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鬼的「鬼后」 許瑋甯:恐懼感是會過去的,好劇本錯失就不一定再能遇上

by text by Fanny Lam

台灣混血美女許瑋甯因兩年間連拍四部驚慄電影,而被封新一代「鬼后」。本來極度怕鬼的膽小女生,豁出去作剃眉吃蟲凸肚無底線驚嚇演出,犧牲雖多,回報卻大,她先獲金馬影后提名,再捧走台北電影節最佳女主角殊榮。爆發演技終獲肯定,讓小瑋徹底飛甩千金小姐、小三等花瓶形象。然而,兩年間疑幻似真墮入鬼味人間,令「鬼后」情緒臨近崩潰,揚言未來兩年只做「人」不做「鬼」,不敢再挑戰恐怖戲種。

許瑋甯 紅衣小女孩
童年被嚇大

原來,許瑋甯自小被嚇大的;小時候寄居在外婆家,四位姨姨全都愛嚇這個小姨甥女;晚上關燈後,總愛問她︰「牆上的影子是誰?」,又或故意敲響床板,然後詭異地問︰「誰在敲門?」「從我的房間走到洗手間,只是八步路,每晚上廁所,我都會把所有燈全部開啟,之後箭步一一關掉,極速跑到床上去睡。」結果她愈嚇愈膽小,長大後拒聽鬼故不看鬼片,到酒店睡前必備護身符,入房前,還會做齊敲門、打開衣櫃、先曬太陽等各種「儀式」。

許瑋甯 紅衣小女孩
如此怕鬼之人,兩年前竟敢挑戰驚慄電影《紅衣小女孩》。「我就是想克服自己害怕的事情,反正我這麼怕鬼,演出時會更投入。」怎知看罷《紅》的劇本後,她便後悔了。「我怕自己心理承受不了,問經理人可不可以不拍?她告訴我︰『合約已經簽了,你還是趕緊做功課吧。』」導演要她先看五部驚慄電影作準備,結果她只勉強看完一部。「我看
完一部,便連續兩星期不能安睡,還會在家中尖叫。」

許瑋甯 紅衣小女孩
▲《紅衣小女孩2》劇照
熬過兩年鬼日子

為了演活角色,她在《紅2》完全放下美女包袱,不惜剃半眉、凸肚吃蟲,賣相極為嚇人。「那是一個在深山生活了一段日子的角色,我初時只是用粉去遮蓋眉毛,後來覺得不如剃掉更真實。經理人還叫我不要全部剃掉,因為之後還要出席活動。至於指甲,起初用指甲油塗黑,後來也不管了,乾脆直接抓泥土,這樣會比較自然。」

許瑋甯 紅衣小女孩
▲《紅衣小女孩2》劇照
為了入戲,瑋甯真的是去到盡。她先是研究精神分裂與中邪的分別,又學習日本一種能把內心黑暗面釋放的舞蹈,甚至嘗試令自己陷入精神錯亂狀態。「我聽過一個靈媒說,當你晚上看着鏡子中的自己,不斷問︰『你是誰?』你會有一刻真的懷疑鏡中人到底是誰,這種感覺是蠻可怕的,連經理人也勸我不要再做。」

許瑋甯 紅衣小女孩
累積多時的負面情緒,終於讓她在《紅2》中徹底爆發出來。「我的狀態一直沒有好過,只有變得更差,壓力更大,到拍攝《紅2》時,情緒跟隨角色一起崩潰了。」好端端一個美女,何必如此辛苦自己?「我很怕自己會後悔,反正恐懼感是會過去的,但好劇本錯失了,便不一定再能遇上。」
飛甩小三形象

許瑋甯縱是樣貌標致的台美混血兒,然而混血兒在演藝圈卻不一定有優勢。模特兒出身,她八年間演來演去都是花瓶角色。「我不是演千金小姐、明星,便是做那些專搶人男友、破壞別人家庭的小三角色。好像注定我是永遠得不到別人的愛,只能搶別人東西的那種人。」夢想當個真正演員的瑋甯,是多麼渴望能轉型,偏偏標籤不是一時三刻能夠撕掉。「天啊,我都幾多歲了?我曾在電話跟媽媽哭訴︰『難道我接下來還要繼續當壞媽媽、壞奶奶?』」她想通了,既然人人都覺得她只能演花瓶,她便決心把花瓶演得最好,只要人家想到千金小姐、小三,便會想到許瑋甯。「當你的想法改變了,人家似乎也看到你的努力,反而有更多機會。」
許瑋甯 紅衣小女孩
▲「我不是沒想過放棄,但我對自己喜歡的東西是很執着的。既然決定了當演員,就要勇敢站起來,管它是否花瓶角色,都要用心去演。」

未來,瑋甯想嘗試更多的戲種,功夫片、喜劇,統統都可以,舞台劇也在考慮之列,唯一不能再拍的是⋯⋯恐怖片。「真的受不了,我的情緒到現在還未平復,至少等兩年吧,才考慮再拍。現在最好能演喜劇,讓我可輕鬆平衡一些。」
許瑋甯 紅衣小女孩



photos by Jeff
coordination by tsuiyi
makeup by Claire@Diva Beauty
hair by Amber@80’Studio
wardrobe from Snidel

<延伸閱讀>周慧敏長青不老的秘密:傳遞愛的訊息

<延伸閱讀>雪兒復出拍古天樂新戲!42歲凍齡女神,個樣同17年前一樣架!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