示,心情是異常平靜。「沒有尖叫,沒有太大感覺。對於所有登山者而言,我們的終點是家,而非山頂,真正安全抵家後,才懂得興奮。」她說。
因為,下山路途更艱險。她指出,登山意外有七成是發生在下山的時候。因此,身處山上的每分每秒,她都必須保持冷靜與謹慎。
可是,由於二零一五年,她隨中國女子登山隊試攀珠峰時,遇上一次突如其來的尼泊爾七級大地震,珠峰多次出現雪崩,意外中,她的頭臚受到重創,六厘米的裂痕至今仍未痊癒,後遺症是記憶力大降;因此,這次她從山巔下山時,份外吃力。
「上山途中,我得牢牢記好,哪處是險要點,哪個位要多加留神;落山時,才可保安全。可是,一五年的意外後,記憶力大不如前,而另一方面,又需保持頭腦冷靜,所以,真不容易。」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曾老師,you did it!

前後歷時逾個半月的登峰壯舉,每一步都殊不簡單。

死神不會來

由出發、登頂到安全下山,這一個半月,曾燕紅和她的登山隊友,每一刻都是戰戰兢兢。
登頂路途艱險萬分,於埋藏了無數骷骨的雪地,迎難而上,其實,曾老師你可曾想過,死神會隨時降臨?
她堅定地回答︰「沒有。首先,我很相信雪巴人的專業判斷,其次,我從不逞強。我登山失敗比成功的次數更多,只要天氣不穩,我們一定乖乖下山。記得當年首次攀登五千一百米山峰,還差一百米便成功了,但因風太大,不能登頂,我們最後也放棄。」

曾燕紅表示,每次登山,都不是要去逞強,只是努力為目標而為,所以安全永遠排在首位。

生與死,一線之隔

曾燕紅第一次走近珠峰,並非今年的事,之前她曾作出兩度嘗試,惜無功而還,最震撼的一次歷程,是二零一五年她差點就命送山中。
當年在尼泊爾發生的七級大地震,引致珠峰多次雪崩,與曾老師同團的三名隊友和兩名雪巴人,不幸喪生。
而她自己,就斷了兩條肋骨、韌帶撕裂,頭顱更出現六厘米裂痕,流了兩公升血,縫了十五針。曾老師說,在香港清除腦內的瘀血後,還得到台灣醫了半個月。「當時連走路都喘氣,還以為自己以後都不能跑步和登山了。」

二零一五年的一次雪崩,曾燕紅憶述,差點喪命;當時,她斷了兩條肋骨、韌帶撕裂,頭顱更出現六厘米裂痕。

經歷如此震撼意外,她何以還有勇氣再攀頂峰?
「因為那次意外後,失憶了;我完全忘了當時的受傷經過,所有細節都是隊友轉告我的。可是,今次攀山時,偶爾聽到傳來的雪崩聲,我仍心有餘悸;待嚮導說沒事,我才安心。」

為學生可以去到幾盡?

幾經劫難都要登峰,絕非受成功登峰的好勝心驅使,亦非貪圖「香港首位女性成功攀越珠峰」虛榮,而是要兌現曾經向學生許下的承諾。
「中國女子登山隊已有很多人成功登頂,所以,女性登珠峰不是甚麼新鮮事。反而社會變得太快,如今要堅持完成一件事,實在太難。我不想純以口號叫學生怎樣做,而是以實際行動鼓勵他們追夢。」
然而,這個承諾會否開得太大?世界第一高峰喎,更何況七年前的曾燕紅,雖然是戶外活動高手,卻未有攀登雪山經驗。

登上頂峰後,正反聲音沸沸揚揚,但曾老師只有感,終於兌現了七年前對學生許下的承諾。

「當時只是想設立一個較高的目標,因而想到了珠峰,加上訂立要實現目標的期限很長,過程中可以不斷remind學生。」
曾老師亦非只是順口開河,七年來真的做足訓練,課餘時間堅持定時進行攀山鍛煉,亦是「毅行者」常客,更試過與學生一起到海拔四、五千米的疆藏,踩單車個多月。
這次終於完成創舉,她總算鬆一口氣,對學生有個交代了!
挾「首名成功登上珠峰的香港女性」話題,香港媒體鋪天蓋地報道,大部分聲音頌揚她的毅力,卻有少部分聲音質疑她的行為不負責任,破壞自然生態等。
曾老師沒有反駁,只輕描淡寫地說︰「社會上存在不同聲音是好事,所以我尊重所有人的意見。」

▲在高山面前,曾燕紅認為,人類的力量薄弱得很,只能說是「攀登」山巔,絕不敢視之為「挑戰」。

對於未來,曾老師現時仍未有計劃回到學校,再執教鞭,但她承諾,無論身處甚麼領域,都必定會關顧學生。
「暫時會多放時間參加戶外挑戰賽,但仍未想到之後的路怎樣走,但大方向一定是年青人和戶外活動兩大範疇。也不急於作決定,有時需要時間沉澱,你才會有更清晰的方向。」

photos by Eric Seto
styling by Judyyychu
makeup & hair by Yan
location@Just Climb
wardrobe from American Eagle Outfitters, The North Face & Scotch & Soda

《延伸閱讀》陳法拉捉緊生命濃度:「花時間做有意義的事是絕對值得。」
《延伸閱讀》希拉利同Angelina Jolie係親戚?明星隱秘的親戚關係大公開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