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ing

陽光系男孩余德丞:「我不是男神!」跨過鬼門關只想活於當下

陽光系男孩余德丞:「我不是男神!」跨過鬼門關只想活於當下

男神,也可以分很多種,有些可遠觀不可玩距離感,正如你大抵不會覺得金城武會在你面前食個車仔麵吧?但有一種男神,卻特別入屋有親切感,余德丞(Dickson)正是如此。擁有一對韓系Oppa單眼皮腰果眼,「小鮮肉」無誤的健碩身形下,一笑卻略帶孩子氣治癒度滿分,融化了不少女生芳心,獲封TVB「新進男神」。正當事業起飛之際,去年他卻跟死神擦身而過,重生後更覺要活在當下,難得他答得坦率,第一件不做就會後悔的事竟是——「食」 !

by Elly

由「無嘢講」到「多嘢講」

陽光系男孩余德丞:「我不是男神!」跨過鬼門關只想活於當下

由體育主持至現今備受公司力捧,對於Dickson來說「我要做明星」竟然從未在「我的志願」中出現過,踏入演藝界可說是無心插柳,正如跟你我一般,從摸索中慢慢找到自己專長。自小習泳兼是香港游泳代表隊成員,除了運動之外特別喜歡聽電台,大學畢業後曾做DJ主持過新城電台節目,卻發現自己對運動最有熱誠,輾轉投身TVB擔任體育記者,卻意外激發出他的主持潛能。

 

陽光系男孩余德丞:「我不是男神!」跨過鬼門關只想活於當下

「起初入行主要做幕後資料搜集訪問運動員,做落後發現自己愈來愈想表達一下個人想法,後來變成講埋一份!」高顏值固然能加分,憑着轉數快和口才了得,為Dickson爭取了更多機會,因緣際會下他主持過巴西奧運、旅遊節目《緬甸奇幻旅程》等,成功入屋大受觀眾歡迎,最近更拍住汪明荃、森美等前輩主持綜藝節目《娛樂大家》。

 

陽光系男孩余德丞:「我不是男神!」跨過鬼門關只想活於當下

鏡頭前的他伶牙俐齒,是否由細到大已特別健談?「哈哈,坦白說小時候不算話多,讀大學時自問算是很『摺』,沒有特別『上莊』搞學會,亦不覺得自己口才特別好,反而入行後因要做主持才發掘到自己如此愛說話,可能也是我很喜歡聽電台的關係吧,尤其是中學時每天都在聽森美的節目,可能是聽聽下無形中學到『執生』的技巧,現在能跟兒時偶像合作,感覺每日返工都在學習!」

 

出院後第一件事——「搵食」

陽光系男孩余德丞:「我不是男神!」跨過鬼門關只想活於當下

眼前Dickson精神抖擻跳跳紮,很難想像他早前竟曾差點踏進鬼門關。去年八月跟友人踢波期間突然暈倒昏迷,被送入瑪麗醫院深切治療部搶救,事後醫護人員告知其心跳一度短暫停頓,幸好之後脫離危險期,更得到「全城集氣」送上祝福,留院近一個月終於康復出院。

 

陽光系男孩余德丞:「我不是男神!」跨過鬼門關只想活於當下

回想起死裏逃生的經歷,孩子臉的他說起時,眼神突然成熟了好幾年:「當時我昏迷後,一位隊友是休班護士,察看後幫我急救,旁邊籃球場有一些醫科生亦有過來幫手,天時地利人和下在短時間將我送院,得到瑪麗醫院的醫護人員照顧和不少朋友市民為我祈禱,特別感受到香港人那分愛,這個城市依然有很多好心人!出院後真正體會到甚麼是生命無常,盡量活於當下,珍惜眼前愛你的人,不要令自己後悔!」

 

陽光系男孩余德丞:「我不是男神!」跨過鬼門關只想活於當下

那出院後第一件事最想做甚麼?「食!我平日已很喜歡四周尋覓美食,在醫院休養時食物選擇不多,所以出院後好像已被記者朋友影到去『搵食』!」

 

操肌有法

陽光系男孩余德丞:「我不是男神!」跨過鬼門關只想活於當下

雖然現今已全面復工,但Dickson坦言仍未能做太劇烈的運動,早前在參演《福爾摩師奶》中的人力車伕「游池」,演技更獲網民稱讚有進步,若有機會參與新劇的話,他反而希望一試小品愛情題材,「好像韓劇般那些清新愛情也不錯,想想自己也未試過。其實我的演戲經驗尚淺,仍然有很大進步空間,特別是民初劇《福爾摩師奶》的角色有較多情緒上高低起跌,追求不到心上人、面對生離死別等,對於我來說是一次挑戰。」

 

陽光系男孩余德丞:「我不是男神!」跨過鬼門關只想活於當下

說起其「巨胸小鮮肉」外號,源自他在台慶劇《誇世代》展示四十二吋吸睛胸肌,處女座的他原來對自己甚有要求,「我的身形好奇怪,少了肌肉看上去就很瘦!其實住院期間瘦了很多,現在希望能慢慢build up番健康身形,上月開始能全面回復做運動,現在一星期做三次gym增磅了約兩公斤,每次先踏半小時單車有氧運動,再根據身體狀況配合weight training,如早前身體問題少了郁動,就主力練習下半身,再練上半身。」

陽光系男孩余德丞:「我不是男神!」跨過鬼門關只想活於當下

一講操肌時頭頭是道,難怪他稱運動正是其第二生命,那麼理想情人又是否需要是運動女生?「其實不一定是運動健將,但至少不抗拒陽光吧!若見光死的話,大家可能少了些共同興趣,某程度上多了些隔膜,反而我喜歡感覺舒服不造作,特別是喜歡『吃貨』 女生!」

 

其實我好悶

陽光系男孩余德丞:「我不是男神!」跨過鬼門關只想活於當下

在《誇世代》劇中飾演銀行小職員的他,網上盛傳現實生活為「高富帥」,他卻從來低調少談家境,自細讀華仁男校,自覺不是特別受異性歡迎,初戀倒是有點如純愛劇般的情節,「那時我中五,她是附近女校生,我們在同一間補習社相識,機緣巧合地每次由銅鑼灣搭到佐敦,下課後大家都走相同的路線回家,原來我跟她更住在同一屋苑,回家路程大家開始細談,聊天感覺很舒服,戀愛自然就開始了。」後來女生去了外國讀書,因異地分隔初戀便告終結。

陽光系男孩余德丞:「我不是男神!」跨過鬼門關只想活於當下

平日IG不時post踢波和運動照,不禁令人好奇除了運動,男神私底下還有甚麼愛好?竟然問倒了他:「我都問過自己好多次這個問題!其實我真是一個頗悶的人,興趣都圍繞在足球上,如睇波、踢波等,但我自己非常支持香港電影和廣東歌,自小到大我都很喜歡聽收音機,《頭文字D》更可以重複看百看不厭!」

 

陽光系男孩余德丞:「我不是男神!」跨過鬼門關只想活於當下

我不是男神,若google余德丞的話,首要出現的除了去年其踢波昏迷事件外,其餘離不開「巨胸小鮮肉」、「男神」、「筍盤」、「吃可愛長大」等字眼,問到當事人有何感受,他卻答得輕描淡寫:「其實也沒有特別在意這些稱謂,最重要是觀眾看得開心吧,如果喜歡我的笑容,那麼感染一下大家令別人開心也不錯!只能說我還算是陽光型男生吧,我真的很喜歡曬太陽和戶外活動,男神這些字眼不過是一些稱謂。」

 

Photos by Keith  

Coordination by Venus 

Makeup by Chloe Yu

Hair by Angus Leung @Hair Culture 

Styling by Genie Yam

Wardrobe from Hugo Boss

 

LOAD MORE