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ing

離開舞台一戲矚目!最佳新人凌文龍:感激父母容忍我任性

離開舞台一戲矚目!最佳新人凌文龍:感激父母容忍我任性

第一次拍攝電影、第一次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及最佳新演員雙料提名、第一次大熱奪得最佳新演員獎。多個光芒四射的第一次,是少不更事任性勇闖藝術領域的意外收穫,是舞台劇演員默默磨練演技十年的豐碩成果。這位小子,叫「小龍」凌文龍!憑着演出自閉及智障兒而技驚四座,成為今屆金像奬最佳新演員。


演員最愛挑戰角色

凌文龍在幾乎無爭議聲下,大熱勝出,他的確演得出色,甚至有人懷疑他是不是真正的自閉及智障兒。 「大家過獎了。雖然這角色不易處理,但演員每次接到有挑戰性的角色,都會覺得很high。」小龍表示,重看自己的演出時,發現某些神髓還是未夠傳神。「即使我能夠模仿這類孩子的細微動作,但我始終不能完全理解部分行為的真正動機。」

太謙了,不過,一位認真的演員,永遠難逃精益求精這分執着。「每次重看舊戲,都會『揼心』,嬲自己為何在某個位處理得不夠細膩。唯演員必須學懂自我欣賞,因為在演出那刻,自己的確盡力了。」

每一步都是任性

努力的回報,就是獎項,小龍坦言,這個獎項太重要了,是對個人的鼓勵,亦是對父母的安慰。「我感激父母多次容忍我的任性,現在總算給他們看到小小成績。」

▲凌文龍:「知名度高了,會否感到飄飄然?當然不會,都甚麼年紀了!唯一感到有趣的是,原來竟然有人有興趣知道我的事。」

小龍出身於一個平凡家庭,家中經濟條件並不理想,然而為了心中所愛,他做了一個任性的決定。「中四時首次演出學校話劇,我已視演員為我未來的職業。後來有機會到演藝學院修讀短期戲劇課程,我更下定決心,將來要考進演藝。」

年紀小小已揚言不為五斗米折腰,一心向夢想進發。可是,現實問題總要面對。「當年我是夠分數升讀預科的,但我決定直接入讀演藝。老實說,父母很反對,他們擔心我將來的生計。感激有姐姐撐起頭家,讓我有條件追夢。」

▲白色繡字圓領恤衫、黑色針織綴彩色釘珠圖案背心 both from Ports 1961;黑色修腳西褲 Emporio Armani

黃金機會恐成泡影

為了減輕家人負擔,小龍非常生性,除了打工賺取學費,平日省吃儉用,帶飯上學,在學業上亦表現出色,畢業後順利進入香港話劇團。「我覺得真的很幸運,能夠做自己喜歡的事,又可以有穩定收入。」

過去十年,小龍一直專注當個舞台劇演員,電影領域,他根本無暇兼顧,直至有一天……「剛剛畢業頭幾年,也收過一些電影casting的電話,但當時我想先專注做好舞台劇,直到最近一、兩年,我開始渴望接觸外面的世界。老師曾說過︰『你的人生閱歷有幾多,你的演戲深度就有幾多。』」

機緣巧合,《黃金花》的試鏡機會來了。「導演告訴我,是毛姐(毛舜筠)看過我一齣舞台劇後推薦我的,我感到意外又驚喜。」試鏡翌日,角色已確定屬於凌文龍。 從舞台跳到大銀幕,小龍縱然深明需要適應,但興奮感遠遠蓋過恐懼感。

「舞台劇最刺激的地方,是擁有無限想像空間,但可以在真實的街景拍攝電影,是另一種有趣感覺。不同之處是,電影需要跳拍,剪接後的效果和原先的想像可能有出入,未必完全符合你之前對角色所作出的鋪排,不過我會努力學習和適應。」

初次演出,遇上好角色好導演好對手,讓小龍經歷了愉快的第一次。然而,電影煞科後兩年,仍未有上映消息,他心中也不禁疑惑。「過了一段時間,我開始問︰『咦,是否不會上映呢?還是只出影碟版?』都好啦,可以給自己留個record嘛。」

真心怕窮卻寧願捱窮

正當處女作仍未有任何消息,剛剛三十出頭的小龍,又做了一個任性的決定:離開香港話劇團。「香港話劇團是一個木人行,雖然工作忙碌,但它給了我們很多實戰機會,是非常有滿足感的。然而,留在同一地方接近十年,我太想尋找新的衝擊。」

面對前路茫茫、收入不穩等不明朗因素,小龍的內心充滿掙扎。「是真心憂慮經濟問題,父母當然擔心,畢竟在劇團的人工愈來愈高,我又三十歲了,男人不是應該三十而立嗎?我現在才出去闖,可能沒能力給家用,甚至連自己也養不活。」

▲黑色tee Theory;藍紅間條拉鍊外套 Kent & Curwen;彩色織花圖案長褲 Ports 1961

從未想過一戲成名

內心交戰了數月,小龍最終還是選擇離開。心情忐忑之際,竟傳來了一個又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黃金花》上映有期、獲提名新人獎,然後是,贏得新人獎。

「我從沒想過,憑此戲得到些甚麼,提名期間的心情亦很輕鬆,但到宣布的一刻,我竟然緊張了,還抱着『阿媽』(毛姐)爆喊。以前不知道何以得獎演員會如此激動,現在終於明白了。那一刻,由我選擇入讀演藝到今天奪獎的片段全部重現,很慶幸我夠膽任性。」

上天似乎特別眷顧凌文龍,所有時間都配合得天衣無縫。機會已經出現,但往後的路更長,縱使未來充滿未知數,唯保持初心,便無所畏懼。「每次做一個任性的決定,我都是抱着冒險心態,無論你將來遇到甚麼人和事,只要堅持做值得做的事,便不會後悔。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努力裝備自己。」

是「母子情」,不是「母子戀」﹗

首次演出便備受矚目,小龍要感激兩個重要的女人:毛舜筠和余安安。「毛姐很nice,毫無架子,我們在拍攝期間,天南地北,從演戲講到廚藝,非常投契。」

至於安安姐,兩人早年已在舞台劇結緣,小龍叫安安姐做契媽。離開話劇團後,安安姐更正式成為小龍的經理人。

「初次拍戲時,安安姐已經常為我解答有關電影問題,更義務做我經理人。我一直很想報答她,所以決定正式把未來的發展全部交給她安排。」 兩人感情深厚,部分傳媒竟提出「母子戀」疑惑,安安姐早前已表明絕無此事,大家的想像力也真的太過豐富了!

photos by Jeff Ha
coordination by tsuiyi
styling by Commonpeople
makeup by Connie
hair by Yan Kwok@HaiR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