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女人四十使乜驚?田蕊妮再談歌手夢:我四十歲為何要看少自己?

女人四十使乜驚?田蕊妮再談歌手夢:我四十歲為何要看少自己?

從前女人四十很驚慌,今天女人四十很心安!田蕊妮話嘅。「我以前覺得四十歲的阿媽好老,但到了自己四十歲,又okay喎。」 今非昔比,如今很多39+1的ladies,外表keep得靚、錢又賺得多、智慧繼續up,一樣好charm。阿田嘛,四十歲才學人追歌星夢,狂操完美馬甲線⋯⋯她由曾經質疑到衝破框框,終於能自信道︰「點解唔得?」

by Fanny Lam

▴田蕊妮一人分飾三角道盡女人之苦
女人四十使乜驚?田蕊妮再談歌手夢:我四十歲為何要看少自己?

▲黑色V領連身褲 Marella;紅綠色PVC大褸 Lanvin;黑色繡花線耳環 Kate Spade

去年踏入四十歲,阿田坦言有驚過。她十六歲出道,當時剛四十歲的田媽媽經常做跟得阿媽, 阿女的感覺是︰「阿媽很老。」奔三,已曾讓她強烈恐懼;奔四嘛,會是「末日」來臨嗎?

「社會給我們的訊息是四十歲幾乎是結局,你必須做齊結婚生仔一大堆事,否則,你就要『叠埋心水』,沒希望了。」

女人四十使乜驚?田蕊妮再談歌手夢:我四十歲為何要看少自己?

▲粉藍色闊袖連身裙 Ports 1961

不論歲數要活得轟烈

當「四十末日」到來,阿田竟然很welcome,並把這個階段形容為「強烈重生」。

「幾好吖,我毋須『交戲』,與某些人談不來便不談了,無謂令雙方難受。以前對不懂的事情我會『扮識』,現在覺得『唔識咪唔識囉』,反而會更大膽問問題。」

如今的她,更清楚個人喜惡,又不會過分介懷別人看法。懂得欣賞自己,自然活得更自在。 因此,去年正值女人四十時,阿田做了一件「轟烈」的事:停工一年,先做hea霸,後做追夢中女。

女人四十使乜驚?田蕊妮再談歌手夢:我四十歲為何要看少自己?

女人四十追歌星夢,Why Not?

休息初期,她終於有時間打泰拳、跳舞、看書、去旅行,感覺是「爽極了!」不過,hea活過後,她突然想重拾歌星夢。

「我是參加歌唱比賽出身的,一直沒有機會唱歌,後來誤打誤撞去了拍戲。以前總覺得,講夢想是年輕人的專利,幾十歲才追夢好老套,但一個七十歲婆婆的故事激勵了我。」 那位婆婆把大半生都奉獻給家庭,到老伴離世,子女成家,她決定學芭蕾舞。

「婆婆很堅,可以做到一字馬。她的故事讓我很感動,人家七十歲都夠膽追夢,我四十歲為何要看少自己?」於是阿田決定重返樂壇,並即將推出首張廣東專輯。

女人四十使乜驚?田蕊妮再談歌手夢:我四十歲為何要看少自己?

醫生激將法,練出六塊腹肌冇難度!

阿田曾是「藥煲」一名,為了健康,她告訴家庭醫生想試試做gym,結果被對方寸爆回應︰「做gym太劇烈了,不適合上了年紀的人,你還是做瑜伽吧。」

醫生此言一出,阿田熱火中燒。「他說我不行,我就是要做給他看。最後我真的操出了六塊腹肌,還把相片傳給醫生看,他才說︰『你現在真的很fit呀。』」又一證明,年齡從來不是障礙。「我不是不認老,只是不想被數字限制自己的可能性。」

女人四十使乜驚?田蕊妮再談歌手夢:我四十歲為何要看少自己?

▲紅黑針織綴ruffle領邊上衣及黑色皮革工人褲 Both from Claudie Pierlot

視后殊榮,只是一張方便通行的卡片!

離開亞視後三年,阿田於二零零六年加入大台,六年後登上視后寶座。

「我從沒想過自己可以做女主角,更遑論視后。奪得視后,我也不覺得有甚麼了不起。不過社會是需要title的,現在就像有了一張印有視后title的卡片,的確會有更多人俾面,令工作更方便。」

信不信由你,阿田強調,她演戲,是純粹喜歡,名與利,非其重點。「除了演戲,我甚麼都不懂,現在既然有平台讓我發揮,我為可不演?除非我不再享受,否則我仍會繼續拍。」 去年的短休,就是要keep住團火。

「近年日拍夜拍,我怕自己會變得麻木,以應付的心態對待角色,這樣既對不起自己,又不尊重觀眾,所以我需要稍停下來,去感受生活,為未來角色input更多能量。」

女人四十使乜驚?田蕊妮再談歌手夢:我四十歲為何要看少自己?

為老公平反,杜汶澤是一百分老公!

今年是阿田與阿澤結婚十三周年紀念,阿澤曾說︰「感謝你這十三年來的將就。」外界經常錯覺是阿田將就阿澤,畢竟阿澤的「黑歷史」太多了:爛賭、破產、得罪人、有小三、有怪病⋯⋯但阿田依然不離不棄,贏得無數掌聲。

阿田立即為丈夫平反︰「他爛賭和破產的時候,我還未和他一起呀,不能混為一談,事情亦不是大家想像中複雜。我不評論他公開言論的對錯,但作為一個丈夫,他是一百分的。」 阿田自言是個粗心大意的人,但阿澤卻對她體貼入微。

「即使我坐着不說話,他也會sense到我是否開心。那年我拍《謎》太過入戲,他會暗暗安慰我,拍完那天,他說︰『終於拍完了,我煮飯給你吃或外出吃,慶祝一下吧。」

女人四十使乜驚?田蕊妮再談歌手夢:我四十歲為何要看少自己?

田蕊妮媽媽最後晚餐,吃女婿的燒牛肉!

儘管全世界的人都質疑阿澤,但田媽媽卻絕對放心把女兒交托給女婿。兩年前田媽媽病重之際,吃的最後一餐,就是由女婿操刀。

「媽媽有胃癌,吃甚麼吐甚麼,那天她在醫院跟我說,想吃阿澤煮的燒牛肉,阿澤立即去買餸煮菜,媽媽吃完後不久就離開了。」阿田哽咽道。 阿田認為,兩夫妻的相處必須有來有往,才能走到今天。至於他們是否有意生B,阿田大賣廣告︰「哈哈,留意我稍後主持的《女人四十》節目吧,自有分曉。」

女人四十使乜驚?田蕊妮再談歌手夢:我四十歲為何要看少自己?

「麻甩」、「公主」閨密配

去年唐詩詠首奪視后,在台上公開多謝阿田「聽我呻又陪我瞓」。阿田是「麻甩爽快型」,詩詠則是「甜美公主型」,性格南轅北轍,卻成了最佳閨密。

「那年跟她拍《造王者》,我收工後收到她的短訊︰『廠裏沒有你很悶,很掛念你。』我們的友誼就是這樣開始。」 

女人四十使乜驚?田蕊妮再談歌手夢:我四十歲為何要看少自己?

阿田說詩詠很sweet,但依賴性強,有時會把她當作「詢問處」。「我有時也會嫌她煩,不過如果她不找我好一陣子,我會記掛着她。人夾人緣吧,她不介意我有時粗聲粗氣罵她,她的細心又中和了我的『麻甩』。」

女人四十使乜驚?田蕊妮再談歌手夢:我四十歲為何要看少自己?

▲田蕊妮:「我曾經過了三年的阿太生活,老實說,我真的沒有福分天天high tea、修甲、做facial。更重要的是,我不想攤大手板問老公攞錢,這樣會覺得自己很廢。」

photos by Karl Lam & ig@tinyuilee
coordination by Tsui yi
styling by Commonpeople
makeup by 諺瞳・小白
hair by Franco Chung@Hair Corner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